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jpg

在《神鬼願望》裡,惡魔丟了一本比電腦主機還厚的契約給宅男,
宅男當然不可能看完,在藉由惡魔達成美夢的渴望下,他看也不看地簽約了。
而他很快開始嚐到惡果,惡魔提供的並沒有想像中美好,而他連如何解約都不知道。
當然,這是部歡樂的電影,所以宅男憑運氣逃脫了惡魔設下的騙局。
惡魔也是很有風度的,雖然她沒有妥善告知他相關訊息,但她至少照著合約辦事。

 

這份惡魔的邪惡契約,大部分人都會聯想到現實面:邪惡的企業。
確實,為了確保從消費者身上詐取最多的金錢,任何企業都會在契約方面下功夫。
若沒有其他因素影響,企業絕對會訂出一套「對企業最有利、對消費者最不利」的契約。
許多現實的例子告訴我們,銀行、保險公司、證券公司以致於所有公司都在玩這樣的遊戲。
《奪魂鋸六》將保險公司理賠的黑暗面徹底地放大,正是一般人對此契約的邪惡想像。
在沒有其他因素的影響下,是的,企業可以非常邪惡,我們不用幫它辯護。

 

然而,一個難以消除的因素,叫做競爭。
在沒有政府出手的前提下,絕大部分的產業都會自然地產生競爭。
中短期而言,可獲利性吸引著新廠商進入產業爭奪利潤;長期而言,替代品會不斷產生。
這讓企業的邪惡——正確來說是貪婪——獲得了某種抑制。
因為,任何背離消費者太遠的企業,都會被其他企業取代。
其他企業之所以更擅長滿足消費者,並不是因為其比較不貪婪,事實上其動機正是貪婪。
貪婪,或者換個較中性的字眼,自利,驅使著企業瞭解消費者、並滿足其慾望。
小從你家巷口的美而美,大到跨國的保險企業,都被這股市場的歷練限制著。
縱使我們知道企業多半不完美、欺壓消費者的現象仍存在,以上事實仍舊成立。
即便是風評極差的保險產業,其競爭不夠的現象,都是來自政府管制。
如果你覺得保險業還是太貪婪、太邪惡,請把其透過政府建立的進入障礙考慮進來。
當然,這時有人會希望由政府來提供保險——由這個幹什麼賠什麼的集團辦保險,好樣的。

 

不過這篇不是要來談政府辦保險有多爛,這篇要談的是契約這件事。
每次卡奴或立委接受訪問時,其批判企業邪惡契約的口氣感覺多麼有力。
聽他們罵久了,大家似乎也接受了:寫下重重條款與罰則的企業,有多麼邪惡。
是的,誰有時間看完那麼多的條文呢?就算這些人看都不看就簽約了又怎樣?
訂下如此難解契約的企業必定是邪惡的!它們是貪婪的惡魔的化身!

我並不想幫那些企業辯護,只是,以此為標準,還有什麼契約比社會契約更邪惡?
還有什麼組織比政府更接近惡魔?

 

社會契約作為一個眾所皆知但不精確的觀念,說穿了就是「接受你所在的一切法律」。
理論上,這國家的一切法律是凝聚全民共識的產物、代表著大家都能接受的共同規範。
而社會契約的概念,廣義上就像你與企業的關係:透過契約,你同意照著規則行事。
然而任何一個有腦袋的人應該都會質疑:我什麼時候同意過這個社會契約了?
我只不過剛好生在這個總統胸部軟、立委腦袋殘、然後一堆人說這是地區的國家啊!
更有甚者,那個人真正清楚「社會契約」的內容?六法全書有幾個人真正看得完?
就算你看完了,腦殘立委隨時訂出來的爛法,你有時間追蹤嗎?

如果幾十頁的銀行契約對你來說很邪惡,那幾百幾千頁又隨時會變的社會契約又如何?
更不要說,你對甲銀行不爽,解約就是了!但你對政府不爽怎麼辦?你跟誰解約?
你唯一的選擇,是移民,結果面對的是另一份超大的社會契約、與另一個獨佔的政府。

是的,這份偉大的社會契約決定了同性戀不能結婚、大麻不准合法、政府可以拿稅金亂花。
對契約不爽?政府說,請依照系統的規則改變系統,然而其設下的超高門檻讓系統動不了。
而電影裡的惡魔還會照著契約做事,你認為政府會這麼做嗎?


別鬧了,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是個屁話,法律只對付窮人與非政府人員而已。

大法官前幾天才想通:罰娼不罰嫖有多麼莫名!性工作除罪化是趨勢!
這件事沒什麼好高興的,因為「本來就沒有任何說得清楚的理由足以反娼」。
而大法官的釋憲結果告訴我們:人民違法受懲罰,政府違法卻不會怎樣!
是的,長期「對性工作者做出違憲取締」的噁心政府,根本不痛不癢。
事實上,只要其高興,直接修憲也不奇怪。
當然它們可以好心一點,對過去受害的娼妓提出賠償!——拿納稅人的錢來賠。
這例子的結論是:政府集一切企業的邪惡因子於一身,而且超級難以加以制衡。

 

說到這裡,還有幾個人對政府有公正的幻想?還是很多的,我不期待觀念瞬間能翻轉。
我只希望,那些深信左派或社會主義政治正確的人好好想想:
如果企業邪惡,憑什麼政府不邪惡?
如果企業有本事制訂繁瑣的契約剝削人民,憑什麼政府不會用法律壓制人民?
更有甚者,如果消費者連有競爭者的企業都制衡不了,憑什麼制衡得了獨佔性的政府?
不要懷疑,任何你對企業的邪惡想像,套在政府身上,都是威力加倍的。
當然,在這個不景氣的時節,要人思考社會契約的恐怖,似乎要求太多了。
討論健保時,我看到一堆人哭喊著保險公司的邪惡、卻看不到政府的濫權。
討論失業時,我看到一堆人主張政府要救失業者、卻沒看到政府依此浪費更多的錢。
而只要這些相信政府應該救大家的人一天不負起責任、政府的權力就不會消褪。
社會契約的邪惡被淡化、萬能政府的期望繼續高漲,自由則不斷地流逝,因為集體的墮落。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