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生在充滿垃圾食物、爆米花電影、廉價文本、色情服務的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別說你不需要、或者你不屑需要,你絕對不知道何時你會想用過量的卡路里填滿自己,饑渴地吞食吸吮著明顯沒有任何深沈啟示的小說、漫畫與電影,或者躺在你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女懷裡。

越煩悶、越需要。

秋老虎的午後,天空藍如神土、陽光刺如地獄。不想約任何人也不想說話的一天,最近半年佔了我生活將近一半的典型週末。我提著四本江國香織的書,包括我咬著牙才能在厭煩中看完的《薔薇樹.枇杷樹.檸檬樹》,浮世繪是推薦序極為恭維的形容,事實上我寧願接受序文裡的另一個說法—如雜誌彩頁般花俏(而膚淺,這可沒有說)的文字。

也許對某些人來說,這是精巧而多采的小品集結,但對我來說,這種程度的文字在江國的作品裡,只能算是末流中的末流。總之就提著包含它的一袋書,戴著太陽眼鏡往政大的方向前進。

在公館碰到朋友小艾,許久未見、曾經很熟悉的友人。她幾乎沒有變,還是洋溢著我無法理解的活力與善意,相較之下我好像生命走到盡頭對一切失去興趣的偏狹老頭似地冷漠。我其實很想跟她多聊聊的,雖然距離已經無可避免地產生了。不過聊了幾分鐘後我還是上了公車,她顯然正在忙,我也顯然不處在侃侃而談的興致裡。

每兩週到政大一趟,常讓我覺得自己還沒畢業。陽光讓石磚地表的空氣團扭曲著,遠方的地平線有著小小的海市蜃樓。大學生面孔怎麼換、看起來都很年輕而充滿希望。圖書館總是涼爽地令人想坐下好好發呆。香香自助餐也總是便宜又好吃。

然後背著新借的書,一個人去看電影。原本想看佳評如潮的【衝擊效應】,回到公館準備換車的時候,卻覺得沒有任何被衝擊的心情—事實上我現在處在不怎麼需要、也不怎麼容易被衝擊的心情。我只想被卡路里和輕薄的聲光佔滿而已。

【活屍禁區】,【異底洞】,沒有什麼期待,但也沒什麼好損失,而且東南亞戲院都有演,可以接著看,附近有齊備的小攤子,所有的一切都令我感到熟悉的公館夜市。

一邊喝珍珠奶茶一邊看無眼怪物殺人,一邊吃炸雞皮一邊看活屍吃人的內臟。封閉生態體系、變型的資本主義,都不關我的事,我只負責看人被宰割被私扯被開腸剖肚。如此說來,我還真是不夠滿足,地底的怪物下手太快,活屍也沒有殘酷到令我吃不下鹽穌雞。

然而,將近三個小時的廝殺,就算只是中低量級的血腥,也頗能令人滿足了。就像吃完一份大的臭豆腐和桂圓冰完的空洞飽足,在回家的路上,身心沒有因此感到沈重,反而有著解脫般的輕盈。

因為,能生在這個充滿垃圾食物、爆米花電影、廉價文本、色情服務的世界,真是太美好了。最後那一個,也許再過個二十年就會用到了,誰知道。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