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片我既不喜歡也不討厭,然而年僅廿六的本片導演傑拉巴布盧安尼顯然令許多評審感到驚豔,不但獲得凱撒獎提名,更囊括了歐洲電影獎、日舞影展、威尼斯影展等七個獎項,更預計在明年推出重拍版《13》,如此來說,本片似乎值得一看?對以上影展有信心的,可以試試看。

至於不打算進戲院,或者不怕知道結局的,請繼續往下看。

主角賽巴斯丁是年輕的修屋工人,受聘為一老屋主整修房子,當他喜孜孜地期待儘速完工以領取酬勞,老屋主卻在自己的浴缸裡用藥過量不治!正愁血本無歸的賽巴斯丁隨後發現,老屋主死前正受邀到外地參加一神秘遊戲,獲勝了更有鉅額的獎金,賽巴斯丁由此決定取代老屋主上場遊戲,畢竟他現在最缺的就是現金。

在一連串神秘兮兮的關卡後,賽巴斯丁來到偏遠森林裡的獨棟別墅,這時他才真正見識到遊戲的真貌——這是一場豁出性命並牽涉大量賭金的殺人遊戲。

遊戲玩家共十三人,全數手持左輪手槍圍成一圈,然後在燈號亮起時,對正前方的人開槍,手槍內的子彈則隨回合數遞增,也就是第一回合一顆、第二回合兩顆,以此類推,簡言之,這是俄羅斯輪盤的變形版,當倖存者只剩下四人時,再抽籤決定兩名決戰者,裝入四顆子彈——還是五顆?我精神不好,忘了——進行決鬥。

就這樣,誤入這場殺人遊戲、已經無法反悔退出的賽巴斯丁,無奈地硬著頭皮上陣,面對其他十二個特徵各異、多為中年的瘋子。

所有對手中最引人注目的,有痴肥到只要久站就會腰閃的胖子,以及兄弟一起前來、由弟弟——還是哥哥?我精神不好,又忘了——上場拼命還蟬聯三屆優勝的高手,其他人則分別有著嗑藥、酗酒、焦躁或輕生的特徵,似乎隱藏了難以言傳的困境,相形之下,賽巴斯丁這個誤入之徒,反而顯得清新、幸運、充滿希望。

而賽巴斯丁還真的氣勢驚人,從開始連子彈都不會裝、燈號亮了也不敢開槍,到後來能與兇暴的三屆王大叔對殺,最後更幸運地獲勝,浩劫餘生似地領了筆鉅款項;片末,他把所得的款項郵寄回家,然後登上回程的火車,卻再也沒機會下車,因為三冠王大叔的兄弟冒出來殺了他,並自以為是地搶走他空虛的背包。

這就是本片大致的劇情,故事單純到近乎簡陋的地步、拍攝技巧約略是學生實驗作品的程度,就劇情而言,雖然暫時想不起極端相似的其他作品,但本片似乎無法與《異次元殺陣》或《生存遊戲》相隔太遠;就技術而言,大部分年輕的音樂錄影帶導演應該都能做到本片的程度,年齡相仿的陳正道甚至還略微勝出。

不過,或許是黑白電影的魅力吧?至少在殺人遊戲的歷程裡,生死交關的張力與魄力都很足夠,雖然理應血腥的鏡頭被處理得太斯文——顯然是預算的問題——然而應該很少有觀眾不會被遊戲的緊張感所吸引,尤其是燈號亮起的前一刻,沒有倒數、沒有刻度,純然無預警的災禍,就這樣簡單地透過銀幕傳達了出來。

本片另一個沒有深入描繪但頗有趣的地方,在於遊戲的規則設計,那前後相通的環形陣式,讓每人的行動都可能影響自己的命運,扣扳機的時機,會影響到前人死去的時間,進一步影響著下一個人是否會死去的結果,連鎖反應之下,參賽者很可能因為太早開槍而導致自己的死亡、也可能因為較晚開槍而撿回一條命。

而我實在缺乏某些影評的想像力,能將本片放在體制殺人之類的大架構之下審視,不過劇中人對生命的態度倒有著清晰可見的對比:賽巴斯丁與死去的老屋主都從殺人遊戲中生存了下來,賽巴斯丁看來似乎更珍重自己的性命,卻無緣繼續活下去,相較之下,老屋主反而以酗酒與嗑藥揮霍生命,更失去了對生命的熱情。

行文至此,仍然得回到我的感覺:既不喜歡、也不討厭;我相信有人會喜歡,但也無法廣泛地推薦給大家,尤其如果你對本片有任何生猛或嗜血的期待,恐怕還是別浪費錢比較妥善,這是一部適合在影展播放的小眾作品,可惜頭上掛了個彷彿《奪魂鋸》黑白版的聳動名字,要不要去戲院見識它的裡子,請自己盤算。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