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早晨,我和朋友正準備去墾丁,我們一行人在統聯客運候車處吃著早餐,看著電視重播客機撞入世貿大樓的瞬間。

那景象真實到很虛假,好萊塢電影會有的場景如今成為新聞畫面,無論看了幾次都不敢相信,而我怎麼都想不起自己曾走上世貿大樓,雖然父親老是強調,我確實有上去過。

就這樣,兩座塔一般的建築,夷為平地,在那不斷重演著的崩塌之前,我發現我真的不是個對生命多麼敏感的人。

地球的一端瞬間死去了幾千人,就像史達林所言的一個數字,冷淡到極端殘酷,在此刻卻貼切到奇怪的地步,那瞬間我感到的空洞,不是為了死者的悲傷,只是感嘆無數人命如此輕易地消逝。

死了那麼多人,真的只是個數字,在世界的每個角落,每天都有人在這樣的數字底下死去,他們死前的景緻,不會在螢光幕前重複播放,所以他們也這樣被輕易地遺忘。

而她說,這樣的我非常殘酷,我沒有跟她分享我的空洞,倒是淡淡地說,美國在我們看不到的時候無聲地殺死了何止幾千人,這些人都沒有得到我的眼淚,為何我要為九一一的死者悲傷呢?

現在想想,如果死去的是幾千人、幾萬人都只是地球一端的數字,那確實無法引發什麼像樣的情感,很殘酷,但很確實,沒有人會因為單純的統計數字感到痛苦,引起痛苦的,往往是其他的事物。

比方說,死者臨終前努力衝撞著宿命所做的最後一次掙扎,這也是電影裡最讓我感動與難過的片段。

聯航九三下墜的前夕,機艙裡的恐怖份子,機艙外的惶恐乘客,同時向不同的神祈禱著,祈禱神保佑他們平安到達天國,保佑他們能冒險成功、順利求生,生死存亡的瞬間,這群有意無意走向死亡的人們,洋溢著詭異的安祥與美。

隨後的一聲吶喊,乘客們冒死奮進著,踩踏著原本就準備赴死的恐怖份子的屍首,企圖進入機艙讓自己活過這個關頭。

然後是生命的結束。

這些所謂死去的人們,是演員,在殺青之後會領到一筆或多或少的片酬,然後在黑暗裡觀賞剪輯過的自己,然而,他們有頭有臉,藉由他們,我看到了死者生命裡最後幾分鐘的想像,很令人悲傷的想像,比世貿爆破的真實畫面更令人悲傷,有點諷刺,但諷刺地非常真實。

我在想,如果我的生命就得這樣結束,我在死前,或者死後的瞬間,到底是怎樣的心情?會是平靜而安祥的,帶點溫柔的遺憾的,這樣的結束嗎?

我想,我會帶著滿滿的恨吧。

仇恨與戰爭從來就不是解藥,但和平哪能如此輕言地擁抱呢?在我這個旁觀者的想像裡,這樣的和平,是不可能到來的,因為總有人會帶著滿滿的恨活下去,然後以殺死對方作為真正的解脫,而我完全沒辦法指出他的恨裡包含任何錯誤。

希望我,以及我的朋友的生命,不要遭遇這樣的結束。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