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片基本上就是《獵日風暴》法國版,Diane Kruger飾演家世顯赫的法國記者,為了報導阿富汗的婦女處境而涉險,為了救她的受訪對象,她妄想與塔利班領袖直接交涉,結果害死了自己的司機,又與同僚雙雙被逮,法國政府因此派出Dijmon Hounsou率領的特種部隊小組進行營就,後來任務出了差錯,他們無法順利搭機撤退,只好在險惡的環境裡徒步移動,同時要躲避大批塔利班戰士的追殺--然後因為太無聊,我就按退出了。

最近因為影集《The Bridge》而喜歡Kruger,然而她在《沙漠神兵》的角色還真的很不討喜,就像《獵日風暴》裡的Monica Bellicci,某種程度更像《第一滴血4》裡的Julie Benz--我後來才發現她就是Dexter的老婆Rita,難怪我一直看她不順眼--都是滿肚子的慈悲心、現實感低、連自衛的本事都沒有的女人,然後為了脫離險境,通常必須賠上其他人的生命,而在電影裡,那些為她犧牲生命的人還可能聲稱這是他們最有意義的任務,狗屁。

本片倒是挺現實,將Kruger設定為富家女,普通人被塔利班抓走,國家可不會出動特種部隊去營救,真要營救,也不是為了人命,而是為了消弭政治危機--且看所有綁票危機,鮮少會輕易派出菁英部隊進行救援,事實上在一般的情境,除非眾怒難犯,否則普通納稅人被綁被殺根本不關政府的事,政府要做的是幫你收屍,跟大家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應該增加警方與軍備預算--然後設備最精良、訓練最紮實的那票人,通常是用來保護政客用的。

而所有現實生活中號稱關心弱者並支持政府花錢甚至出兵的人,其心中懷抱的不過是三流的慈悲心,之所以三流,是因為他們大多數都很弱,弱到連自己與家人的生命都保護不了--許多還反槍枝呢,幹--泥菩薩隨時都可能過江,還在那邊擔心人家被淹死,莫名其妙得很。弱以外,他們通常不會考慮手段與目的之間的邏輯關聯,軍事干預能不能救人?可以,然而殺的人更多,越戰、韓戰、科索沃、伊拉克、阿富汗,無一例外,而且被殺的人通常不是軍人。

這些人搞不清楚的是,想救貧弱國家的人,應該立刻開放國界,讓所有善良又願意工作的外國人成為居民--如此簡單的政策,連疲弱的台灣都辦得到,那些貧窮的阿富汗婦女在台灣能做的可多了,她們能成為廉價的勞動力,賺取她們祖國做夢都夢不到的收入,她們能住在集體宿舍裡,等到存夠錢了再搬出去,沒有地方讓她們住?別搞笑了,除了大台北地區,台灣還有非常多的地方,而讓這些人進來台灣,並不是做慈善而已,她們必須願意為自己的生活努力。

不願意賺取個人所需、甚至會傷害人的,直接驅逐無妨。

然後我們很清楚,以上政策不會發生,因為那些號稱慈悲的人或其家人馬上會說,這些人不能這樣進台灣,應該要進行某種「管理」,否則本地人的「工作權」會被「侵害」、平均工資會被拉低、外地人會造成文化衝擊問題,或之類的屁。看大家對外勞的態度吧,太多人只差沒有說外勞是「次等人」,因為次等,所以不配擁有本地人的權利,而且不准其對本地人造成「威脅」--所謂的威脅,指的不過是人家比你更努力工作、而且要價更低。

有趣的是,這類電影時常把反戰人士講的跟白癡一樣,Kruger、Belluci與Benz都被描述成不要命的瘋子,這根本不是正常反戰者的姿態,而再把反戰人士描述成白癡之餘,又不忘把戰士描述成衝鋒陷陣正義之事,像Rambo在《第一滴血4》裡不斷重複的為信念而死Die for Something,明示著其《搶救雷恩大兵》類的行為是有價值的--問題是那行動本身根本毫無價值,只是犧牲較多的人命去拯救較少的人罷了。

我倒是比較喜歡Rambo在《第一滴血4》前段的冷酷態度,那種確知沒有力量就改變不了甚麼的現實感,然而即使對Rambo來說,這也是相當政治不正確的,更何況是其他強調武勇與犧牲、為了人道精神不惜消耗性命的電影?而我非常好奇,那些因為禁運措施而死了孩子、或被無人飛機誤殺了家人的中東人,看到這類電影會做何感想?不要興起殺歐美人的憤恨情緒就不錯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