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之後,我就退伍一個月了。

這一個月,沒有練成什麼了不起的肌肉,純粹是離開了阿姨姊姊們每天以食物關愛的環境所以略微回縮;沒有看什麼了不起的大書,倒是狼吞虎嚥了許多山田詠美和吉本香蕉—突然覺得《哀愁的預感》真的不賴,也許是翻譯的問題—和明明是學姊卻經由朋友介紹的李欣頻;沒看什麼了不起的電影,把【教父】和成堆的王家衛放著積灰塵、卻連【毀滅戰士】都打著哈欠到戲院看完。

某種程度,算是毫無成長也毫無改變的一個月。然而卻非常地慵懶而愉快。

每天早上,被約莫在九點響起的施工噪音叫醒;心情好的話到樓上練跳繩,不然就無力地躺在椅子上看看一大早有什麼節目,沒什麼精彩的,就把【六人行】拿出來溫習,然後一邊吃玉米罐頭或餅乾之類的極簡早餐。

盡情地和所有網路上連絡得到的朋友聊天。其實當兵的時候也挺盡情,奈何自己硬是攬了些有報酬的俗事,跟現在純粹的無所事事實在沒得比。偶而寫點娛樂自己用的電影感言,作為無業游民唯一待點微不足道深度的精神產出,然後再沈浸在老漫畫的洗禮之中,好像回到了大學的某些暑假。

累了就睡覺,睡醒了就泡澡,一邊擦頭髮一邊聽音樂,一邊發呆一邊吹風,我想起每個無所事事的夏天,甜蜜而愉快的安靜午後。生活要開心其實非常容易,只是我們總是想得太多,行走得也太辛苦。

痛苦的人,也許只是缺乏一段能夠隨意懶散的時光吧。我目前真的這麼想。這種時光,最少兩年要來一次,我私自地界定著。

這種閒散的習慣,實在沒有戒掉的必要。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