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與魔鬼》裡的梵蒂岡總司庫有一段非常漂亮的演說,演說內容詳見〈天使與魔鬼裡的宗教詭辯〉一文,那段漂亮的演說,暗藏著偏見、專斷與語言陷阱式的權謀,能如此操弄語言者,不是惡魔,就是陰謀家,難怪總司庫能擔任故事中舉足輕重的人物!然而,再漂亮的鬼話,依舊是鬼話,為何是鬼話?請繼續往下。

不過,現在沒什麼力對整篇鬼話進行歸納整理,所以就偷懶些,按順序針對主要幾段進行反駁吧。

科學可能減少了疾病和勞苦所帶來的不幸,提供了大量的小機器讓我們的生活更方便、有娛樂性,但科學也留下了一個沒有奇蹟的世界。我們的日落美景淪為一大堆波長與頻率,錯綜複雜的宇宙被解析為各種數學方程式。

忘了是誰說的,宗教的起源,在於對未知的恐懼,以上所謂的奇蹟,難道也是這回事?然而,我無法贊同科學與奇蹟的消長關係,進一步說,正因為科學,我們才見識到知識領域的浩瀚無邊,而這浩瀚無邊絕非出於敬意的單純空想,而是實際探索後的結果,如此來說,誰能說科學消滅了奇蹟呢?

又,為何日落美景是「淪為」而非「昇華」成波長與頻率?為何波長與頻率的組合不能是另外一種微觀的奇蹟?奇蹟是沒有定義的、是沒有極限的,對熱愛自然的人來說,紅海不用分開、火球不避墜落,生活中的一草一木,都可以是美麗的奇蹟,這樣的奇蹟,有沒有上帝,都一樣的。

就連我們身為人類的自我價值,也被摧毀了。科學宣稱地球及其居民是大架構底下毫無意義的小微粒,只是一個宇宙的偶發事件。

這句話是純粹的鬼扯,是心智耗弱的笨蛋無力面對知識與真相的衝擊所發出的無聊呼喊,這種笨蛋會因為聽到地球不是宇宙中心而抓狂,會因為人類的祖先可能是猴子而感到痛苦,滿口神聖與上帝,實際上卻是上帝手下的失敗作品,而科學家的宣稱,與自我價值的崩解,毫無關聯,那純粹是這些笨蛋的想像而已。

就連那些保證要讓我們結合在一起的科技,也只是讓我們更分離而已。現在我們人人都可以透過電子設備聯繫全球,卻覺得全然孤立。我們不斷面對著暴力、分歧、破裂和背叛。多疑成了美德,憤世譏嘲和要求提出證據成了開明思想。

沒有什麼科技曾保證過其能確保人們的互相結合──除非你是盲目的諾基亞信徒──然而,再那個沒有科技的時代,人難道就不孤立嗎?有多少人在那樣的世界裡被道德、教條與迷信壓得喘不過氣?看似較少的分歧、破裂與背叛,難道不是受制於顯性與隱性的、由無知所構成的集體暴力?

科學與宗教的古老戰爭結束了,你們以經贏了。但你們贏得並不公平。你們不是靠提供答案贏得勝利,而是靠徹底改變整個社會的方向,徹底到我們一度視為路標的真理,現在都好像不適用了。

如果提供真確答案的人才有資格發聲,那最沒有資格發聲的,大概就是宗教人士了,因為宗教領域的答案,不容質疑、不容改進,特別是保守的宗教當權份子,以巨大的資本鞏固著千百年來的迷信與謬誤,再以最實際的暴力壓制著異議份子、霸佔著提供答案的位子,這樣的行為,又哪裡公平過了?

我們之間的裂痕愈來愈深,一旦捨棄了宗教,人們就發現自己處於精神上的真空。我們吶喊著尋找意義。

這樣的話,到底是膨脹了、還是窄化了宗教的涵義?宗教是否等於天主教?至少在一神教的思想裡,真神只有一個,其他的都是妖魔鬼怪,有這樣思想的團體,有什麼資格為宗教辯護呢?進一步說,能夠充實精神層面的,難道只有宗教而已?會說這種鬼話的人大概忘記了,還有一個領域,叫做哲學呢!

再者,為何科學不能填補精神上的真空?探索心靈,也是科學的要務之一,因為科學的探索,我們知道人腦還有龐大的未知、無窮的潛力,那是個簡直如宇宙般龐大的神秘領域,當科學往那個方向努力前進的同時,為何有人膽敢聲稱,這樣的世界沒有奇蹟、沒有精神、沒有意義?

你們說,科學會拯救我們。我說,科學會摧毀我們。從伽利略的時代起,教會就試圖要減緩科學不斷前進的速度,有時會採取錯誤的手段,但始終是出於善意。

這句話,是全篇最可笑的笑話,為了地動說迫害科學家?為了異教崇拜燒死神的子民?這樣的行為無論是否出於善意,都是罪不可赦的極端惡行,如果這種對真理探求的鄙棄與阻礙、對歧異思想的傲慢專斷可以被美化成善意的表現,還有什麼惡行不能被美化成道德的體現呢?這種人,憑什麼跟我們談神聖、談道德?

這個科學上帝是誰?是什麼樣的上帝賜予他的子民權力,卻不給予道德標準則,告訴你們該如何運用這份權力?什麼樣的上帝會給一個小孩子火,卻不警告孩子玩火的危險性?科學的語言中沒有善與惡的路標。科學教科書告訴我們如何製造核子反應爐,卻沒有章節問我們核子反應爐是好或是壞。

或許我們可以反過來看,總司庫心中的上帝,又告訴我們什麼了呢?同性戀是罪惡的?婚前性行為是不可原諒的?墮胎是萬劫不復的?這樣的上帝,到底是真神,還是偽裝神聖的惡魔?亦或這群把上帝掛在嘴邊的人,到頭來只是假上帝之名、行道德獨裁之實?

科學的語言或許不包含善與惡,然而界定善與惡,真的需要上帝嗎?我們真的需要上帝才能闡數愛人如己的觀念嗎?我們要搬出上帝才能阻止歹徒殺人嗎?缺乏上帝之名,難道就不能對不義的戰爭說不、對受困的難民伸出援手嗎?又有多少宛如惡魔驅使的惡行,是以上帝之名進行的呢?

於是你們只能繼續前進。你們發展出大型的毀滅性武器;但趕赴世界各國懇請領導人採取約束行動的,卻是教宗。你們複製生物;但提醒我們思考這個行動的道德影響的,卻是教會。你們甚至以拯救生命的研究為名,謀殺未出生的小孩;而指出這種推理是謬論的,又是教會。

發展出大型毀滅武器的科學家,也包含了上帝的子民、虔誠的教徒,而所謂的毀滅性武器,可以是屠殺千萬人的兇器,卻同時可能是阻擋彗星、探勘外太空的良善工具,殺人與救人,僅在一線之間,而權衡界定這條線,不必然需要動用上帝,至於複製生物與謀殺為出生的小孩,我懶得辯駁了,改天有相關議題再說。

一直以來,你們總聲稱教會無知。但誰比較無知呢?是無法定義閃電的人,還是不知敬畏閃電威力的人?這個教會正在向你們伸手,向每個人伸手。然而我們愈是努力伸出手,你們愈是用力推開。你們說,拿出上帝存在的證據。我說,利用你們的望遠鏡看看天空,告訴我怎麼可能沒有上帝!

為何我們不能當個能夠定義閃電、又同時敬畏閃電威力的人?為何敬畏的前提必須是無知?為何虔誠的條件是成為笨蛋?用望遠鏡看看天空,或許看得到上帝,或許看不到,重點是,為何一定要看到呢?誰有權力強迫另一人,一定要看到自己眼中的那個、叫做耶和華的上帝?

事實上,這篇演說之所以無比地專斷與傲慢,就是因為其從頭到尾都把天主教視為宗教的代名詞,換言之,梵蒂岡是唯一的真神的唯一代理機構,所以,毀掉梵蒂岡、否定耶和華,就是否定宗教、否定真神,作為一個千百年來不斷吞食與抄襲異教文化的宗教,死到臨頭還如此傲慢無知,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這篇,罵得相當沒力,因為我今天也過得很無力,上班族要有力,還真的不是每天做伏地挺身就可以的,好在,週末又來臨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