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這世上有所謂的聖人,我也看不起相信聖人的人,就我來說,相信聖人存在,遠比相信上帝萬能、神愛世人更荒唐,因為後者看來再怎麼荒唐、都仍保有著未被證明的可能,反觀聖人,在我們對人類自身的瞭解越發深入與多元的現代,聖人的想像,早該是被揚棄的過時元素。

也因為這樣,從小我就對孔子的聖人身份感到很迷惑,特別是一個只因為學生睡晚一點就認為其朽木不可雕也的所謂至聖先師,照他的標準,我根本是腐屎不可為堆肥也,比宰我更爛一籌,觀念如此偏斜的人,憑什麼當聖人?若不是蔡志忠漫畫裡的孔老夫子年輕時真的挺性格,我還真的沒辦法喜歡上孔子這老頭。

不過,比起孟子,孔子又可愛多了,孔子的話再沒道理,至少切中要領又精鍊簡潔,孟子這死後輩卻舌長話多、鬼扯過頭,那篇把墨子等人當怪獸罵的文章真是損人經典,建議所有立委好好拜讀,雖然通篇狗屁不通,但至少火力綿延不絕、氣勢夠婊又夠賤,對照到立委豬公嗓門比腦門大的窘境,還是強太多了。

最後,雖然胡晴舫這篇文章我覺得不錯,然而她好像忘了一件事:馬英九,本來就不是聖人啊!

從我有記憶以來,馬英九就是在大小疏失的堆積中步步高升的,連這點都不知道、還把馬英九當聖人的一大票人,到底是吃什麼過活的?腐屍嗎?馬英九也好,陳水扁也好,德瑞莎修女也好,不管支持什麼陣營、什麼人,只要一相信其完美、其是聖人,那你就完了,因為你的腦袋已經腐屍化了。

如果一定要探討馬英九為何有聖人形象,那得回歸我們的媒體造神運動,別忘了我們的民族救星、從小看魚向上游的蔣中正!他才是造神運動中稱王的聖人!從媒體到出版,從教育場域到大街小巷,只差沒有直接販售有病治病、沒病補身的蔣中正靈水,或者中正牌痔瘡藥、介石牌通胃散。

現在,大家都知道蔣中正是獨裁者與殺人犯,馬英九?孔子?可能沒那麼糟,但誰沒有犯過錯呢?犯錯並不可恥,抱著頭不相信自己的偶像會犯錯,才是可恥中的可恥,不只可恥,而且愚蠢,畢竟愚者才需要擁抱聖人。

聖人危機

文/胡晴舫

好萊塢女明星安潔莉娜裘莉與前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兩人都正在歷經聖人危機。

裘莉原本是好萊塢的野孩子,滿身刺青,與情人喝血為盟,公開嘴對嘴與親生兄弟接吻,慣搶他人夫婿,最近一次因為對象是性感男星布萊德彼特的緣故,還引發歐美媒體全球瘋狂追拍她懷孕生子的消息。這些年,她卻搖身一變成了大地之母,為國際難民請命,擔任聯合國親善大使,全世界趴趴走,並力攬解救世界為己任,多次領養國際孤兒,讓新聞週刊拍照她單膝跪下擁抱全身赤裸的非洲兒童,在華盛頓郵報發表評論文章,請求美國出兵非洲。

美國人卻開始討厭她。

她與已婚身分的彼特因拍片滋生情愫,並在他正式離婚之前就已經懷孕,當初並未引起道德反彈,反而因為他們相貌登對,共同承諾撫養不同種族的孩子而很快建立起「全球最美麗家庭」的美譽。月前,她卻傳出利用名人特權,快速領養了一名越南男童,還把照片獨家賣給特定雜誌。一如當初他們瘋狂吹捧她的熱情,美國媒體與民眾如今用同等勁道去詆毀她。

裘莉可能還是裘莉。她大概自認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她的公關顧問應該也不搞清楚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人們不恨她是個壞女人,卻恨她是個好女人。

馬英九從國民黨的救星、島上最熱門的總統候選人之一,到今天,打開電視,連所謂的藍營名嘴為他辯護都開始言辭閃爍,或許他的公關顧問也懷疑台灣人到底在想什麼,涉嫌貪腐的陳水扁都有人死忠捍衛,一直打品格牌的馬英九怎麼會一下子就滑落人心。難道,真是男人不壞、大眾不愛嗎?

媒體性格本來就是追求戲劇化。當你是世界銀行的主席,他們就對著你腳上破了兩個洞的襪子嘖嘖稱奇;當你是道貌岸然的宗教領袖,他們就對你的性醜聞窮追不捨;當你是不苟言笑的事業強人,他們就要討論你其實也有感情的需求。平淡不是新聞,變態才有得報導。現代媒體這雙飢渴的眼睛永遠在尋找事實表面的相反(未必是真相)。你低,他們要你升;你高,他們要你倒。

他們看你,不見得是愛你。他們只是對你充滿興趣。

聖人是張危險的牌。想要扮演一個道德光潔的聖人,都要有作烈士的準備。任何人性都經不起現代媒體鋪天蓋地的檢驗報導。裘莉被多次爆料前言不對後語,開庭之後的馬英九現在也面臨相同窘境。說難聽一點,整個港資的壹傳媒集團就靠名人的聖人危機而起家。

現代社會要的不是道德,而是準則。你的道德標準是你家的事,言行一致反而更要緊,因此我們依賴法律,而不是說教。現代英雄不再是一個道德光潔的聖人,卻是個容許脆弱人性的反英雄。從二十世紀初,易卜生戲劇已刻畫出反英雄的原型。世界紛亂,價值多元,人們需要的不是高高在上的聖人,而是看見一個凡人如何磕磕絆絆地走過生命,盡量維持尊嚴地活著。即使道德標準不同,人們仍被道德行為上的勇敢而感動,但再也無法被空洞的道德樣板說服。

賣弄道德,並不能補救自己的公關形象,只會繼續勾引他人惡意的挑剔。裘莉和馬英九,都該向浴火重生的璩美鳳好好請教。

出處:中時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