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忘了那段自言自語的歲月,那段拿著破玩偶就能自導自演整個下午的歲月;如今,那段歲月在茱萊莎蘿絲身上得以重現,即便是沈重的、悲哀的、撕裂的重現。

這是一部非常自溺的電影,導演、編劇與茱萊莎蘿絲都自得其樂地徜徉在自己的小園地裡,他們不想和觀眾親近,這是他們的幻想、他們的嬉戲,就像我小時候用一支電子表就能玩的超人特戰隊變身遊戲。

看著茱萊莎蘿絲與已死的父親及陳舊的娃娃頭連綿不絕的對話,你的情緒會被驚懼、不適與好奇佔滿,當然還有些許的排拒感,因為那不是你的世界,那是茱萊莎蘿絲的世界,她鍾愛著《愛麗斯夢遊仙境》,而她創造了自己的仙境。

就這樣,茱萊莎蘿絲在謎樣的鄉間遊走,她遇到了與長年與鯊魚為敵的瘋癲艦長、殘酷無比而迷戀屍體的巫婆,還有總是闖入閣樓渴望謀得一地的松鼠,然後認識到每個人私密的小世界:瘋癲艦長的巨鯊的傳說與世界末日,巫婆對母親與茱萊莎蘿絲父親的愛。

事實上,與其說茱萊莎蘿絲創造了自己的世界,不如說她在多年後回到了幻想的故鄉,我們不知道她的生平,只知道她有個愛嗑藥與作夢的搖滾父親、父親曾與故鄉的巫婆相戀,他們曾經交往甚密,誰知道,也許茱萊莎蘿絲是巫婆的後裔?

無論如何,茱萊莎蘿絲的天真與自溺,總是建立在寂寞與逃避的前提上,她想念著父親,一如艦長渴望著勇氣、巫婆眷戀著母親,她們每一個人都與世界相隔著遙遠的距離,在自己的小空間裡以隱晦而想像的語言表達著情感與思緒,在那沒人能瞭解、沒人能看見的世界,一遍又一遍地與自己遊戲,直到世界末日。

而隨著片尾的到來,巨鯊的終於死去,茱萊莎蘿絲再次接觸了久違的世界,突然間她沈靜了,真實的世界彷彿入侵了她的小小園地,讓她失去了語言、停止了遊戲,然而她的寂寞與悲傷依舊,即使在那天真而快樂的眼神中,因為從頭到尾,她都以同樣的方式,隱隱地宣示著她內心深深的信息。

誰來跟我玩遊戲?誰來跟我玩遊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