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那麼一位唇顎裂的孩子,我早已忘了他的長相與名字,只記得他坐在教室的角落、始終縮瑟在那小小的深色木桌,除了上廁所以外,桌子就是他在學校裡的唯一世界。

國小的我,對於這樣的一位所謂朋友,其實懷著淡淡的恐懼,這不至引發敵意、卻足以造就距離的恐懼,讓我從未好好地與他說話。

現在的他,就算在街上與我相遇,我們應該也認不出彼此,不只是因為歲月改變了我們,更是因為唇顎裂手術在台灣漸漸地成為常識與理所當然。

這樣的理所當然,在許多國家,仍然是遙遠的陌生想像;【生命換日線】,就是一群熱情的人,將眾人眼中的理所當然、以福報的形式帶到遙遠異國的故事;他們換來的,是患者家長的期盼眼神、孩子手術多年後的容光煥發,並且將唇顎裂確實的應對方法傳到原本毫無所措的地方。

這一切,被紀錄剪輯在不滿一小時的本片。

導演王船舷說,這是他「這十年來拍過最粗糙的作品」,然而無須導演的解釋,我相信觀眾都能接納、甚至喜愛這種「粗糙」的風格,畢竟所謂的真實本來就缺乏漂亮的結構或動人的脈絡,而精緻有時也會突變成紀錄與真實的敵人。

於是,本片的「粗糙」,確實成為了一種必要的風格——如果這個稱呼恰當的話——我甚至願意看完未被播出的五、六十小時的片段,以獲得窺探義診人員更多經歷的機會。

有機會的話,希望大家都看看這部片。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