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寫了第二篇文章,照片更多、篇幅更長,而且他說,他的文章,是為辯論而寫。很好,所以這一次,不能光靠幹架了,我們來辯論吧!可惜的是,我不確定九把刀會不會寫小說,但我很確定,他不大會辯論。

先看九把刀的一段原文:

在上一篇的「為什麼反對韓國人合法化吃狗」裡,我做了幾個有結構的、說法上的推演,為了要反駁兩大「不反對韓國人合法化吃狗」的理由,這兩大理由分別是:一、那是別人國家的事,你管個屁;二、那是文化差異,你要曉得尊重。

請注意,在上一篇文章中,我的辯論策略,不在於所舉的例子是否跟「人吃狗」有關係,而在於反擊以上的兩大層次的理由都不成立——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我們會很想干涉原本不關我們事的人與事。

但我也爽快承認,我對於狗的情感才是我發聲的目的,但也因為毫不諱言這個內在價值,所以很多人都刻意忽略了以上兩個辯論策略,讓我覺得很度爛。

這個,如果這就叫做辯論策略,那對手等級大概設定在王世堅?「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我們會很想干涉原本不關我們事的人與事」這句話,根本是大家都同意的廢話,這還需要勞駕九把刀來說嗎?

好了,在九把刀說別人忽略他的辯論策略以前,他已經做了一個差勁的示範:他簡化了反反食狗陣營中的各種但書、舉證與推論!在反反食狗陣營的論述中,以上兩大理由,幾乎都不是無限上綱的,不但有但書、更有討論空間,而且討論空間比九把刀的偏心主義,要大得多!把這麼明顯的事實輕率地忽略掉,我不覺得很度爛,只覺得很悲哀。

我不知道九把刀對狗的感情有多深,不過,很顯然地,九把刀對反食狗/反反食狗這個議題上的思索,真的太不深;不過,還有另外一個可能,那就是,九把刀已經深思熟慮過了,然後發現,在純粹的理性討論下,他實在沒辦法提出太多主張,所以索性感性訴求起來了,既然用感情訴求,所以情緒用語要很多,溫馨照片要更多!——果真如此,我必須說:九把刀!你真是個人才!

事實是,我原本想把九把刀的全文貼出來,然後照上次那樣一段段的回應,但這一次,九把刀的廢話多到令我很害怕,所以,我就好人做到底,幫九把刀摘要一下,摘要的過程,必然要有所簡化,所以要是有人覺得我簡化過度,請不要客氣,儘管指出我的過度簡化、或者替九把刀說話。

九把刀整篇的冗長文字,約略可簡化成以下幾點,附帶回應在後。

其一,大多數人無法忍受虐待動物這件事,同意這件事,才叫有人性,有人性,才有資格繼續討論下去。

既然愛狗份子能違反其意願替其結紮、還自稱有人性,我還真看不出虐待動物哪裡不合人性,宰制,就是宰制!——從賽狗到動物園,都有虐待動物的成分,顯然這些血性的人們太笨,所以看不出來。

其二,在特殊的情況下,人類與動物講義氣不但不稀奇,而且很有意義。

你對甲動物講義氣,其他人對乙動物講義氣,所以,印度人對牛講義氣,回教徒對豬講義氣——大家在各自的範圍主張不同的義氣,一樣能互相尊重,那麼簡單的道理,傻子都能懂,叫囂個屁?

其三,狗與人互動的歷史很久了,而且能幫人做很多事情,從緝毒到導盲無所不包,有照片為證。

能幫人類做很多事跟把能不能把牠們吃掉,是兩回事,而你不想吃,不代表其他人不想吃。

其四,九把刀特別強調:歷史裡從未有一種動物像狗一樣,與人類「結了盟」。

狗並沒有跟人類結盟,狗跟十二生肖一樣,在人類的控制之下而活,所以你們這群愛狗人士才能買狗、賣狗、把狗關進籠子、替狗綁上鎖鍊、幫狗結紮、送狗去牠們根本不適合生存的國家——還是說,九把刀你覺得,舊時代的白人與黑奴的關係,也算一種結盟?

其五,人類不但不會殺死或吃掉警犬、軍犬、雪橇犬、看門犬,或許也應該看在那麼多狗為人類服務的份上,愛屋及鳥,讓牠們的同伴擁有不被殺死吃掉的「豁免權」。

看在那麼多人對鳥有感情的份上,我們要不要順便愛屋及鳥,連雞鴨鵝一起放過?那個笨蛋敢這樣主張,我會用同樣的規格批評他!你不想殺、不想吃,是你家的事,不要以為別人應該要照著做——不過,不知道是自知理虧,還是語言上的習慣,九把刀有用到「或許」兩個字,不管理由,既然知道是「或許」而非「必然」,那我真的不知道,九把刀你在義憤個什麼勁?不過是個或許嘛。

九把刀還說了一個小女孩的故事,一個只要將思維程度降低至國小水準、就應該會感動的故事。

很可惜,我小學畢業了,所以我覺得這個母親很可悲,她不是書念不多、就是沒有念通,她不知道怎麼跟女兒解釋,人類的殺生無關必要,人類的殺生純粹是為了喜好,她更不知道,無論必要與否,殺生的行為躲不掉,你開車經過的每一吋道路、用過的每一尺光纖網路,都是建立在殺生的前提上。殺生,不見得有錯,有沒有錯,不是靠你只有感情不談道理的文字,可以論斷的。

另外,雖然我覺得九把刀寫了通篇廢話,我還是想針對他的兩段話進行回應。

九把刀:我們提出了什麼反制,讓南韓人覺得我們在壓迫他們?我們可曾呼籲大家別買韓國貨?我們可曾呼籲抵制韓國藝人?我們可曾在大街上燒韓國國旗?我們可曾要求陽建福在奧運上對韓國打擊者一律投觸身球?沒有。都沒有。我們不過是聲嘶力竭地反對!…我們公開指責韓國人沒義氣、不文明、殘忍,這種程度的反對跟語言暴力乍看很像,但完全不是一樣的東西。

在道理說通以前,就憑著不爽來指責別人沒義氣、不文明又殘忍,不算是語言暴力?果真如此,我突然覺得自己好溫和,因為我能夠以具體的論據,公開指稱九把刀、以及類似於九把刀的所謂行動份子,是不講理、沒邏輯又反智的野蠻人。這樣,算不算語言暴力?應該不算,因為這也是我最低限度的反對。

九把刀:我可不想效法假知識份子,以冷笑為生、以素食主義為最高指導原則、以駁斥他人言論為樂………對假知識份子來說,說一些聽起來有道理的話,比他們相信什麼還要重要。對假知識份子來說,網誌上的人氣數值,比他們相信什麼還要重要。對假知識份子來說,把吃狗或不吃狗當作辯論,比他們相信什麼還要重要。很抱歉啦,對我關心的事物,我是行動派。如果你們想要的是一場辯論,我給你們。接好了。

九把刀,你當然不是知識份子,然而你也不是行動派。你的感情氾濫、論述能力爆爛,所以很明顯你不是知識份子,而你也不是行動派,因為你以為一人一信這種沒有立論基礎也沒有實質效力的網路正義能拯救狗兒們;出發點有問題、手段又出問題,讓人聯想到其他想靠立法杜絕色情的笨蛋,而九把刀等人幾乎就在重複那些笨蛋的路,只是你的影響力,比那些笨蛋更低一點,那些笨蛋,至少有辦法收賄。

——到底有誰在期待九把刀的辯論的?你們有接到他所謂的辯論嗎?對不起,我真的接不到,大概太小了吧。在他一連串感情訴求的文字之後,我看到的,依舊是幹架的邏輯。

九把刀,你還是去幹架吧。

善心人士提醒我,九把刀在文末有以下的加註。

九把刀:有些人就是無法好好看文章,所以只好統整以上,論點可以歸納為:狗長期與多元的大量工具性使用,若吃狗,將妨害我們對下一代的生命教育,不吃狗,也是一種人權(特殊衍生),而這種人權已有既存的立法(重點),我們對其他大量協助人類社會的動物,也願意採取一併禁止食用的立場,我們沒有壓迫韓國人,因為這個訴求沒有反制,這是一種最低程度的意見表達,這一篇不同上篇,這篇是有完整論述的,別因為我最後一段感性結束就可以亂栽贓這是一篇「情緒文」。

我沒看錯吧?吃狗將妨礙我們對下一代的生命教育?

幸好,九把刀是小說家,而不是教育家!人類吃的動物數以千百計,而同種生物可食又可養的情形,在此並不稀奇,在這個現況下,生命教育顯然毫無問題,憑什麼吃了狗、生命教育就得出問題?以上言論,讓我想到許多笨父母,自己不會教小孩,倒是很會怪媒體、怪社會、怪暴力電玩,奇怪!以多元觀點教育孩子、以邏輯與道理鍛鍊孩子,真有那麼困難?

然後,不吃狗,也是一種人權?

誰來幫我翻譯這句話?我們能隨意幫狗結紮、能強迫牠搬到其他國家,能夠不考慮牠的意願將其囚禁,也能為了自己的利益強迫牠與其他狗交配——或以同樣的理由阻絕其與其他狗交配——更能不簽同意書就派狗出生入死,請問,這是什麼人權?這是什麼狗權?從頭到尾,我只看到人類有支配狗的權利,狗為你死很合理,狗被其他人吃——一樣是死——就不文明?

然後,原來以上訴求,通通不是反制,也沒有壓迫,只是最低程度的意見表達?所以,九把刀你前一篇大聲談戰鬥,這一篇又大聲說自己是行動派,現在都成了空話了嗎?原來你所謂的戰鬥,所謂的行動,不過就是最低程度的意見表達?——只是這樣的話,你到底比你口中的假知識份子強多少?人家至少談道理、講邏輯,比起來,你根本弱到地洞裡了嘛!

九把刀你真的認為自己的文章不是情緒文?看來,除了網路幹架,你真正的專長是說笑話!

討論的過程中,有人提到之前的九把刀/陳生抄襲事件,這件事過得有點久,雖然我已有定見,但目前懶得仔細評論,在此分享黃哲斌的〈九百字快評「九把刀事件」〉,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