天主教教宗本篤十六世最近似乎說錯了話,他引述十四世紀信奉基督教的拜占庭帝國皇帝曼努埃爾二世批評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談話,指出穆罕默德的影響「邪惡且野蠻的」,例如其「下令用劍宣揚教義」

不知道外國媒體會不會像台灣媒體一樣,聽話聽一半、順便捏造另一半,不過姑且相信教宗真的說了這種話好了,畢竟為了應付伊斯蘭世界的憤怒,教宗已經道歉並深表遺憾,雖然我很懷疑身為廿一世紀的教宗,他會無端地引用這種話而沒有前因後果

這年頭,很多人沒有在管前因後果的。

只是,伊斯蘭世界的反應也很有趣,我相信許多伊斯蘭陣營的人是和平主義的,不過許多人的好戰與敏感也是不爭的事實,記得先前的先知諷刺漫畫嗎?在一個連神都可以嘲弄的時代,先知被嘲弄有什麼了不起的呢?而如同諷刺漫畫事件,教宗的失言也引發了眾多人的不滿,甚至引發了疑似有關連的暴力殺人事件,彷彿呼應了教宗失言的內容

有趣的是,澳洲天主教雪梨總主教佩爾公開地指出了這件事,根據新聞,佩爾指出:部分回教徒的暴力反應正映證了教宗的擔憂,許多回教徒拒絕以理性回應外界的批評,而結合宗教與暴力,以火爆示威、恐嚇威脅,甚至以實際的暴力行動表達立場。

說真的,他講的不無道理,注意,他並未指責「全部」的回教徒,他指出的是一個部分的現象,一個有目共睹的現象

然而,說到理性,天主教有好到哪裡去嗎?千禧年也過了六年多,天主教對婚前性行為墮胎同性戀等議題的論述,比起百年前,真的有具意義的改變嗎?好像也沒有吧,至於暴力行為,別忘了小布希的反恐聖戰旗幟是根據什麼發想出來的,聽說,那叫做十字軍東征

最後,我不知道佩爾以及想法類似的天主教徒在想什麼,在我看來,部分天主教徒之所以沒有展現部分回教徒的暴力傾向,可不是因為其思想上有何優越性,更不是其教義更為寬容和平,而是因為他們生在比那部分回教徒更富裕、更和平、更民主的國家,換個社會環境,他們一樣是暴力份子,一樣以鮮血平息憤怒,一如好像很遙遠、實際上也沒那麼遠的獵殺女巫。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