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含本片關鍵之劇情與結局。

我比較喜歡舊的譯名《死城》,簡單、有力,又有氣氛。新的冗長片名不但味道沒了,還有抄襲《歡迎光臨殺人勝地》的嫌疑;撇開名字不談,本片真的充滿我喜歡的元素,玩偶、殺人、懸疑,再加上《奪魂鋸》的編導,前年得知本片即將上映時,我真的是滿懷期待地在等待,再說到小成本獲得的大收益,《奪魂鋸》至今都是個傳奇,而且全片都有著錙銖必較的緊緻性,反覆顯示著小成本電影的真正覺悟。

特別提到成本,當然是因為《海角七號》,票房破億似乎合理化了該片高成本的事實,不過,錯誤的操作方式,並不會因為好的結果就變成正確的,這種機運大於技巧的成功,並不需要過多的讚揚,能夠重複運用,才算是有效的操作模式,偏偏台灣人不在乎這樣的事情,職業運動也好,電影製作也好,個人英雄主義在此獲得了奇怪的展現,所以,我們有李安,有王建民,但我們沒有蓬勃的職業賽事與電影。

回到《死城》--以下沿用舊名稱呼本片--本片的開場其實頗不錯,讓人想到《半夜鬼上床》時期的恐怖片,當然質感更好,但仍帶了些粗製爛造的趣味--不過,本片的預算是《奪魂鋸》的近廿倍!票房卻連《奪魂鋸》的一半都沒有,非常諷刺--男主角的妻子是《玩命快遞二》裡的辣媽,衣服沒脫、台詞也說什麼說,馬上就醜陋地慘死領便當,舌頭被拔掉、下顎被扯開,留下驚慌又有嫌疑的男主角。

--然後,本片就開始走下坡了。

雖說恐怖片的警察不是瘋子就是廢物,但本片的警察也太多餘了,道尼華伯格不像他的兄弟那麼威風,所以什麼屁都查不到,還硬要毫無章法地跟蹤男主角,結果,做了什麼?偶而搞笑、然後死掉,還不如戲份砍掉、篇幅留給其他害者的配角!問題是,如果警察戲份被砍掉,那就傷腦筋了:因為片中真正看得到殺害成果的,算來算去也只有四人!直線式的九十分鐘,只死了四個人,悶度直逼《恐怖旅舍》

因為太悶,所以要忽視本片的愚蠢劇情,還真的不可能!恐怖片裡的典型白痴舉動,在《死城》裡更顯得可笑,看著他倚靠不知道哪來的膽識,半夜挖墳墓、隻身入荒島,難道是大學時大冒險玩太少?我承認我膽子小,半夜要我去殯儀館可能就受不了,雖然我能忍受黑木瞳硬要在大半夜去鬧軌的水塔探勘,但這是因為人家有還算恐怖的《鬼水怪談》,《死城》?玩偶做得挺用心,其他地方還真的令人死心。

硬要說句好話,就是本片有個好結局。片尾揭露的,是整部片都有出現的男主角老爸,竟然是個死去已久的、背部被挖空的人形玩偶,被厲鬼化身的繼母操控,還不斷以腹語術迷惑著男主角,然而,有關這部分的暗示,前半幾乎沒有,而既然對手是厲鬼,腹語本身實在沒什麼意義,如果能把靈異的成分去掉、以純粹的腹語術切入進行不可能的謀殺,或許會有趣一些。不過,這都是後見之明了,對本片無益。

雖然對本片失望,但我還是頗欣賞詹姆斯溫,畢竟,他的《奪魂鋸》《非法制裁》讓我非常的滿意。以有限成本產製直觀而深刻的感官經驗,絕對是商業電影的正確路線,因此,與其讓愛作夢的電影人趕潮流式地模仿彼得傑克森,我還寧可多一些像詹姆斯溫這樣的商業化導演--話說回來,彼得傑克森過去也是個能用微小的成本創造高明娛樂效果的導演,這點,不知道台灣有幾個願意好好去學習與探討?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