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formers_revenge_of_the_fallen_ver3.jpg

在看卡通或電影時總忍不住思考現實問題的人,

一定會喜歡《空想科學讀本》這套作品,

柳田理科雄——據說是本名!雖然很像卡通裡發明超級機械人的博士的名字……

透過科學——或,至少,類似科學的東西——把卡通或電影中的空想現實化,

結果就得出許多爆笑的結果,

比方說變裝英雄平常一定會苦於悶熱問題或左右肌肉不平衡,

在巨大化完成以前,超人必須躲起來睡將近10小時才可能與怪獸決一死戰,

而巨大的怪獸如果要達到設定中的超快移動速度,

不是會在移動過程中毀滅地球,就是得邊移動邊噴射出超巨量的大便……

諸如此類的分析充斥了整本書,

就算你對日本特攝英雄沒有完整的瞭解——我就只記得一點點……

也應該會被爆笑的分析所吸引才對。

當然,所有喜歡對卡通與電影的現實問題做思考的人,

免不了要接受「想這麼多做什麼呢」或「這樣也太無聊了吧」之類的質疑,

柳田理科雄當然也不例外,

然而如此質疑的人還沒有搞懂的是,

這種「思考」本身就是非常有趣的過程,

無論是進行質疑、或者考慮現實化的可能,都必須建立在對內容的專注上,

以及對假想條件與狀況進行「模擬」的想像力,

這種程度的想像力或許比不上原始創作者那般的感染力,

然而那些只會單方面接受、發出「好好看哦」或「太超乎想像了」之類讚嘆,

也就是說思考幾乎完全停滯的那票人,又是怎麼回事?

當然,每個人都能選擇屬於自己享受的方式,

我看A片打手槍的時候也只會純然地看女優的表情與聽她的叫聲然後專心搓自己,

而不會去思考「她現在真的有高潮嗎」(廢話,當然沒有啊)之類的現實問題,

只是,將自己思考停滯又吸收到最少量資訊的享受方式視為理所當然,

進而指責經由思考與質疑而得到更多的人「無聊」,

這是怎樣的一個狀況呀?

然後,柳田理科雄不愧是「科學名嘴」,文字讀起來非常順暢而有節奏感,

以下摘錄2段我非常喜歡的、他寫在後記裡的文字:

被自然界的現象所吸引,並企圖以自己的世界觀加以掌握,

這種情感稱為「科學」。

深處大自然之中,

那些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慾望叫做「夢想」。

這兩者只是在不同角度的光線下所浮現出來的人心的兩種真實面貌。

若是否定「把科學的手伸向夢想的世界」這種行為,

那就和「只要一直偷看對方就夠了」的單戀少女一樣,保守而不成熟吧。

如果不鼓起勇氣伸出手,不努力去追求,真的能算是夢想嗎?

摘自《空想科學讀本1》,P.242

想起了一位少年。我在補習班教過的學生。

他數學和英文都完全不行。人在教室裡總是一臉痛苦的神情。

好不容易考上了高中,可是一想到他接下來的情形,就很令人擔心。

他上了高中補習班還是繼續,可是我出於私人因素換了工作地點。

上完最後一堂課,他走了以後,我看到白板上一手俳句。

下雪早晨 送給恩師的 再見

從這首作品很難看出什麼文學天分。

但是,光是從他會想到送我俳句這件事,就知道他是個善體人意的孩子。

這個老師都給一些超出他程度的困難課題,

現在又教到一半無法繼續——從這首俳句,

我知道以前的用心,現在的歉意,他都能瞭解。

數學或英文的程度,是靠分數之類的數值表示,但「善體人意」是沒辦法打分數的。

溫柔善良不能是生存的武器嗎?

當然,要生存下去,「強」是必要的;但真正的「強」,卻沒辦法以數值呈現。

從數值上來看,

哥吉拉或紅王的確贏不過蟾蜍鯨或戈爾登。

但在我們心中,哥吉拉和紅王仍舊是極富魅力的怪獸,不是嗎?

摘自《空想科學讀本2》,P.240-2417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