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_street_money_never_sleeps_ver4.jpg

從前從前,有個落後鄉下的落後小鎮,小鎮被黑道徹底把持,

黑道不事生產,單靠收取各種保護費即可為生,

無論你是種芭樂的、賣黑輪的還是做水電的,你的收入都得繳出特定的比例給黑道;

另外,所有的職業也受到黑道的嚴格管控,

無論你想要種芭樂、賣黑輪還是做水電,你都必須獲得黑道的同意=付額外的規費,

如果你想從事目前不存在的職業,比方說訓練猴子跳舞給大家看之類的,

黑道會創造出新的規費向你收取,並在未來繼續向你收保護費,

總之,不繳規費與保護費這種事是不被允許的;

既然是黑道,當然擁有不同於鎮民的特權,

當黑道看上特定鎮民的土地,只要聲稱「為了所有鎮民好」即可把那塊地搶過來,

偶而心情好,會賠償地主幾斤芭樂之類的寮表心意的東西;

黑道能以近乎任何理由騷擾、毆打、拘禁甚至謀殺鎮民,

最常見的理由是「維護小鎮治安」;

有時,黑道做得太過份了、鎮民似乎要起來革命了,

這時,黑道會非常視時務地向鎮民表達歉意,然後拿鎮民的芭樂或黑輪來賠償,

要是事態嚴重,有時黑道也會直接賠錢——反正都是保護費,再收就有了!

更有甚者,黑道還有為期9年的黑道訓練營,

所有的鎮民小孩年滿6歲時都會被送去這個訓練營,

訓練營裡,訓練有素的黑道哥哥姊姊們會教導小孩們各種「鎮民知識」,

比方說黑道是鎮民共有、共治與共享的,

黑道的所有做為都是為了全體鎮民的最大利益,

繳保護費是所有負責任感的鎮民應盡的義務,

從事各種職業的鎮民如果不繳規費並接受的管控,其遲早會危害其他鎮民的生命健康,

諸如此類的,

絕大多數的鎮民都參加過這個訓練營,

絕大多數的鎮民也都相信黑道哥哥姊姊們的「教誨」,

即使長大後發現黑道行事並不公平、保護費繳得越多的人似乎越受關愛,

即使長大後發現黑道對職業的管控似乎跟鎮民的生命健康毫無關係,

大部分鎮民仍然忍氣吞聲,並持續相信黑道基本上是好的、只是有些變質罷了;

後來,有個雜貨店老闆由於生財有術,年紀輕輕就成為鎮上的首富,

繳交最多保護費又遵從黑道所有規矩的他,受到了黑道特殊的高規格禮遇,

黑道在訂定各種規則時會徵詢他的意見,

如果他需要某個有利於自己的規則,黑道也樂意幫忙,

看到他過得這麼爽,原本認命的鎮民開始吃味、感到不公,

完全忘了雜貨店老闆只是照著黑道的規則一路玩上去的而已,

而有些唸過一點書、但原則上就是笨蛋的鎮民開始自詡為「知識份子」,

聲稱「財富直逼甚至超過黑道的雜貨店老闆」是一切的亂源,

黑道「共有、共治與共享」的本質被雜貨店老闆所「扭曲」與「污染」了,

「知識份子」於是登高一呼:大家要盯緊雜貨店老闆!這人是腐敗與剝削的來源!

許多不明就裡的鎮民相信了「知識份子」的話,開始仇視雜貨店老闆,

還集體向黑道陳情,希望黑道更「公平」地管雜貨店老闆,

甚至還有人提出「雜貨店老闆賺的比較多,那他應該繳更多比例的保護費」的主張,

文學造詣較高的鎮民因為把以上主張濃縮為「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而獲得喝采,

黑道對這件事的看法如何呢?這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黑道怎麼看待這群鎮民以及鼓吹大家仇視雜貨店老闆的「知識份子」,

黑道心想:

我們直接從他們身上搶錢=收保護費、搶奪其土地、控制其人生,他們都沒在怕,

結果卻因為自己的同伴過得更好、幹跟我們類似的事,就開始怕得要死,

不愧是整群卑賤又愚蠢的笨蛋們,活該被我們管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