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昨天各報的相關社論與民眾投書,看各陣營的七嘴八舌,還挺有意思的;可能沒時間評論,先蒐集起來再說。

負面與下流的差別

謝長廷接連幾記刁鑽的勾拳,打得馬英九灰頭土臉。國民黨雖強作鎮定,甚至說馬英九頂多只是破皮而已;但從最近形勢來看,經過這回合交戰,藍綠已改變打法;謝長廷攻擊愈來愈凌厲,馬英九本以防守為主,也將主動出擊。

具體來說,這場選舉幾乎可以確定不會是「高格調選舉」了。

其實,即使在民主先進國家,選舉打到後來,往往也是殺紅了眼;除了政策辯論,往往同場加映人格謀殺戰。負面選舉固然殺傷力極強,可能扭轉戰局,但是,倘若出手太過,甚或編造事實,後座力也會形同自殺。

既然負面選舉躲也躲不掉,被質疑欠缺危機處理能力的馬英九,就必須在對手連珠炮的攻擊下,展現他所領導的,不是一遭壓力就倉皇失措的草莓兵團;展現他若成為國家領導人,對艱困問題的應變本領。

而謝長廷固然讓人見識到他逆中求勝的刁鑽絕技,但怎樣繼續進攻,同時避免強化奸巧形象,也是困難的考驗。

國政多元龐雜,總統不可能只靠著道德形象治國;但,手段再怎麼奸巧,也終究有窮盡之時。負面選舉若不可免,謝長廷與馬英九就要有從其中表現正面意義的能力,使總統大選即便不能高格調,至少也不致於淪為下流。

出處:中時電子報

惡劣的選舉風格,只會形成惡劣的政府/南方朔

近年美國大選,曾有過三次非常有警示或啟發意義的先例。

其一是一九八八年民主黨杜凱吉斯對共和黨老布希之役。杜凱吉斯為麻薩諸塞州州長,此人為人君子、忠厚善良,因而選舉之初一路領先,差距高達廿個百分點。但老布希團隊以民粹主義式手法加以抹黑,並連帶醜化「自由派」,使得「自由派」成了髒字眼,在一輪輪狂扯濫打下,到了最後出現了美國歷史上罕見的「U型大逆轉」,後來全美自由派大老皆出面搶救反擊,但已難挽頹勢。此役的教訓是,杜凱吉斯陣營對民粹的醜化伎倆缺乏警惕,於是一個好人輸了選舉,而共和黨的民粹主義走向因此而確定。

第二個例子是一九九六年民主黨總統柯林頓連任之役。根據該役首席策士馬克賓最近剛出的著作《微趨勢:明日巨變之後的小力量》所述,柯林頓此役並非那麼樂觀,如何抓住所謂的「中間選民」遂成了重點,但何謂「中間選民」卻言人人殊,馬克賓認為所謂「中間選民」就是關心孩子成長環境的媽媽們,這些沒有聲音的媽媽們關心孩子受教的環境,關心他們長大後的生存機會,會在假日開車或步行陪孩子們去踢足球或其他體育活動。於是該次大選在馬克賓的建議下,「足球媽咪」遂成了柯林頓的競選主軸。由於主軸溫馨而家庭,柯林頓此役打得非常輕鬆。「足球媽咪」的選戰策略,顯示出以這些媽媽們所關心的題目為主軸,選舉可以避免口水和意識形態之爭並發揮人性,而有極大的斬獲。

第三個則是二○○四年布希連任對民主黨凱瑞之役。布希因為伊拉克戰事而焦頭土臉,於是在國師卡爾洛夫主控下,把民粹醜化牌打到極致。他連任成功了,但共和黨應敗而勝,乃是美國失去了自我調整的機會。美國從全球最被尊敬的國家變成最不受尊敬的國家;美國經濟今天這種美元巨貶,次貸風暴方興末艾的困局也就更加深化。應敗而勝的選舉,乃是絕大多數美國人都因此而付出了更大的代價,二○○四年大選後,「紐約時報」評論家法蘭克瑞奇曾評論說:二○○四乃是美國歷史上罕見的「反智」選舉,民主黨候選人與共和黨候選人在大學教職員層的比例為七比二,在讀報階層為二比一,但投票結果卻是○點五弱對○點五強。民主黨應勝而敗,被耽擱了四年的改革時間,代價還是由人民支付!

由上述美國大選經驗,我們已可看出選舉並無一定的規律。善良者未必一定當選,把國家搞壞的人,也未嘗沒有應敗反勝的機會;但儘管選舉裡充斥了這些讓人洩氣的現象,它也提示了我們,選舉和所有的政治一樣,它都是一種創造的藝術,真正有創意以及對百姓還有感情的人,總能掌握歷史的機會。而對人民來說,集體錯誤的選擇,一耽擱就是四年,代價仍然要由人民自己加倍來付出。

今年台灣大選,任何人都知道台灣業已耽擱了八年。在這八年裡,台灣各級政府累積的債務已高達十三兆,財政的惡化已使國際貨幣基金和其他債信評等機構都開始覺得不安,設若這種情況未加改善,所謂的「拉丁美洲式的內爆」未嘗不可能在台灣出現。而龐大的政府債務,除了豢養出少數特權新富新貴外,它其實並未落到民生福祉上,相反的,則是台灣至少有百分之四十的人口是走在所得降低,生活為艱的道路上。最近,在過年的氣氛裡,人們看到低收入階層「年年難過年年過」的聲音,已逐漸表面化。低收家庭有八成覺得今年難過;許多古老的商業行為,如農民自行擺設年貨攤;早已消失的路邊理髮攤等皆已出現,這些都是社會經濟退化的跡象。

在所得降低、生活費用變貴的時代,古老的經濟模式開始出現,這其實已是嚴重的警訊。今天的台灣早已不再是「藍」、「綠」兩國,而成了「有」和「沒有」兩個階級自成兩國的社會了。

而非常讓人感慨的,乃是台灣的候選人,仍兀自耽游在醜化、抹黑、隱射式的攻訐,以及另外一些只意圖替少數人牟利的問題如陸資購屋、降低遺產稅等,對多達百分之四十正在向下沉淪的人民卻視若無睹,這樣的選舉和這些人又有甚麼關係?

台灣己到了必須從事全面性的結構與方向重整的時候。全球化的時代,一切競爭皆以十倍速在變化,任何階層與任何地區稍有鬆懈,即難免在全球化過程中受害;今天台灣每況愈下,即和過去八年來台灣政治忙於內鬥與內部分贓,而疏忽了結構調整所致。如果我們的候選人仍兀自在內鬥層次上搞醜化,抹黑,縱使靠這招並非不可能贏得選舉,但贏得選舉,輸掉台灣,這樣的選舉又有何意義?

因此,在春節即將到來之際,看著台灣大選仍兀自在口水問題上內耗;民生凋弊益深,而兩組候選人並未對台灣的結構重整、對百分之四十人口的向下沉淪、對台灣傳統工商業的全面向上升級等,攸關國計民生的重大問題提出方向性的願景。台灣選民應格外提高警覺,並以上述美國三次大選的教訓為鑑。惡劣的選舉風格,只會形成惡劣的政府,美國人民為了民粹反智政治所付的代價就是殷鑑;由柯林頓第二任的選舉策略,也顯示出把人性考慮放進選舉策略中,那才會真正的改變時代的議題方向;由杜凱吉斯的不幸遭遇,更提醒了人們要對民粹操弄提高警覺。民主政治之可貴乃是它會給每個社會自我調整的機會,如果不能掌握這種機會,它犧牲掉的仍將是人民自己!

出處:中時電子報

小蜜蜂空襲,馬營別亂陣腳/陳志卿(社會服務)

僅管許多人認為謝長廷猛攻馬英九的綠卡問題破綻百出,不大可能有如興票案打下宋楚瑜的威力,可是對於深綠選票回籠還是有不可輕忽的效果。當馬英九在大談經濟、兩岸等大問題的時候,謝長廷卻完全在芝麻蒜皮的小事裡鑽。

謝長廷的策略很清楚,眼看與馬英九之間有高達二十幾個百分點差距時,除非有重大議題能讓選情翻轉,險中求勝之道只有一兩個百分點慢慢追。所以,謝長廷完全捨棄打總統選戰的格局,改採小蜜蜂戰法。謝長廷當然也知道,綠卡案的力道絕對只有兩三分,不足以讓馬英九「一刀斃命」,所以還剩下五十幾天,起碼必須再準備五六個以上的連環招數,當馬英九還在解前一個套時,謝長廷另一張牌就又打下來了。今天打打綠卡問題,明天再弄個政治獻金案。拋出的問題每個都不大,但卻足以讓馬陣營疲於奔命,煩就把你煩死。

對付小蜜蜂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理他,否則一旦被纏上就難以脫身了,所以馬英九為什麼要陪謝長廷玩下去呢?以謝長廷所涉及司法偵辦中的案子來看,程度絕對遠較綠卡問題嚴重多了。可是這些問題不論藍營怎麼質問,謝陣營卻根本相應不理。反過來說,謝長廷一出招,馬陣營就跳了起來,臉紅脖粗的回應,卻又捉襟見肘而窘態畢露。所以謝馬之爭,一方陰沉,一方卻沉不住氣,勝負就差在這裡了。如果因此輸了大選,藍軍就徒乎負負了。

出處:中時電子報

對國家的基本忠誠不容打馬虎眼

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及妻小是否持有美國永久居留證(綠卡)?這一問題一星期以來在台灣政壇爭辯得沸沸揚揚。爭議因總統大選而起,必須以總統的高度或格局檢驗此事,而台灣每次選舉常激發候選人及政黨的詰辯,乃至於透過爭論探究政經社會種種議題,就此而言,馬英九綠卡的爭議,攸關下一任總統對國家基本忠誠及處事表現,絕對不是一場口水戰。

在台灣,一般公眾取得美國等外國居留權,法所不禁,也是屬於聯合國《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廣義的遷徙及居住選擇自由範疇。從這個角度看,台灣民眾持有美國綠卡,不論出自何種需求,都不是總統大選的問題。這種論斷,同樣適用總統候選人的非直系血親,亦即兄弟姊妹等親人。另一方面,至少按美國移民程序,取得永久居留權即隨時可以進入其國境,且得以進一步申請公民資格,本質上是一種準國籍。我國國籍法禁止取得外國國籍的國民擔任公職,出馬競逐總統大位者及其配偶、子女不宜擁有美國等外國居留權,事實上都是出自對國家忠誠的角度考量。此外,由於台灣與美國以往半世紀密切交流,台灣民眾其間因求學、工作、生意往來或只是為逃避中國或有的武力相向而取得綠卡,甚至歸化美國的案例,所在多有。儘管如此,有意出任公職者只要放棄外國籍或綠卡,既不違法,也不致招惹爭議。

馬英九既角逐總統大位,其配偶及子女不應擁有美國永久居留權,這是基本道理與要件。誠然,由於馬英九曾經留學並工作於美國,且一度取得綠卡,歷史難以重來,只要其未於擔任公職期間繼續持有綠卡,應不致招致非議。這一星期以來,馬英九的綠卡爭議,重點亦應放在做為總統候選人及以往服務公職期間,他及妻小是否持有綠卡。

令人遺憾的是,馬英九至今未能就此問題向台灣社會說清楚講明白。我們檢視馬英九對於這一問題的處置,至少有幾個難以令人苟同的回應。首先是說辭反覆。馬英九先是透過發言人宣稱,其本人及妻小都沒有綠卡;後來他本人又強調,「我們家沒有人有綠卡」。不過,在對手謝長廷質疑之後,馬英九旋即改口,承認一九七七年曾擁有綠卡,後來棄用。其次是避重就輕。對於任職總統府等公職期間,其持有綠卡是否欺瞞蔣經國及李登輝總統,馬英九以「不問不答」及不違規定回應,試圖迴避對其基本忠誠的追究。同樣地,其擁有的美國永久居留權是否已經失效?馬英九強調主觀認定,以其後來另外申請赴美簽證,且綠卡未曾繼續使用,即形同放棄。惟以馬英九從未主動申請註銷,縱令綠卡失效,永久居留權仍可能維持。從而,其永久居留權是否失效、如何失效,馬英九都欠台灣社會一個明確交代。

尤有甚者,馬英九解釋當初取得綠卡,係為申請助學貸款及工作需要,但按美國實務規定,這兩項需要都不以擁有永久居留權為要件。如此說辭,顯然未必陳述事實。最令人無法恭維的,一如以往,這位「媒體寵兒」再度使出慣用手法,或把對手定位成只「關心過去」而不問未來,或祭出「無關財經民生」的老套,且將攸關未來總統誠信的大是大非質疑打成「口水戰」,採取「不隨著起舞」或竟封口的策略。當事人如此,伴隨其同黨政客跳出來自暴亦曾「有此一卡」,黨主席把焦點轉成負面選舉,外加數月前猶在陳總統「當美國人阿公」虛擬議題窮追猛打的政媒,改採雙重標準而暴露其偽善本質,馬英九的綠卡風波不啻台灣政媒的一面照妖鏡。

我們認為,總統候選人擁有外國居留權,茲事體大。大事不能打馬虎眼,馬英九如果至今仍擁有美國居留權,應立即宣布放棄;如其已經取消,亦應就其取得與放棄過程,提出翔實而令公眾信服的證據與報告。否則,在攸關對國家基本忠誠與對事件發生後之誠信問題閃爍其辭,未能對公眾忠實以告的政治人物,沒有資格當總統。

出處:自由電子報

王又曾與馬英九

馬英九陷在綠卡風暴中,有賴藍媒的加持與指引,逐漸脫離戰場,於是「謝謝指教」的老毛病又發作了,開始答非所問,轉移焦點。他得了便宜又賣乖,擺出高姿態,不再答覆綠卡的口水戰,只談民生議題。

綠卡風暴怎會是口水戰?綠卡是否重要,問那些政治人物當然得不到真實的答案。不過,藍媒不妨問一問王又曾,一定可以得到滿意的答案。王又曾掏空台灣數百億元潛逃出境,若不是他老婆金晶擁有美國公民身分,夫妻兩人早就被空中攔截,押解回台灣坐牢,跟王家那些被收押的成員在獄中吃年夜飯了。

綠卡、美國護照好不好用,重不重要?王又曾最了解。他只因妻子美國護照的庇蔭,不但躲過牢獄之災,台灣政府奈何不了他,還能過著「舞照跳、酒照喝、女人照摸」的逍遙日子。

這裡當然不是影射或推測馬英九若仍擁有綠卡,或是有美國護照的親人可以依親,老了以後就會跟王又曾一樣「不速鬼」、「老不修」,只是由王又曾的例子提醒國人,擁有綠卡、美國護照的人即便觸犯重大罪刑,一旦逃到美國,政府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舞女上班,美其名是「進場候教」,其實是在等候王又曾這種恩客。而馬英九對綠卡問題,以及多數的質疑,所採取「謝謝指教」的態度,跟被王又曾吃豆腐的舞女有何不同?

出處:自由電子報

藍媒馬「綠」,黑白不分/許又方(國立東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馬英九的「綠卡風波」著實讓我們看到了台灣部份媒體的真正面目。

猶記得本次立委選舉初揭曉、藍營大勝之際,國內親藍的媒體在雀躍之餘喊出「勝不驕,媒體應更嚴格監督」的口號,希望能藉以消除國人「國民黨將一黨獨大」的疑慮,態度之誠懇、言詞之溫厚,幾乎讓人錯覺台灣將從此進入一個不問立場只問是非的理性年代。沒想到言猶在耳,此番馬先生對自家人有沒有綠卡的反覆閃爍,「馬上」將這些媒體打回原形。

話說謝長廷拋出「三不二沒有」的議題,原本是希望馬英九可以「跟進」,宣誓自家人絕不買賣股票、絕對沒有綠卡(或他國居留權)…等;沒想到馬英九先是含糊以「尊重」二字閃避,後來在好事的媒體追問下斬釘截鐵說家人絕無綠卡,最後不得已只好祭出「危機處理」,說了些仍不甚清楚的「事實」。

說實在,如果馬英九一開始承認曾有過綠卡,甚至現在還有綠卡,但申明絕對會放棄,相信大多數善良的台灣百姓不會責難他;但他既閃躲又未吐實,若依以往藍營看待綠營政治人物的標準,說他是「有失誠信」殆不為過。沒想到親藍的媒體不僅不質疑他的「誠信」,反而責怪謝長廷出「賤招」、「奧步」,設「陷阱」給「單純沒心機」的馬英九跳(若馬先生真單純沒心機,怎可能在台灣這樣的政治環境下存活那麼久?),不然就說謝只會搞選舉花招,卻不管任何民生議題,試圖轉移焦點,為馬英九開脫。這樣「是其所是而非其所非」的言論,實在教人不敢恭維,更令人懷疑的是,若馬英九真的當選總統,這些媒體會「更嚴格監督」嗎?

孔子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馬英九也是人,當然也會有人的弱點,也會有一般政客不敢「坦然以對」的毛病;但若他能事後補苴、承認錯誤,即使是立場與之相反的人也會欣賞他的勇氣。親藍媒體一味拍「馬」,為他叫屈、為他文過飾非,只是令人感到難受憤怒而已,連帶對馬英九也不會有好感;真不知這是幫他,還是害他?

出處:自由電子報

綠卡打馬,凸顯馬非自己人╱施威全(東倫敦法律與生活諮詢局法律部門負責人)

謝長廷認為綠卡是身分證明,「剪掉也不會失效」,而質疑馬英九的「身分」。

就移民法而言,謝長廷錯了。綠卡不是身分證明,不能證明「你是誰」。綠卡是入境與居留許可,寄生於護照而存在。就生活實務上身分證明的效力而言,綠卡的功效非常有限。以外籍人士在美國申辦銀行帳戶為例,申請者可以拿駕照、社會安全號碼或護照以自證身分,除非特別通融,綠卡很難獨立使用。

謝營對「綠卡」的性質與規定,諸多亂掰,但氣壯口捷;而馬則是小辮子被抓到的好學生,被謝扯入一堆技術細節中,回應得支支吾吾。這不是法律上的辯論,而是氣勢上的角力。一向在規矩內行事的乖乖牌,怎打得贏會蹺課、泡馬子、爬牆的校園老大?何況,誰會喜歡好學生?跟好學生做朋友沒啥趣味,我等凡夫俗子反而會認同謝長廷,因為第一名只有一個,大部分人都不是好學生。因為謝是「自己人」。

是不是「自己人」,才是綠卡風波的關鍵所在。在法律上,綠卡沒什麼,但綠卡代表優勢的社會位置。根據僑委會,台人每年移民美國者,略多於一萬,這其中不到三分之一未來可取得綠卡。這些人碩博士比率高達百分之三十四,高於美國本國籍的百分之九,馬英九與綠卡,代表的就是此類菁英,與大多台灣人民生活歷程很不一樣的菁英。同樣出國或留學,馬英九這種長於台北的菁英,更是與其他菁英不一樣。他沒有穿著「XX省中」制服,風神地走在自家鄉間田埂,接受左鄰右舍稱讚的經驗;他沒有暑假到外婆家玩的經驗。這種菁英中的少數,作為台灣人民,我等當然有疑慮,他與我們有共同利益嗎?

這是城鄉問題,城鄉問題的本質在階級,但過去二十年的民主運動掩飾階級問題,把其扭轉為族群問題。馬的下鄉行程,曾是對此議題的有效回應,但是謝的出手讓其努力破功。重點還不在馬的身分,而是回應過程中,逐步讓人感受到一個人數少、遲緩且比國民黨而封閉的辦公室。如果未來是這群人,這群台北菁英,是權力的掌握者,他們懂台灣嗎?

出處:聯合新聞網

馬無誠信,幫不了謝/孫慶餘

上周綠卡風波讓馬英九陣營手忙腳亂、窘態畢露時,一位政治學界老友興沖沖打電話告訴我:「謝長廷贏定了。」我說:「你是指一招斃命?」他答是。我表示言之過早,繼續操作下去,還可能產生反效果,因為這是負面選戰,對於渾身是病的民進黨,負面選戰的收益未必比國民黨大,甚至可能斷送「鐘擺效應」。

負面選戰是陳水扁二○○四年總統勝選以來的打法。當年立委選戰,陳水扁以急獨旗幟搶奪極綠選票,排擠台聯黨,遭到美國警告。次年陳水扁再以偏激詛咒手法打縣市長選戰。

負面選戰不足為訓

○六年紅衫軍反貪倒扁運動,民進黨以紅衫軍之亂抹紅抹黑師出有名的群眾,並且緊密團結在貪腐四周。該年底民進黨高雄市長險勝,陳水扁從此百無禁忌,不但視四不一沒有如無物,而且開始撕裂族群、去中華民國、辱蔣。中正紀念堂及慈湖事件是一連串瘋狂的最高峰。結果就是三年來,民進黨大選一次比一次慘敗,淺綠縮手,中間選民跑光。

這次,立委選舉對民進黨如果有什麼教訓,就是負面選戰不足為訓,民進黨必須加緊贏回民心,也就是提出願景牌及和解共生牌,修補已經破滅的民主神話,重建已經破產的民進黨信用。立委選後,謝長廷提出的CEO治國、消極總統、立院多數黨組閣、制衡一黨獨大,包括商請年輕人偶像助選等,都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做法。

然而,正式登記參選後,謝陣營推出的綠卡、獻金、賣股等事件,都是只具騷擾作用而無殲敵作用的負面選戰,縱使暫時對馬英九形象造成衝擊,對謝長廷卻無太大加分效果,負面選戰持續下去,甚至可能造成減分。謝長廷不是在去年十月八日閉關十天後,以視訊方式發表一段真情告白,說他對《貞觀政要》的「視民如傷」一語深有體會,要照顧人民的痛苦,給人民一個依靠,「如果政治人物惡鬥,只關心政治,人民就沒有依靠」嗎?他不是也指出「有些負面,對社會有不良示範的做法,即使可以多拿一些選票,也不該做」嗎?更別說一月十四日謝長廷接任代理黨主席,提出選戰三原則,向人民承諾,要打一場優質選戰,不買票、不鼓動民粹、不挑起族群對立!

不能證明自己更白

坦白說,以綠卡、獻金、賣股這些雞零狗碎凸顯馬英九說謊,實在太不像總統選戰議題了。馬英九當然會說謊,政治人物有不說謊的嗎?兩周前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民眾調查,不是顯示台灣有八成民眾認為政治人物不誠實,排名居世界第九,其他前十名的都是拉丁美洲及非洲國家嗎?換言之,台灣政客都是一群說謊專家,誰也別罵誰!

至於用綠卡來比賽國家忠誠,更是不像話。綠卡是反共、恐共時代產物,別說當年國民黨高官子弟留美取得綠卡習以為常,海外反國民黨人士何嘗不取得綠卡及美國公民權?有綠卡的人真的比沒綠卡的人不忠誠嗎?還是這只是在挑起社會嫉妒?

台灣選民早已看膩了負面選戰,一想到負面選戰就想到陳水扁、游錫堃這兩個台灣民主罪人。民進黨執政八年來,能與國民黨比爛的都已比爛完,現在再把國民黨抹黑,也不見得能證明自己更白。渾身是病的民進黨最好謙卑一點、誠懇一點、少攻擊別人一點、多對台灣及民進黨的未來願景用心一點,否則鐘擺效應是不會出現的。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