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女人,某日妳家樓下來了個陌生男人,男人大器地說,親愛的,開門讓我進來吧,我要妳自願張開腿給我上,然後自願服事我的生活起居。妳翻了白眼,對男人不予理會,結果男人竟然破門而入,殺了妳的父親、殺了來妳家做客的男友,然後無奈地對妳說,妳看看妳,怎麼那麼壞?早點讓我上、服事我,這些慘劇就不會發生了,我也不想這樣殺妳家的男人呀!

妳會不會覺得這男人好體貼的呢?

你們是某國的國民,某日一支沒見過的隊伍來到國界旁,帶頭的人喊道,各位鄉親父老,我們抱著最高的誠意來到貴國,請解除你們的國土防線,讓我們入境、信我們的神、服事我們,然後跟我們和平相處吧!你們翻了好多個白眼,對這支隊伍視而不見,結果這支隊伍拿出各種重兵器,入侵你們的國家、殺光所有男人,把女人俘虜為奴,還無奈地說,我們也不想開戰的,誰叫你們不服從!

你們會不會覺得這支隊伍好體貼的呢?

他們當然好體貼的,強姦者跟侵略者都是,至少依據《聖經》是這樣的,只要在攻打一座城以前好聲好氣地開口詢問,基本上就算體貼了。看到這段,還真令人豁然開朗,為什麼有男人認為問過女人就可以上?為什麼有人支持政府通知過了就可以徵收財產或逼人當兵?原來答案都在《聖經》裡,問了再上,問了再徵收,問了再開打,人家要嘛自願配合,要嘛被刀架著脖子配合,真是好體貼的呢。

--《申命記》,第二十章

創作者介紹

Neverland for Anarchist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