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P.jpg

這則胖妹被教官笑的新聞還蠻引我注意的:

女貼網照遭譏胖,教官道歉

「胖有什麼錯?連日來幾乎以淚洗面,很怕別人再看到我的照片。」

節錄自:壹蘋果網路

首先,這則新聞再次暴露的,是教育體系裡掌大權的師長教官們對學生的不尊重。

常被掛在嘴邊的「尊師重道」本來就預設了師長的權威性,而權威延伸出來的往往是暴力。

這暴力可以是物理性的,也可以是以上對下的言語凌辱。

尋常人站在對等的立場互罵還勉強有自由的空間,但學校裡的通常是單方面的凌辱。

從新聞的內容來看,嘲弄這位胖妹的可不只是教官,還有總務處的職員。

這些人或許沒有惡意,但身為較有權力的教職員,連這點自制都做不到,實在很悲哀。

事實上,我國中的時候非常胖,我有過非常多被同學與老師嘲弄的經驗。

同學有沒有惡意我不知道,但老師我還蠻肯定沒什麼惡意,因為老師在其他方面很照顧我。

但被老師當眾嘲弄有沒有讓我受傷呢?當然是有的,只是傷害不會寫在臉上而已。

自尊強到某種程度的人,就算感覺到痛也不會皺眉給你看到,但這不能合理化老師的言行。

回過頭來說,我國中時仍處在老師權威極大的年代,所以這種程度的嘲弄不算什麼。

然而時代已經不同了,媒體網路讓絕大部分的權威難以長期處在優勢的位置。

過去仗著師長光環、打人罵人都不用負責的威權怪物,如今通常難逃公評。

就算媒體不知道,初期學生也能靠噗浪、部落格或YouTube將事件往外傳播。

而權威的消解、師生權力的逆轉,再加上老師的供過於求,長期而言有助提升老師素質。

所以,每多一則這種新聞,照理說會有更多的老師會警惕自己、修正並改進自己的言行。

不過在此以外,新聞中的胖妹同學不知道安的是什麼好心呢?

如果真的不想要讓自己的同學難堪,為什麼要把對話導到對胖妹不利的位置上?

今天如果教官為指名道姓的奚落,大家頂多批評他不尊重胖妹或女性不是嗎?

可是胖妹的同學卻把她的名字亮出來,這不是讓處境越變越糟糕嗎?

是說教官也挺蠢,面對同學的質問,明明可以模糊帶過的,至少爭議會降低很多。

而蘋果直接把胖妹的部落格放在新聞中是怎麼回事?有事先徵得胖妹的同意嗎?

就算沒有法律上的問題,這難道沒有道德上的議題嗎?不放連結,新聞照樣能夠報不是?

事實上這則新聞就算不放女學生的姓,同樣能夠成立,不必要的資訊根本不用提供給公眾。

而現在這則新聞本身造成的傷害,在我看來可能比胖妹被教官與同學奚落的傷害還大。

話說回來,胖當然是沒有錯的,但奚落人胖又有什麼錯?

或許道德上有錯吧,但奚落與嘲笑本來就是人生的常態,這不可能靠道德來規範。

事實上,就算要針對這點進行法律上的規範,也非常困難,而且容易導向政府濫權。

總結來說,期待他人「因為胖沒有錯、所以不嘲笑胖妹」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做為胖妹本身,本來就應該搞清楚自己想處在怎樣的位置。

妳當然可以主張「胖沒有錯」、「人應該互相尊重」、「我就是要繼續作自己」。

然而當必然會發生的嘲笑與奚落發生了,妳打算怎樣呢?

去跟「沒有道德與禮節的野蠻大眾」對罵?去法院控告他們?舉辦我愛胖妹運動?

說真的,我還挺希望看到有人這樣玩的,這需要莫大的意志還戰鬥力才辦得到啊!

而確實存在腦袋與手腕一流的胖妹,擁有足夠的才能與意志在現行的社會中安然生存。

但萬一妳不是這樣呢?既然妳也希望照片的臉小,是不是也認同苗條就是美呢?

如果以上問題都是肯定的,那質問他人胖有錯沒有錯,哪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妳連這種程度的奚落都耐不住,妳怎麼說服自己繼續保持這樣肥胖的體態呢?

人生本來就不完美,要在有限的時間與資源裡做抉擇。

妳有限的意志與戰鬥力要用在什麼地方?捍衛自己的肥胖,還是讓自己變瘦?

只要能說服自己,對妳而就是好選擇,所以我很好奇,新聞中的胖妹想要怎麼選擇?

很明顯,她希望瘦下來、也對肥胖的外貌抱持否定的態度。

既然這樣,當務之急不就是趕快讓自己脫離這個現狀?

好好記得這些嘲笑妳的人的臉吧,這就是社會的樣子,往後的日子只會更嚴酷而已。

要面對這種嚴酷,應該把所有必要的武器弄到手,而身體向來就是重要的武器。

放任自己的身體肥胖,無亦是把天然的武器提早丟棄,這是非常不利的。

除非妳擁有過人的意志、腦袋甚至視野,否則少了這項武器,妳只會更苦而已。

所以,不要在自怨自艾了,趕快開始節食吧。

不要期待公眾會同情妳,不要期待蘋果會放過妳,要墮落還是美麗,做選擇的仍是妳自己。

又,墮落是相對的概念,只要妳自己認同肥胖等於醜,肥胖對妳而言就是墮落了。

反之,若妳相信意志與內涵才是重點,那表示妳超越了表層,這裡提的墮不墮落與妳無關。

最後,我真的很恨《髮膠明星夢》的胖子。看她這樣又唱又跳又接吻,真的讓我殺意大起!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