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下文,我覺得邱毅真是太帥氣了!這人真是台灣政壇歡樂的泉源!另外,下文作者真是神人也,有機會真想認識一下!

非常人語:我視世人如草芥,邱毅

自從出現在電視政論節目及政壇後,邱毅幾乎與爭議劃上等號。非常光碟、高捷弊案、衝撞高雄地方法院,都有他不可一世的容貌。

他自幼聰穎,成績優異,使他認為自己是人中龍鳳,甚至天神轉世。國小四年級,他參加一項全國才藝比賽時,便對記者說:「我視天下人如草芥。」

這二年,他退出親民黨又離婚,失去了大部分的財產,政治與人生都陷入低潮。但五十歲的龍鳳仍不退縮,繼續投入高雄市長選戰,驕傲地朝天神應處之天位邁進。

邱毅在他的立委辦公室裡,氣呼呼地說農曆年前,法院派出上百員警,對他強制拘提是多麼荒謬,還有身上的幾件官司,司法對他多麼不公。我則靜靜地欣賞他那雙細瞇瞇的鳳眼,尤其當他言談停頓思考時,眼珠在眼縫裡緩慢游移,更顯智慧飽滿。我想也大概因此,他曾抽脂塑身,卻不割雙眼皮。

「有人跟我講,阿扁在一次場合,講到這個很生氣,旁邊有人獻策說:『我們過年前把邱毅關了。』他用各種方式壓制我,就是看能不能嚇壞我;第二,用訴訟攻勢,動搖我的公信力;第三,讓我抽掉很多時間去出庭。」

若沒死就當總統

許多事件,邱毅都有陰謀論的說法。或許是他從政以來,即以爆料聞名,許多人向他提供內幕消息,每天被這些陰謀、弊案包圍,久而久之,也許當他從立委辦公室望出去,看到的不是道路、大樓,而是一個個箭頭,閃耀著「此處有道路工程弊案」或「土地招標賄賂」的霓虹;連站在柱子後的路人,都可能是身懷祕密的深喉嚨,或是為了報復他抖開黑幕,前來索命的殺手。

問他怕不怕爆料被報復,他說:「當然怕,但我從小的優點也是缺點就是膽子大。再怎麼自保,還是有破綻,全身都是破綻,就等於沒破綻,所以我都很自然地出門,反而造成一種莫測高深。」然後一副宣戰姿態,慷慨激昂地說:「有種就幹掉我,我沒死,或許就當總統,我願意參加人生這一場賭局!」

總統,他是很想當的,一位資深國會記者說,邱毅曾提過,他想當台灣第一位中國特首。

自詡是天神投胎

「小學到國中,我都是同學的領袖。我很喜歡跟他們講,小時候很清苦,將來出將入相,甚至當上皇帝的故事。我一直有這個觀念,認為有一天我會出頭。」邱毅從不掩飾自己的自負,他認為自己腦袋聰明、外型俊俏,簡直完美透了立委劉文雄說,有次邱毅和一群親民黨立委在高雄吃冰,說自己是「高雄的馬英九」,此話一出,立委們都默不出聲。

「我從小一直覺得,我是人中龍鳳,不會有人頭腦像我那麼好,組織能力那麼強,記憶力這麼好,讀這麼多書。」後來他更索性直言:「我相信我不是平常人,是天神投胎。」我忍不住輕輕發出:「啊!」的驚嘆,並為剛才「割雙眼皮」這個污辱神明的不敬想法感到不安與慚愧。

天神在一九五六年轉世投胎到高雄鳳山,和媽祖林默娘一樣,聖誕於平凡家庭。生育天神的母親,是已有二個女兒的小學老師,丈夫是高雄縣政府的公務員。老師的兒女之間常有競爭,因此母親嚴厲管教邱毅,盯他讀書、練書法,而他自幼聰穎,在一場場考試及競賽中,打敗其他老師的子女,替母親掙不少顏面,即使母親後來又產一子,但幾乎把期望都放在邱毅身上。

「我小學四年級,就代表高雄縣參加全國『五項全能』比賽,包括演講、作文、閱讀測驗、書法、美術。參賽的都是六年級學生,只有我一個四年級,《國語日報》記者問我怕不怕,我說:『我視天下人如草芥。』」但當時他只知道勝利能夠贏得父母的關愛。邱毅似乎不習慣對別人透露自己的弱點,一字一句拼湊著說:「其實我從小有一種害怕失敗的強烈不安全感,我不做沒把握的事,要做就做到最好,希望別人更疼我、更呵護我、更愛我。」

退黨遭諷恨家世

不曾間斷的勝利,成為一片片豔麗的羽毛,黏在邱毅身上,他幻化為盛氣凌人的鬥雞,頂著鮮紅高挺的雞冠,站在高處睥睨人世。然而他似乎慢慢覺得不對勁了,他努力為父母帶來榮耀,父母又帶給他什麼呢?他還是蹲在鄰居家門口看電視,學校制服還是衣櫥裡最好的衣服,「我第一次穿牛仔褲,是我高二學校園遊會,那是我爸的朋友送了一些外銷退貨的牛仔褲,品質比較差,穿到學校,褲子大腿的接縫整個繃開了。」

相信那件劣質牛仔褲在眾人面前繃開時,羞愧至極的邱毅,對自己的貧窮更加痛恨與不解,為何龍鳳竟出生於如此窮困、平凡的麻雀巢穴。這個陰影一直隱埋他的心中,他說:「十多年前,我第一次見郝柏村,他說:『你看起來很有氣質,你父親也是了不起的人物吧?』我說,我父親只是基層的小公務員。他很訝異,他的眼神讓我感到很傷痛。可能我太敏感,但這是我心裡很深的一個痛。」

這件事,也讓他聯想到去年離開親民黨時的過程:「周錫瑋那麼無情無義,走的時候卻是被以禮相待;李慶華要走之前,也罵宋楚瑜罵很凶;而我只要求說,親民黨有危機了,該作路線辯論,結果我要走的時候,宋楚瑜對我卻是冷嘲熱諷,我當時心很痛。坦白講,如果我爸爸是李煥、是周書府,宋楚瑜會這樣對我嗎?」

畸戀被批當忌妒

當邱毅考上台大財經系離家念書,當然急著築建符合龍鳳的新巢。研究所畢業後入伍,便以化名「龍鳳雄」,利用休假在補習班教書,他說當時他名氣極響,一個週末,北中南趕場便可賺數十萬元。退伍後,他結了婚,除了繼續教補習班,也擔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在台大教書。

但是一九九O年,他爆發婚外情,與學生謝京叡爆發師生戀,遭到教授與中經院的批鬥,邱毅說:「他們認為,憑什麼我國際學術好,書又教得好,又賺很多錢!大家更不能接受,為什麼有那麼多女生喜歡我,又能找到年輕漂亮的女生願意跟著我,那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承認我好,就等於拿照妖鏡看到他們不行,所以我變成他們的標靶。」他越認為大家忌妒他,越激起他從小的叛逆性格,更執意與謝京叡在一起,於是便與元配離婚,三個月後再婚。

不甘虛名進政壇

婚後他開設補習班並投資房地產,幾年內累積上億元資產。然而當他坐在補習班董事長辦公室內,卻不甘心,天神在凡間的稱謂,只是「教授」或「補習班老闆」而已。「補習班只有利沒有名啊,它的名只是虛名,我在那裡教書只能用化名啊。」

小時候出將入相的觀念像根指南針釘在他的腦海,他很清楚,唯有從政能名留青史。他開始結識政治人物,一九九四年幫當時加入新黨的朱高正助選、出資成立地下電台,並且參加談話性節目累積知名度,成為政論名嘴。二OOO年,親民黨成立,他順勢入黨,隔年當選立委。

但他自視不凡、言行爭議,在黨內並不受歡迎。二OO四年宋楚瑜再度敗選,邱毅看到了親民黨會走向泡沫化,於是去年選擇退黨。

「回頭看我跟宋楚瑜的關係,是我幫他的多。總統大選開票那晚,我搞那麼多社會運動,當然知道群眾易放難收,會出事,可是宋楚瑜要我不能讓群眾散掉,用任何辦法,都要讓法院查封票櫃,我就留下來了。」

那天晚上,他在民眾的鼓譟圍繞中,高站在宣傳車上,帶領群眾衝撞高雄地方法院鐵門的那一刻,他也許自覺像極了領導士兵攻城的大將軍,逐漸陷入唐吉軻德式的迷幻奇想,期盼五十年的出將入相的美夢,在那個瘋狂的夜晚實現了。然而清醒之後,他面對的是二月二十五日地方法院判決的一年半刑責。

但是他說,政治的風風雨雨,他從未感到挫折,最大的挫折,是破碎的婚姻。他說離婚有很多原因,一方面這屆立委選舉,宋楚瑜遲遲不提名他,他卻軟弱地等待宋楚瑜的垂青,使得他在妻子心中的英雄形象產生陰影;二方面是妻子懷疑他有外遇。「我認識她之前,很多女生都迷我,她知道她是眾人裡面的一個,她其實有這個陰影。」而他也承認,也許前妻是他第一次婚姻的外遇,所以一直擔心歷史會再重演。

所有財產賭婚姻

離婚簽字那天,他為了證明自己沒有外遇,以所有的財產作賭注,證明自己的清白。「我認為我簽字那一刻,我簽下去她就會後悔,可是沒有,她不但沒後悔,還逼我趕快去戶政事務所辦手續。」這場豪賭他輸了,失去了財產,卻獲得三個孩子的監護權。

他極為溺愛孩子,曾一個月花九萬元替小孩買玩具。他說不斷追求名利,是不願讓孩子過他童年貧困的生活,也要讓孩子像周錫瑋,有個有名望背景的父親得以倚靠。「嚴格來說,我是自私地填補我童年那些不能滿足的東西。」

天神在凡間雖在感情上跌一跤,但仍堅毅地順應天命,加入國民黨,繼續邁向天子之路。

採訪當晚,《全民開講》在台中市政府錄影,邱毅南下參加。每當進廣告休息時,不知是因為略大的肚腩頂著難受,還是想讓台下的觀眾看到他,邱毅會立刻從高腳椅上站起來,站在台上,環顧下面的觀眾。那是他喜歡的高度,天神俯視善男信女的高度。

後記

經歷這麼多風風雨雨,邱毅說,他對政治很心寒,每天都想退出政壇,但又不能不繼續參選,他擔心沒有政治的保護傘,纏身的官司會將他勒死,也擔心無法面對支持他的群眾。

「每個人都在拱我選高雄市長,可是我打心底就不想選,我進政治圈本來就看不起政治圈的人,那些人靠炒股票,賺個幾百萬元蠅頭小利就高興得要死,對我來講很可笑。我去選,就跟這些人站在同一條線上,對我來說是一個污辱。」他說得很無奈,我聽得很心酸。

採訪結束,我回到辦公室,接到他的電話,他興奮地問我有沒有看到最新高雄市長民調,陳菊第一,他第二。於是我為他加油,並預祝他當選。掛上電話,我輕輕刮了自己一巴掌。

原文出自台灣壹周刊二四九期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