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的你,過著怎樣的日子?我記得醜陋的制服、青春初期的發福、男生對女生明暗裡的品頭論足—還有以小鏡子為主的偷窺研習—永無止境的朝會、總是打不夠的籃球,還有場邊永遠會盡責尖叫的女孩們。

除了應付聯考那年的紛擾之外,以上是我對國中生活的全部印象,然而不用說到地球的另一端,即使是台灣的其他角落,都有著更精彩、頹廢、放肆以致於罪惡的國中生活,而如此生活下的國中生所面對的,才是不折不扣的、憤怒的青春,而這就是【芳齡十三】這部片所欲闡述的。

與甜美的【花與愛麗斯】天差地遠,你沒辦法在本片找到醇美如幻夢的愛情,也沒有女孩之間可愛到令人心疼的對話,這裡的青春是突進的、激憤的、反叛的、碰撞的、迷失的、毀滅的,如果你夠入戲,你可能會對這樣的青春感到同情、悲哀、迷惑,甚至不屑,然而數以千萬計的孩子,正是以類似的方式走過我們想像中陽光燦爛的青春。

稱不上有結構主軸的本片,記錄著女主角崔西(伊凡瑞秋伍德)在數月中的蛻變,她原本是個循規蹈矩的、所謂的好學生,熱愛閱讀、喜歡寫詩、和戴著大眼鏡的好同學交好,更是母親梅蘭妮(荷莉杭特)的支柱與幫手,直到她在學校尋著了亟欲渴望的認同對象:首席辣妹艾薇(妮姬里德)。

片中很直率地處理著崔西與艾薇相遇的過程:瞬間的互相打量、以服飾與造型做為族類判別的依據。五秒之內,崔西獲得了艾薇的「認可」,並允諾下課一起晃晃,這對崔西來說宛如神恩,許多女孩都努力地在生活中尋找女神,她壓抑著內心的狂喜,拿出造型可愛的筆記本,隱藏在偽裝的冷淡下,是領受聖餐禮才有的虔誠。

然而,崔西當時所不知的是,她從艾薇眼中贏取來那瞬間的認同,也同樣地在瞬間被那可愛的筆記本徹底摧毀。

這是非常耐人尋味的插曲,雖然只有幾秒鐘,卻令人想起年輕的我們—甚至,現在的我們—曾有過的愚蠢行徑,以貌取人畢竟是天性,但商業文明裡的社會早就發展出另一套細緻的判別系統,判定著人的階級、能力、品味、道德與內涵,即使是十來歲的年輕女孩也不例外。

而崔西到頭來還是贏回了艾薇的認同—她偷了路人的皮包,裡面的大筆鈔票讓她與艾薇的黨羽歡樂地大肆採購,從此崔西成為夠酷、夠屌的女孩,並且夠格成為艾薇一族的成員。

在偷竊的前奏後,崔西的蛻變之曲正式展開,她脫離了原先的書呆子朋友、穿起烘托曲線的牛仔褲,嘗試舌環、肚臍環,陪艾薇賣藥、吸毒,和學校外看起來又帥又屌的男人撕混,如今的她不再是艾薇的跟班,而是與她平起平坐的伙伴,她們深信美麗即是真理,享樂才是正宗,課業成為無聊的傻子才會在意的東西,所有不明此道者皆非我族類。

接著,青春的陰影面開始浮現。乍見女兒轉變的梅蘭妮,氣急敗壞地想導正崔西的偏執,然而為時已晚,崔西的心中只有自己與艾薇,艾薇甚至成為梅蘭妮家的一員,因為她聲稱自己的監護人會對其拳腳相向,為了讓她遠離火坑,梅蘭妮不得不允諾讓她住下,然而她卻領著崔西不斷地走向失控與狂歡的邊緣,對此梅蘭妮幾乎毫無辦法。

而梅蘭妮也是個徬徨的人,很早就成為單親媽媽的她,靠著微薄的贍養費、自營的理髮廳努力地撫養兒女,前夫除了支付少數金錢以外別無貢獻,現任男友又是嗑藥過度的毒蟲,將一切看在眼裡的崔西,很諷刺地進入了矛盾的狀態:她憤怒地批判著母親的無能和其男友的墮落,自己卻繞至他處重現著類似的沈溺與逃避,片行至此呈現的是寫實而精彩的對應,兒女的迷失永遠能回溯到上一輩,也沒有人能夠在不拯救自己的情況下還能帶著兒女走上所謂理想的道路。

在結局,崔西與梅蘭妮終究是和解了,諷刺的是,和解並非崔西確實領悟了什麼,亦非崔西真正厭煩了什麼,而是崔西的最大支柱—艾薇—背叛了她,那個原本被視為絕對不變的手帕交之情,原本抵禦著世界無限的絕望、無論如何都在角落發光發熱的情誼,竟然就這樣消失了,艾薇詆毀崔西,將許多一起犯下的所謂過錯全部推給崔西,這恐怕是崔西在面臨父母離異以來最大的挫敗了,然而能把她從徬徨之中稍微解救出來的,也唯有如此的挫敗才有可能。

最後,崔西和梅蘭妮一同趴在床上,睡了很久很久,什麼都沒有解決,或許什麼都不能解決,然而至少一切回到了原點,或者一個接近原點的地方。

諷刺的是,這部絕對值得讓青少年欣賞、思索與討論的作品,在台灣被列入了限制級,顯然有關當局永遠認為青少年純潔如紙、亟需保護,是一群看到謀殺會想模仿、看到性交會犯強姦的怪胎,所以沒資格也不應該看這部明明是以青少年為主體的劇情電影。

果然如此,有關當局應該推動「電視新聞台退出家庭」計畫,因為依此邏輯,天天看新聞的青少年早就變成色情狂、投機客、竊盜犯和貪污者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