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是個精蟲旺盛的男人,他與不知道幾個女人生了十個孩子,結果女人跑光了,孩子倒是都留下來了,他說,他好愛好愛這十個孩子,然而他時常不在家,我們不知道他離家時是在工作還是在上其他女人,我們知道的是,他的孩子們被某血汗工廠綁走了,該工廠老闆跟社會系想像出來的工業革命式邪惡資本家差不多,是專門踐踏童工的癡肥中年人,老何的孩子們在惡劣的環境工作了好幾週。

發現孩子們被綁走的老何做了甚麼?他沒去報警,也沒闖進工廠把孩子們救出來,他花時間騷擾其他工人,在工廠外部潑灑有毒廢棄物,另外還將工廠幹部的孩子們打成重傷,過了好幾週的時間,工廠老闆終於搞清楚他要的是甚麼,然後把孩子們還給他。老何與孩子們重逢後,帶他們到美式餐廳大吃,跟孩子們說,他好愛好愛他們,以後會讓他們過好日子,再也不會離開他們。

然而沒過幾天,老何又不見了。

老何沒有說自己要去哪兒,只在離去囑咐孩子們說,要記得爸爸的愛,並且繼續愛爸爸。這種事用說的比較容易,看不見爸爸的孩子們沒多久就慌了,他們想起之前在工廠的日子,日子雖很苦但至少有飯吃,工廠裡的監工大叔雖然兇惡,但至少每天會檢查他們的健康狀況。監工大叔不是個多好的人,但相較於嘴巴上說很愛他們、卻時常不在眼前的爸爸,監工大叔好像討喜多了。

後來因為太想念爸爸了,孩子們自己用破布做了個娃娃,他們把布娃娃當成爸爸,每天跟布娃娃說話,圍著布娃娃玩耍,久而久之,布娃娃變得好像真的爸爸似的。

某日,老何突然回家了,他看到孩子們圍著布娃娃唱歌跳舞,並且稱布娃娃為爸爸,老何整個暴怒,他口沫橫飛地咒罵著,你們這群該死的!我這麼愛你們!把你們養那麼大!承諾給你們好日子過!而你們竟然忘恩負義,把這個破布娃娃當成爸爸!老何邊罵,邊揮動沙鍋大的拳頭,幾個孩子被他打得撞向牆壁,其中三個撞到腦漿都噴出來,他們倒在地上抽搐著四肢,沒多久就死了。

死了三個孩子,老何絲毫沒有做錯事的感覺,他望著剩下的七個孩子,冷冷地說,這就是不愛爸爸、把其他東西當成爸爸的下場!你們聽好了!以後不准認其他任何人或東西當爸爸!只有我才能當你們的爸爸!不愛我、把其他人或東西當場我的下場,就是死!你們懂不懂!剩下的七個孩子縮在牆角,怯懦地顫抖,在顫抖中微微點頭,因為他們不想被打得腦漿都噴出來。

你覺得老何是個瘋子嗎?

顯然不是,因為這就是神對以色列人做的事。號稱全知全能的神嘴巴上說很愛以色列人,卻看著以色列人被法老王壓迫多年,後來說要解放以色列人,卻把心思花在屠殺與折磨無辜埃及人上,好不容易把以色列人弄出埃及,又故意讓他們口渴與挨餓,非得等到摩西出來哀求,才勉強給飲水與食物,有以色列人為了防範未然多拿了點食物,就被指責為貪婪,多拿的食物瞬間壞掉,根本是搞人家嘛。

而後來摩西離開以色列人去跟神密談,以色列人因此感到慌張,並決定鑄造金牛來當做新的神,以現代的角度來看這行為實在蠢的可以,但或許這就是信仰吧?而既然神這麼愛以色列人,不是應該體諒他們的恐懼與徬徨,進而讓他們被神的愛所感動並重拾信仰?不,這種和平的風格不符合尊貴的神,神不殺人手會癢的,祂甚至不用自己動手,透過摩西下指令就可以了。

那天,有三千人因此而死。不過,比起被洪水淹死的千萬人,三千人算甚麼?

而這就是神,祂不在乎愛、信念或理解,祂只在乎服從,而不服從的人就得死,如果你祭拜神以外的其他東西,神不需要思考你這麼做的原因,畢竟神是完美的,不服從祂的你絕對是該死的,殺死你還不夠,還要詛咒你的後代,直到往後三四代,你問,難道無辜的後代活該嗎?是的,就是活該,就像那些活該被殺的埃及長子,或挪亞家以外活該被淹死的孩童,神說你活該,你絕對活該。

而神也說咒罵父母的人是該死,至於那人為何咒罵父母?父母是否不當體罰他?父母是否逼他與不合適的人結婚?抑或父母逼他從事他討厭的工作?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咒罵父母就該死,但父母可以咒罵你,父母甚至能詛咒你,就像挪亞詛咒了他兒子那樣。

神還說,週日不准工作,你想說神還真是個重視勞工權益,那星期天工作會怎樣呢?神說,那你去死吧!是的,星期天想加班的,就等著被殺吧,你工作的意願並非重點,神的命令才是絕對真理,就像只要神高興,說謊、亂倫、搶劫與殺人都是合情合理的,要是神不爽,同樣的行為就變成死罪,甚至合意的性行為或勞動的也是死罪,該死不該死,神說了算。

簡直就是政府嘛。或者說,政府根本以神當榜樣呢。

--《出埃及記》,第十六章至三十二章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