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man_ver2.jpg

左派、疑似左派、或任何支持政府管制措施的人,

很喜歡以「市場失靈」為由在各項除罪化、自由化議題上持反對意見,

或依此表示疑慮=在我疑慮解除以前,別人不准自由選擇=實質上持反對意見,

遺憾的是,這些人對市場失靈的理解,通常是錯的,

更糟糕的是,他們通常基於無知或政治目的忽略更可怕的「政府失靈」,

結果就是他們的主張不是背離事實、就是執行後證明失敗,

舉例來說,許多人都聲稱金融海嘯是自由市場不可行、市場失靈的鐵證,

這聲稱當然是錯的,因為金融海嘯的起因正是政府介入房貸市場,

對問題的根源不加以撻伐,反而以此怪罪市場,反智至極、令人無奈;

轟動一時的安隆也常被用來證明市場失靈,

做此主張的人卻同樣基於無知或政治目的忽略了政府的因素,

安隆的足跡遍及天然氣、電力、金屬、塑膠、光纖等,全部都有層層的政府規範,

花了那麼多稅金、養了那麼多官員,安隆事件還是發生了,

結果還能把罪過推給「市場失靈」?他媽的大家都去當官好了!

如果稍加檢視傳統上對市場失靈的說明,明理的人多會發現其問題多與政府有關,

為求簡便,我們先以維基百科的說明為基礎,

其中提及市場失靈的原因有公共財、壟斷、外部性、交易成本、資訊不對稱等,

不用太多的想像力就該發現,以上絕大多數都跟政府有密切的關連,

首先是公共財,

傳統經濟學假定許多投資過度巨大、不由政府經營是不行的,

所以,國營企業與公共道路之類的東西就產生了,

然而,現在我們已經知道,很多東西並非只有政府能提供,

電力、水力、道路、教育都能透過私人組織來提供,

私有化的程度越高,由政府介入而造成的市場失靈(好誤導的說法)就能趨緩;

再來是壟斷,

簡單來說,若不透過政府,大部分壟斷,或獨佔與寡佔,都是難以維持的,

之前寫的〈大部分人對獨佔與寡佔的誤解!〉有部分說明,

佛利曼在《資本主義與自由》中亦有論述獨佔的來源,有興趣的請自行翻閱;

接著是外部性,

有興趣的可去找德威特李的文章來看,

簡單來說,在私有產權發揮到極限的情況下,外部性的問題將被解決,

因為任何人或組織造成的損害都可被視為對他人財產的侵害,

而現實生活中,很多地方的產權不是不明、就是由政府單位掌管,

而政府的績效有多好?對各國政府環評機制有點概念的就會知道,他媽的爛到爆!

想減少外部性,或者保護環境之類的,

靠政府是不行的,致力將你有興趣的自然資源私有化才是正道;

還有交易成本,或連帶的資訊不對稱,

完全競爭市場之所以無法達成,以上就是重要的原因!

現在的問題是,如果要據此聲稱市場失靈,是不是也能否定市場會自我調整呢?

答案當然是錯的!科技的進步與對資訊的需求,將產生越來越多提供資訊的組織,

傳統經濟學將取得資訊的成本視為「零」本身是一個誤差,

當交易成本的概念產生、並逐漸將資訊視為有價商品後,

以上問題將可逐漸被排除,而我們確實身處一個取得資訊更容易的世界,

這不是政府造成的,而是市場推動出來的,

反過來看,我們能期待政府協助減低交易成本、改善資訊不對稱嗎?

少作夢了,我們光是監督政府就監督到快累死,許多人根本是放棄的狀態,

更有甚者,政府在隱瞞與捏造資訊方面,可是比私人組織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啊!

是的,除了市場失靈外,還有個重要的觀念叫做「政府失靈」

其後相關的研究在公共選擇學派獲得了發揮,

有興趣的請自己去找,在此我只能簡單地把做個結:

一、相較於政府,市場是絕對優越的。

二、絕大多數的市場失靈,都伴隨著政府失靈。

三、絕大多數的市場失靈可透過市場進行自我矯正。

四、企圖以政府矯正市場,不是辦不到、就是讓問題變得更糟。

五、如果有任何市場失靈是矯正不了的,想透過政府來矯正,也會失敗。

有人覺得第五項聲稱過度強硬?

試著想出一種「市場無法自行矯正、必須透過政府才能解決」的例子再說吧。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