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心玫瑰情】裡,克里斯庫柏所呈現的嚴厲剛正,是許多家庭最熟悉的父親典型,然而父親背後壓抑著無言的疲憊哀傷、家計的沈重包袱與中年的心靈失落,總在每被期許為英雄的父親身上刻畫著一道又一道人生的傷口與疤痕。

【烈火終結令】裡的蓋爾雷納也不例外。

在棒球場拋下愛子之後,蓋爾徹底失去了和孩子相見的權利,於是他蠻橫地闖入了前妻的家,將所有人鎖在孩子的房間之外,門外的咒罵聲此起彼落,愧疚不已的蓋爾勉力鎮定地與兒子分食著可樂與披薩,門一開,將有一道法律的高牆隔著他與孩子,然而看到孩子收藏著自己親手饋贈的小刀,他依舊十足開心。

我忍不住想到【非法正義】,在一次次搶劫之中,麥克蘇利文終於在那場亡命之旅裡感受到同樣洋溢著滿懷虧欠的父愛,這兩位父親的死去也都成了聳動的傳奇,然而,蓋爾是否也如同老麥克,成為了孩子記憶中的英雄?不管如何地努力樂觀,都很難想像出那種美好的結局吧。

蓋爾崇拜著父親,那精於製刀、力求完美的父親是他永遠的榜樣,想成為孩子榜樣的他沈迷於棒球,偏執地灌輸著孩子打擊的要訣,寄望著孩子以棒球出人頭地,而巴迪雷朋這完美的全壘打王則實現了他的夢想,由此他殷切地支持他、膜拜他、景仰他,這一切聽起來如此平常,直到他濃烈的期盼與熱情扭轉成思惟與行為的偏執,並將他與旁人一步步地逼往性命交關的危機邊緣。

飾演蓋爾的勞柏迪尼洛,眼神中揉合了嚴厲、慈祥、脆弱與偏執,憤怒中帶有瘋狂,厚著面皮哀求的神氣又楚楚可憐,還有誰比他更適合成為蓋爾,這個沈溺在童年的棒球夢、永遠緬懷著英挺的父親,強迫症似地不斷驅策孩子練習打球,同時在主管與客戶面前抬不起頭的窩囊業務?

「你的父親只會製刀,他根本不會做生意,像你一樣。」主管面無表情地潑了蓋爾冷水,不久後他離開了由父親草創的獵具公司,這公司代表著記憶中父親的完美,卻由父親的下屬祭出了徹底的否定,他僅有的驕傲血淋淋地被撕扯了下來。

他只剩下棒球了,因為「棒球場比人生還公平」。因為禁制令無法接近自己的孩子,巴迪又因為過度的多愁善感在球場上屢屢失常,孤注一擲的蓋爾決定為巴迪盡點心力,這樣的決定終於讓他走上了絕路。

這是一部瘋狂球迷以命相逼的驚悚片,然而我卻無法從中感到恐怖。勞柏迪尼洛在表演之中融合了【計程車司機】的狂暴失控與【史丹莉與愛莉絲】的怯懦畏縮,可怖之處少於【恐怖角】,卻多了令人不忍的感同身受。當他綁架了雷朋的兒子,回到了他吹噓的「職業球友」地盤時,我們才驚覺這一切都是南柯一夢,他只是個無法從童年幻滅中走出、永遠追逐著難以實現美夢的可憐男子,至此,劇情與蓋爾一樣全盤失控,從未成就棒球夢的蓋爾,彷彿如願了似地在棒球場上吸引著眾人的目光,他與千萬身價的棒球明星平起平坐,即使那樣的片刻是建立在肉票的威脅上,他似乎也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歡愉,就此赴死也在所不惜。

片末,大批警方攻入蓋爾的家,滿坑滿谷的棒球簡報,以及蓋爾幼時的棒球照片映入觀眾眼簾,這個在眾人眼中如此可悲又危險的偏執狂,曾經也是個充滿夢想的少年,只是轉眼之間他也垂垂老去,來不及成為兒子眼中的英雄,卻永遠成為新聞上的恐怖傳奇;他那麼努力地想成為慈愛的嚴父,卻在自己的迷惘中讓自己的孩子失去了父親,以死亡結束了這齣蓋爾的悲歌。

劇情紕漏繁多的本片,實在不是東尼史考特手下值得推薦的作品,但是東尼證明了他有拍運動電影的潛力,棒球賽的場面氣勢萬千,而最精彩之處還是勞柏迪尼洛的精準演出,就算整體表現不佳,依舊是東尼史考特或勞柏迪尼洛迷不該錯過的作品。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