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絕命派對》是有興趣的,雖然我本身並不看好。

以預告片來說,本片潛在的最大危機,是預算,血腥恐怖片拍起來並不便宜,廿年前的《十三號星期五》與今天的《黑色星期五》相比,質感差很多,這當然是技術進步的緣故,然而成本也很重要,過去血腥恐怖片是二流與粗製濫造的代名詞,然而當今無論是重拍版或新題材無不努力促其成為精緻之作,劇情可以老套、通常也很愚蠢,但製作水準絕不會差,當然若要刻意製造廉價感進而惡搞,又另當別論。

話說回來,在預算或技術問題以外,血腥恐怖片有甚麼長足的進步嗎?我懷疑。當然如果能拿到好劇本,電影還是能加分,比方說《惡夜三十》的設定我就很愛,長夜與暴風雪配上其實比較像異形的吸血鬼,絕望感真的是很夠味,可惜開場後就沒甚麼高潮了,這也是技術問題,而且這類電影畢竟是少數,血腥恐怖片要取勝,還是得回歸血腥與恐怖本身,而這些都有基本的公式在那邊,照著抄都會有基本分。

也因此,當我在開眼電影網看到有人質疑《絕命派對》血腥以外沒有意義、追求噁心沒有目的,我的感覺相當奇怪,難道《月光光心慌慌》就有甚麼意義與目的嗎?到底有誰看這種電影需要意義?不就是希望殺很大、奶很大而已嗎--我發現我非常樂於濫用這類形容詞--還有人認為本片的故事結構與情節鋪陳未見創新,這真的很讓我疑惑:血腥恐怖片甚麼時候有在追求這個了?有人在一夜情裡找真愛嗎?

對,血腥恐怖片就是一夜情,但求片刻歡愉、不求恆久意義,不創新沒有關係,性愛之所以吸引人也不是因為其多麼創新,重點在於其直指人的基本渴望,那對性與暴力的無限執迷,近年有非常多失敗的血腥恐怖片,失敗的原因都在於忘了將重點放在性與暴力上、而自以為是地希望在其中加入細膩的鋪陳或其他隱喻,我們是來看十八招的,你幹嘛花時間朗讀詩詞?術業有專攻,要啟示我自己會去真善美的。

至於有人提到本片的殺人方式與工具未見創新,這點以我來看可以是遺憾、但未必值得感嘆,因為通常還是錢的問題,說真的殺人工具並不難想,就算要照抄,把《養鬼吃人》的畫面照抄再寫實化就夠屌,比方說,以中世紀用的刑求桌--一種用來扯斷人雙手與腿的東西--改良成剝皮的工具,將人固定在桌上然後從四個方向把皮扯開,應該很不錯吧?然而,這樣要花的錢更多,台灣電影圈未必有這資源。

--而事實是,類似的東西《奪魂鋸》系列的三或四有玩過,而且此系列從第一集的百萬美金不斷攀升到千萬美金之譜,可見錢有多重要!而雖然我曾不斷重複,《奪魂鋸》充滿創業精神的第一集才是台灣電影人努力追求的榜樣,然而《絕命派對》這部片的出現我是相當樂見的,就算其沒創意又老套,至少代表有更多人注意到:台灣電影不用老是玩同性戀、歷史衝突或憤怒的青春,還有其他的東西可以玩。

我不吃支持國片這套,不過本片我會看,只是痛罵的機會很高,希望其能撐過兩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