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res Son.jpg

做為《百辯經濟學》的頭兩篇,〈娼妓〉與〈皮條客〉的爭議並不大,

除了聽到娼妓或色情就動怒的反智婦團與衛道份子,正常人多能理解其中要旨,

其要旨可濃縮成這句話:「無涉暴力的自願交易應被尊重!」

書中舉了一個非常可愛的例子,用以抨擊反娼妓陣營的主張空洞與邏輯錯亂:

假設有個社團叫「文雅食者」(Decent Eater),主張牛奶與派餅不能一起吃,

進而聲稱拿牛奶去跟人交換派餅的人骯髒、邪惡而且該被抓去關,不是很可笑嗎?

偏偏「性交易」不過就是「拿錢換性交」,與「拿牛奶換派餅」沒什麼不同,

企圖將性交易中衍生的暴力、毒品與人口販賣與性交易合在一起談是沒有意義的,

醫生可能被通緝犯綁架做整型,水電工若涉嫌上了人家老婆也可能被打,

然而,被綁架/被打並不包含在醫生或水電工的職業本質裡,不該混為一談,

同理,暴力、毒品與人口販賣同樣不包含在娼妓的職業本質裡,亦不該混為一談,

而面對聲稱「性不可交易」者,瓦特布拉克直接指出人際關係的交易本質,

從一般男女的約會、婚姻以致於所有的人際關係,「交易」都是非常重要的元素,

男人之所以花錢買花與禮物、請女人吃飯與看電影,求的就是「性交的交易」,

婚姻從嫁妝與聘金的安排再到婚前協定的擬定,都與商業交易沒有差別,

要認同上述行為的正當性、同時主張性交易的邪惡性,這在邏輯上是說不通的,

所以只要接受了「非侵犯原則」,就不可能干預兩相情願的交易行為,

如果人能選擇結婚後上床、戀愛後上床、認識後上床,同時夾雜金錢與禮品贈與,

那內容上完全如出一轍的「性交易」又哪裡邪惡了呢?

就是這麼簡單,而一旦接受了這點,皮條客也不需要特別辯護了,

因為他的角色不過是「促成雙方成功交易」罷了,就像房地產業務或明星經紀人,

皮條客的價值,在於減低「嫖客找妓女的搜尋成本」與「娼妓拉客的成本」,

稱職的皮條客能提升嫖客的滿意度、並讓娼妓獲得最多的生意,

至於那些指責皮條客以暴力或毒品控制娼妓的人,則是誤解了皮條客的職業本質,

以上述罪行否定皮條客,就像以庸醫否定醫療業、以黑心廚師否定餐飲業一般,

是毫無邏輯的無稽之談,

也因此,冒著被捕與被唾棄風險的娼妓與皮條客身上才有英雄的成分,

並不是鼓勵你去幹這樣的職業,而是提醒你:造成傷害的不是他們,而是禁止他們的政府!

任何並未以暴力侵害他人權利的娼妓與皮條客都算是「腳踏實地的工作者」,

而這一行之所以被黑道把持,主要是來自政府的禁制,

禁制不能消滅需求本身,只會將相關交易推往更沒有保障的黑市,

以上的現象有其普遍性,Wii、私釀米酒或性交易都是遵守同樣的經濟邏輯,

而黑市向來是黑道的溫床,更是暴力與疾病的集散地,

妙的是無知的人們不批評造就黑市的政府,

倒是把矛頭指向娼妓、皮條客與嫖客,甚至直接怪罪自由市場,可悲至極。

參考:《百辯經濟學》P.47-56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