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本篇文章,將介紹電影【忍】以及其原著漫畫《甲賀忍法帖》裡的角色,並涉及關鍵劇情與可能與電影高度相關的漫畫結局,不想知道的,請先退出。

心愛的人,赴死吧!

這是【忍】原作漫畫《甲賀忍法帖》的文案,簡約而蒼涼,沒有絲毫疑惑的餘地、想像空間無限寬闊,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句話。電影能做出這種感覺嗎?還很難說,尤其以濱崎步的歌當主題曲—別誤會,我其實蠻喜歡濱崎步的—以及動用眾多偶像擔任要角,更讓本片有過度偶像化而失去焦點的危機。

不過,最起碼我們還能期待華麗精彩的視覺效果。

故事很單純:為了解決德川將軍家的繼承問題,四百年來積怨深沈、長年受限於停戰之約而勉強和睦相處的甲賀、伊賀兩派忍者,如今受德川之命解除了禁令,並獲得了新的使命—兩派需派出菁英忍者十人眾,以武鬥的方式,為德川決定新一代的將軍。

然而,停戰之約解除地非常倉促,通曉事件始末的忍者,兩派皆不多,因此許多密帖中的忍者(雙方將十名忍者的名字寫在兩幅捲軸密帖上,約定征戰之後、能生存並取得密帖者為勝,此應為原名「忍法帖」的由來),連狀況都搞不清楚,就得投入不知所為的戰局。

原本即將藉由雙方首領子女聯姻以永遠和解的甲賀與伊賀,從此陷入各懷鬼胎、旁敲側擊的局勢,有人基於長年的仇恨樂於廝殺血鬥,有人苦於戀情羈絆而不願交手,許多動人的插曲就在如此糾結的情境中發生了。

電影則將原著十人對殺的情境修改為六人,許多重要的角色關係與劇情發展勢必被刪去,這對漫畫與原著的讀者來說,算是可以理解、但仍難以消解的遺憾。以下在介紹電影角色的同時,也會試著將其與漫畫原著聯結(註)。

在電影中,甲賀的代表成員與擅長忍術為甲賀彈正(暗器)、甲賀弦之介(眼術)、陽炎(毒息)、筑摩小四郎(旋風鐮刀)、室賀豹馬(眼術與聽力)、如月左衛門(易容術)。

伊賀的代表成員則為:伊賀阿幻(不詳)、朧(破幻之眼)、藥師寺天膳(不死之術)、夜叉丸(刀線)、螢火(幻蝶)、蓑念鬼(毛髮術)。

甲賀‧甲賀彈正與弦之介

彈正為甲賀的首領,年事已高、攻於心計,其子弦之介與伊賀首領之女朧相戀一時,原先即將成親,如今迫於德川之命而互相敵對,弦之介對於理由不明的廝殺感到荒謬,然而身為首領之子,他必須扛起領導忍眾殲滅敵人的責任。

彈正善用暗器,在停戰之約解除的瞬間,隨即使用毒針狙殺了伊賀首領阿幻,是冷酷無情的謀略之士。弦之介則擁有甲賀忍者中最強的技巧「眼術」(上圖),只要與敵人四目相對,就能造成對己投以敵意之士轉而自殘,威力再強的忍術技巧都會因此被反制,可謂幾近無敵的神技,由於此術近乎無法可破,弦之介由此被伊賀忍者視為頭號大敵。

甲賀‧陽炎

陽炎是性感貌美的女忍者,卻背負著永遠無法與愛人相合的宿命。在身心被愛戀充盈、軀體因性事而亢奮時,她會從口中釋放出致命氣息,讓與其交纏之男人瞬間死亡。她以此技巧殲滅了伊賀高手小四郎(在電影中,小四郎被設定為甲賀忍者),一度撂倒藥師寺天膳,另外亦與左衛門合作手刃了朱絹。她對弦之介有著濃烈的愛慕之心,不時嫉妒著朧。

陽炎曾企圖與弦之介一同殉情,是個一廂情願的悲劇性角色。

甲賀‧筑摩小四郎與室賀豹馬

筑摩小四郎在漫畫中並非甲賀忍者,而是伊賀派的大將。他手持兩把鐮刀,能如迴力鏢般地投擲而出、宰殺敵人,而他真正的必殺絕技為「吸氣旋風鐮刀」,靠著吸氣產生類似真空爆裂的效果,敵人會遭受其製造的氣場所拉扯、隨後被空氣刀割裂而血肉模糊,是一旦施展便難以逃脫的絕技。

小四郎鍾愛著朧,而電影中未出場的伊賀女忍者朱絹,則愛慕著小四郎。

室賀豹馬是個盲人(上圖),其眼睛在白天無法張開,但可在夜間施展「眼術」,他是弦之介的忍術老師,此外其擁有高超的聽力,連遠方敵人的腳步聲都可輕易察覺。由他殲滅的敵人為蓑念鬼,甚至一度擊敗伊賀大將藥師寺天膳。

在漫畫裡,小四郎最後決鬥的對象,正是豹馬。當時的小四郎眼睛為弦之介所毀,因此豹馬的眼術無法對其奏效,兩人都得靠聽覺判斷對方走位而進行爭鬥,最後小四郎勉強勝出,但隨後不久即為陽炎與左衛門所殺(下圖),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決鬥。

甲賀‧如月左衛門

左衛門擅長的忍術為「易容術」,頭髮能恣意伸縮長度,可精確模仿他人的聲音,連身高、體態都能進行一定程度的改變。他曾經喬裝成伊賀的夜叉丸、藥師寺天膳、蓑念鬼,也曾幻化為弦之介以欺敵,因他而死的伊賀忍者計有夜叉丸、螢火、小四郎與朱絹,是甲賀忍者裡戰績彪炳的狠角色。

左衛門最精彩的一戰,乃化身蓑念鬼、智取螢火之事。螢火之戀人夜叉丸因左衛門而死,而左衛門曾化身為夜叉丸、與螢火有片刻的曖昧情愫,他們的戰鬥饒富趣味,仇恨中帶有奇異的同感之情。左衛門最後敗在天膳手下,驚見天膳的真面目、在驚懼中死去。

伊賀‧伊賀阿幻

漫畫並未指出阿幻擅長何種忍術,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年輕時曾與甲賀彈正相戀—這兩派忍者真是莫名其妙,老愛談首領等級的情愛—當彈正以毒針暗算她時,她也毫不客氣地趁隙刺穿了彈正的心臟,兩人同歸於盡。

死前的阿幻,倚偎著斷氣的彈正,場景回溯到他倆年輕時甜蜜的情景,忍者之間地獄般的廝殺,只有靠死亡才得以解脫。

伊賀‧朧

身為阿幻之女,朧不但個性軟弱,對劍術、忍術亦毫無擅長,但她天生具備「破幻之眼」,可瓦解一切忍法,只要與忍者進行目光接觸,無論多麼高超的忍術,都會在瞬間消逝殆盡。她曾在無意之間讓喬裝成夜叉丸的左衛門當眾現形,也在陽炎企圖和弦之介殉情之時阻止了她,更是最後殺死藥師寺天膳的人。

相較於一般忍者,朧是個過度善良、多愁善感的女人,對弦之介的依戀讓她難以與甲賀為敵,甚至不惜封住自己的異能,讓同僚頭痛不已。朧在最終與弦之介的決鬥中,自殺身亡。弦之介將勝利之名奉送給伊賀,隨後在朧的遺體旁一同殉情。

伊賀‧藥師寺天膳

在阿幻死後,藥師寺天膳成為伊賀組的實質領導。天膳長於劍術,但他真正的可怕之處,在於其「不死忍者」的身份。他身上寄居著未能生還之雙胞兄弟魂魄,因此無論受了怎樣的重傷,都能自行痊癒而獲得重生。

地虫十兵衛、霞刑部、陽炎、豹馬與弦之介,都曾打倒天膳,而他也一次次地自痊復活,十兵衛、霞刑部、左衛門與陽炎都敗於其手,堪稱伊賀最難纏可怖的人物。

天膳最後死在朧的手下,朧以破幻之眼攻擊天膳體內的寄生物,終於讓他無法回魂地被徹底摧毀。

伊賀‧夜叉丸與螢火

夜叉丸(上圖)以自製的刀線為武器,其伸縮自如、削鐵如泥。螢火(下圖)則擅長操弄昆蟲,如利用瓢蟲混淆行蹤,或放出蝴蝶阻礙敵方追擊。

夜叉丸與螢火是一對戀人,一同被捲入了德川繼位之爭的戰鬥,夜叉丸最後被霞刑部與左衛門合力所殺,螢火則被喬裝成蓑念鬼的左衛門斬斷雙手、刺穿心臟。

螢火曾經為喬裝成夜叉丸的左衛門療傷,吸吮著他的傷口、親手為他捆上繃帶。事後得知夜叉丸因左衛門而死,螢火便處心積慮地想手刃左衛門,卻依舊不敵左衛門精湛的偽裝術,慘死在其刀下。

最後的決鬥饒富象徵趣味,左衛門以夜叉丸的刀線斬斷螢火的雙手,當螢火墜入深淵後,緩緩地拋下了螢火為他包紮的繃帶。死前的螢火,看著散著長髮的左衛門,彷彿看到了生前的夜叉丸,微笑著流淚著下墜死去,或許感受到一絲絲的幸福也說不定。

伊賀‧蓑念鬼

蓑念鬼擅長棒術,此外其全身毛髮如同手腳,能取物、捆綁,甚至還能化為刺針,他以此忍術殺了將監(未出場甲賀忍者,口吐黏液、身形如蜘蛛)與胡夷(左衛門之妹,見後),最後遭豹馬施以眼術,被自己的毛髮所殺,扮相不大討好的角色。

除了以上的忍者之外,漫畫中有些角色也值得介紹,我較喜歡的有甲賀的刑霞部、胡夷、地虫十兵衛,以及伊賀的朱絹。

甲賀‧霞刑部

滿身肌肉的霞刑部,是個擅長隱入環境而伺機暗殺的強者。他能夠沒入泥巴、木板、石牆之中,成為材質的一部份,然後趁敵方不備,以強大的力量徒手殺死對方。伊賀的夜叉丸與陣五郎(未出場伊賀忍者,如同蛞蝓的男人)皆死於其手下,他也一度勒死藥師寺天膳,但天膳隨後復活,與朱絹合力制服霞刑部。

甲賀‧胡夷

胡夷是如月左衛門的妹妹,身形高大、體態豐滿,有著洋人般的身材,其忍術極為情慾性,在裸露中以肌膚吸取他人的血液,直至他人完全乾枯為止。伊賀的小賀蠟齊(未出場伊賀忍者,手腳無關節,如橡膠般伸縮自如)即栽在她手裡,陣五郎、蓑念鬼也險些命喪其手。

左衛門的妹妹胡夷,在電影中並未出場,是個能靠皮膚吸食敵人血液的高眺肉感美女。胡夷被伊賀忍者俘虜後,殺了伊賀的小豆蠟齊(無關節、手腳能恣意伸長的老人),重創了雨夜陣五郎,然而遭蓑念鬼所殺。左衛門喬裝成夜叉丸深入敵境,眼見自己妹妹,仍須強作鎮定、以心語和妹妹溝通,是極為傷感的場面。

甲賀‧地虫十兵衛

外貌如同大蟲,腹部有蟲足般的詭異男人,精通占星術,口中藏有捆綁利矛的舌頭暗器,原先是甲賀一族的參謀人物,爾後在趕路之中,被天膳所殺。

伊賀‧朱絹

除了朧之外,伊賀忍者中最貌美溫柔的,就是朱絹(上圖)了。她的絕技為「血霧」(下圖),臉部流出的鮮血,會化作霧氣、干擾敵人視線,然後再趁隙殺死敵人。

朱絹傾心於小四郎,小四郎為陽炎所殺後,朱絹憤怒地追殺陽炎,卻因此中計、為左衛門所制,最後死於陽炎的刀下。

綜觀電影中出現的角色,真正有高度特效需求的,僅有小四郎的吸氣旋風鐮刀、左衛門的易容術、天膳的不死術、螢火的放蝶,以及蓑念鬼的毛髮術。其餘半數以上的忍術,皆毋需艱難的特效做後盾,特效難易度更高的霞刑部、胡夷、十兵衛、蠟齊、朱絹等人反而被刪去,只能等待多金的好萊塢看上此作、用更精緻的特效來詮釋本片吧。

註:本文參照的是漫畫,意味著仍有可能與小說原著有所出入。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