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足足十分鐘,我發現,關於《非法制裁》,我真的沒什麼感想,真的要講,我只能說我看得挺爽,然後忍不住想:為何台灣沒有導演願意拍這種片?與其用繁複的技法包裝自己的膚淺,直接擁抱膚淺、再將暴力或色情的特質發揮到極致,不是更誠實而貼近人心的作法嗎?

沒有繞口的大道理,也沒有深奧的象徵──你要硬找,我不反對──只有單純的情緒起伏與暴力宣洩,縱使有些橋段或角色頗為突兀──如硬找話說的歐文,我真的很想殺他──但仍遮掩不住整體的殘暴與直率,悲劇、復仇、更大的悲劇、更狠的復仇,非常簡單,不須多做解讀,一切都顯得非常乾脆。

在這種近乎粗糙的乾脆裡,甚至還能創造片尾的驚喜──當主角殺光了仇人,回到了被警察封鎖而空無一人的家裡,看著家庭錄影帶、回憶著已死的愛兒與妻子,這時追緝他的警官及時而至,並轉告他,他那重傷的孩子已經甦醒,那真是奇異而溫暖的一刻,地獄深淵裡的那點希望光芒,總是特別耀眼。

──這種單純卻有力的效果,可不是那些自認為有很多話想講、高觀眾一等,結果什麼話都說不清楚的導演有辦法創造的哪。

補充:這部電影的海報版本很多,而且幾乎每個版本都很粗製濫造,大概是故意的吧!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