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養成一天至少要瀏覽一家報紙標題的習慣,今天是自由時報,社論標題〈中國圍堵台灣外交還能視若無睹嗎?〉,很符合自由時報的基本立場,原本不覺得會有新東西就沒有點選,然而現在實在沒事做又想睡覺,索性就打開了。

這篇文章,大概有以下幾個重點。

其一,中國以各種手段與我國的邦交國建交,進而促其與我國斷交。文中提到,下個月即將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已邀請包括布吉納法索、史瓦濟蘭、馬拉威、甘比亞與聖多美普林西比的我邦交國以觀察員的身分出席,可謂拉攏意味十足。

其二,我國在非洲的遭致中國的強大排擠壓力,一大部分是自作自受。文中提到,台灣對中國的投資造成中國經濟快速成長,使其更有能力威脅利誘非洲國家,唆使台灣的非洲邦交國棄台就中。。

其三,中國的經濟成長更助長其軍事發展,使其成為更大的威脅。文中提到,台海軍事平衡已向中國傾斜,而中國想取代前蘇聯及美國的影響力已到了明目張膽的地步。就本文的脈絡,這其實是在暗示:中國這隻惡虎,是台灣養出來的。

本文的最後還不忘耳提面命:「值得痛切檢討的是,台灣的資金、產業不斷流往中國,既壯大了中國的經濟,也送給中國外交圍堵台灣的籌碼。這種自殺式的政策如不立即改弦更張,我們在外交上的任何努力皆屬白費力氣。」

看完這篇文章,我其實很感慨。

我討厭中國的程度絕對不輸任何人,更精確來說,我願意和中國人交朋友,我對中國的歷史文化頗有興趣,但我非常討厭中國的掌權者,以及他們做出的種種,而中國對我國的各種壓迫,更讓我對此政權無法有任何一絲期待與好感。

但是,就〈中國圍堵台灣外交還能視若無睹嗎?〉的脈絡來看,我們到底要檢討什麼?

文中簡單提到的朝野惡鬥,確實是個問題,然而資金與產業的流往中國,是政府有辦法阻擋的嗎?即便退到最後面,承認「把資金和產業流往中國確實是自殺行為」,那這裡應該問的問題是:政府有辦法「遏止」這種「自殺行為」嗎?

答案很顯然是不可能的嘛!除非限制全台灣的跨國金流,否則要把錢流往大陸,真的只有意願問題、沒有技術問題。

至於邦交國的損失,國際上只有利益、沒有道德,這也不是這一兩天才清楚的道理,中國運用預算的靈活度/霸道度絕對超過台灣,只要積極地用巨量金援來買通台灣友邦,台灣的更加孤立,恐怕只是時間的問題。

這似乎無法靠限制台海經濟活動或之類的方式獲得改變。

我們確實需要更強的國防武力,但我們沒有能力也沒有正當性去限制台海的經濟活動,朝野可以思索怎樣讓台灣的名聲更亮、怎樣讓世界各國的人更瞭解台灣、更需要台灣,然而想要防止台灣的資金促進大陸發展,這根本是痴人說夢。

奇怪的是,這種「去大陸投資就是餵養惡犬」的邏輯,似乎還有很多深綠的人願意相信,並連帶認定赴中投資的行為是邪惡的,也難怪泛綠的某些極端政客可以不談經濟只談政治地大玩權謀,配上泛藍的連番鬥爭起舞,一起獲得熱騰騰的政治利益,反正損失的,只有逃不到國外的人民而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