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場不久,一名貌如脫水蔬菜的伯爵夫人不屑道:「我真的很好奇,她到底能夠撐多久。」這句話是針對瑪莉安東尼而來,某種程度,也是針對正坐在戲院裡觀賞《凡爾賽拜金女》的不幸觀眾而來,而我就是其中之一;我真的很好奇,對其他觀眾來說,本片最有活力的片段,到底在哪裡?

對我來說,本片最有活力的片段,只有開頭那一小段,鏡頭閃過瑪莉安東尼半裸的身子,配著音樂的節奏,粉紅色的字幕被拉了進來──是的,只有字幕配音樂的開頭,是本片最有活力的片段,沒有影像、沒有對白、沒有劇情的片段,在此以外,在奢華、饗宴與狂歡的表面下,是徹底的死氣沉沉。

──如果蘇菲亞柯波拉的目的,在於描繪王室生活的平板、鬱悶、空洞與無聊,那她真的成功了,成功地拍出一部與如此王室生活不相上下的電影。

事實上,《凡爾賽拜金女》讓人不禁懷疑,蘇菲亞在《愛情不用翻譯》的成功,根本就是純屬運氣,兩片的節奏、基調與手法極為相似,呈現的效果卻大相逕庭,男女異國的精神偷情,畢竟迥異於青春少女無端捲入的乏味跨國聯姻,這到底是技巧上的不知變通、還是純粹的平板技窮,恐怕連蘇菲亞自己,都不知道吧。

所以本片約莫兩小時的篇幅,到底在說些什麼?簡單來說,瑪莉安東尼在無知的情況下被拋進了一樁毫無愛情、毫無激情、毫無半點小表情的婚姻裡,所以她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

在她無聊的過程中,你可以順便看到十八世紀華麗的服飾、鋪張的美食,還有皇宮貴族毫無重點、密度類似低能高中小鬼式的閒言細語,如果你是個正常人,你應該也會感到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很無聊。

我是不是用了太多個無聊?好像是,就像導演用了太多無意義的漫步、嬉遊與狂歡,很快的,這些花花綠綠的室內、外景,都不再有區別上的意義,你甚至想不起她叫做瑪莉安東尼,如此貧乏的劇情,稍加轉換,就能創造出奧地利、莫斯科、上海、東京或南台灣拜金女──交給《台灣龍捲風》的製作群,搞不好會有趣些。

就算你有一顆敏感纖細到足以從人呼出的空氣判斷出其情緒的心,你也很難認真地同情片中的瑪莉安東尼,正確來說,她覺得無聊之後,她遭遇了怎樣的困境?祭出了怎樣的反動?進行了怎樣的轉換?每一步都如此輕描淡寫,你不大可能獲得足夠的線索用以咀嚼或體受,而就在你企圖放大所有官能與情感的同時──

──巴士底監獄暴動開始了,而瑪莉安東尼瞬間從一個被嘲笑與忽略的、失去子嗣的怨婦,轉變成看破生死、與丈夫同進退的烈女,有沒有搞錯?這到底是成長,還是見鬼的精神分裂?詭異的是,如此跳躍式的敘事風格,絲毫沒有讓本片顯得節奏明快,事實上,本片給人的感受冗長至極,我彷彿在戲院坐了六個小時。

真的沒有人適合這部電影嗎?有的,真的有的──如果你是個相信視覺華麗就足以彌補角色的淺薄、劇情的空洞、敘述的無力,同時又是個能一口氣看十本《美麗佳人》或《柯夢波丹》還覺得有趣的人,那你應該會喜歡本片;至於不是如此的你,還是忘了這部片吧,你一定會忘的,就像我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