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熱帶的台灣,冰塊並不是個容易使用的武器。你不可能從屋外拔出冰椎進屋殺人,至於冰箱裡的冰塊,通常只夠你丟到受害者臉上製造滑稽的效果,所以想使用冰塊行兇作樂者,一定得預先計畫、自行攜帶,包括保護用的手套。

然而,冰塊一旦融化就難以追蹤,雖然做為直接行兇的武器有其困難,但當作虐待、虐殺的武器卻很合宜,值得所有虐殺愛好者詳加考慮。

如果你藝高膽大,想以冰製武器在第一時間制服人,你最好具備徒手搏擊的功夫,不然就是優秀的劍術技巧—對於距離感與人體要害的正確瞭解—如此才能在短時間內以冰椎或冰柱制服對手,冰製武器不利於長時間纏鬥,冰椎要順利刺入身體得以特別的模型進行製作或使用特殊的切割技巧,且這種武器通常有容易斷裂的缺點,合理的折衷方式為,犧牲銳利的要求、以打擊的方式攻打對方的喉部要害—那這和徒手對打又有何不同?還真的沒有不同,純粹是噱頭,就像某些螢光保險套一樣。

所以真的是建議用冰塊進行虐殺就好。要制服目標,市售的小型電擊器甚至其他更傳統的短棍都是很好用的工具,冰塊可以保溫箱隨身攜帶,事先準備好自己喜歡的冰塊工具,才能確實享受冰塊虐殺的快感。

你可以用模型做好數個冰椎,像打樁一樣地將其釘入受害者的軀幹。請在家裡先用厚重的生豬肉進行練習,以免在現場亂了手腳。冰塊的硬度不比鐵釘,請避開骨頭較多的部位,小腿肚、下腹部、喉部、腋下、鎖骨上緣都可試試。別小看這個過程,要成功地將冰椎打入這些部位,除了冰椎要製作精良、準確的敲打也很重要,台上十分鐘、台上十年功,正是這麼一回事。

當然你也可以直接把冰椎從眼部插入,從此處入手一向能夠快速地助興。缺點是打入之後,受害者通常會隨即死亡,遊戲也因此結束。

你可以製作如熱狗大亨尺寸的冰棒,在綁住受害者的情況下,將冰棒插入他的口中。若允許,請固定他的頭部,並留意插入的深度,過深會引發嘔吐、嘔吐物可能逆流造成窒息,維持適當的插入深度,能讓其無法發聲,舌頭血液流動減緩以致於麻痺、壞死。同樣的步驟重複三到五次之後,你可以試著剪斷他的舌頭,他可能連感覺都不會有。

你可以將受害者手腳打斷、褪去衣物後置於浴缸,然後倒入大量的冰塊—請多利用超市,不要傻傻地自己做,害怕被追蹤,可分三、四家超市購買—待受害者因難忍的低溫產生休克或麻痺的現象時,再以大量的滾水注入浴缸,你可以發現受害者的皮膚出現有趣的變化。如果這樣的口味對你來說太清淡,你可以自備鹽酸等腐蝕性液體倒入取樂,然而攜帶高濃度強酸液體同樣會對你造成危險性,萬一從浴缸濺出的危險性也較大,因此無周密準備者請勿輕易嘗試。

而如果你有烹飪用的火焰噴槍,類似上述概念的遊戲會更簡單。在受害者失去反抗能力的前提下,將其一隻腳浸入一桶冰水中,切記隨時更換冰塊以維持水溫在零度。半小時後,移去冰桶,確定你的受害意識清楚,然後打開火焰砰槍,開始灼燒其壞死的小腿。此舉心理折磨大於肉體折磨,使用冰塊量少、流程簡單,是值得推薦的入門玩法。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