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個出租店門口掛著「年代」,店裡灰塵滿佈、光線灰暗,可是租片逾期可以陪笑臉、老闆還會送你最新拷貝片的時代;那時,無敵鐵金剛是最強的英雄,聖戰士是代表著最酷的軍隊,鹹蛋超人飛越銀河系的照片圖書有如真實翻拍,霍克、馬蓋先和李麥克比湯姆克魯斯還要有名。

男孩和女孩的共通語言是《小叮噹》和《老夫子》,女孩的專屬暗號是《千面女郎》連接到後來的《來自遠方》,【假面超人】和【超時空戰士】則是男生戴著蛙鏡舉著掃把模仿的對象。

當然,千千萬萬不能遺忘我們永不沈沒的哥吉拉。

小學三年級的我,意外地在電視上看到哥吉拉的藍色死光,不知名的飛行船墜落在火海的城市角落,緊接著是哥吉拉隨即墜入火紅的熔岩中。這是我與哥吉拉的偶然初遇,那隻臉若秋田、背上有樹、目光呆滯、行步如人的神獸,從此成為我童年美好記憶蒙太奇的朦朧起點。

然後我認識了摩斯拉,手掌大小的女孩甜美地唱著「摩斯拉,呦,摩斯拉…」,那摻雜部落神話與文明寓言的簡單故事,以及在當時看來都頗嫌粗糙的廉價特效,宛如神蹟般地感動著幼小的我。傲然的摩斯拉以凌空巨神之姿懲戒著貪婪無知的人類,再怎麼先進的飛彈與核子光線槍都無法為愚蠢自滿的人類開脫贖罪。

那個年代,哥吉拉的形貌隨著時間的流動而蛻變著。

早期的哥吉拉沒有眩目的死光,而是噴射出狀似氣體的白色火焰。曾經,哥吉拉是極惡的象徵,被代表原住民、聯結純粹自然神靈的大金剛打敗而沈入海底,或者被扮演著人類救星的摩斯拉幼蟲刀槍不入的絲絮捆綁束縛,氣氛低沈嚴肅、色澤如末日般絕望灰暗,還有真能令人垂淚的慘烈犧牲。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戲院裡看哥吉拉,是小學六年級的【大恐龍】,床頭依舊擺有洋娃娃的女同學笑我幼稚,我倒覺得哥吉拉和薔薇人心怪樹的大戰相當精彩,負責發射核融菌種的少校也捐軀地頗為神勇,此戰之後,哥吉拉正式成為地球的唯一王者,集毀滅與救贖於一身。

在認識加美拉與治克拉的同時,哥吉拉重新與摩斯拉交戰著,【六度空間大水怪】裡它先成為日本愛國主義反抗西方邪惡勢力的終極精神,隨後再回歸傳統的邪惡姿態反噬日本,唯一確定的是,怪獸們來來去去,唯有哥吉拉永生不死。

之後的我,暫時告別了哥吉拉。好萊塢創造出更兇猛懾人的巨大恐龍,連哥吉拉都被重新形塑、戰場移到了陰雨綿綿的紐約,那名為酷斯拉的醜陋蜥蜴讓原先壽終正寢的哥吉拉重新出發,預告片中強調「歡樂開打」的【哥吉拉:最後戰役】,讓錯過諸如【哥吉拉大戰酷斯拉】等作品的我,重新溫習了昔日的美好戰鬥。

誰知道這是不是真正的最後戰役?然而全片還真的散發著豁出去的無謂神氣,開場就先讓鸚鵡螺號般的轟天號破冰上陣,隨後是揮舞著【重裝任務】中槍型的地球保衛隊超人類,比【忍】還要精彩的、【駭客任務】式的三度空間武打,以及延伸到鹹蛋超人對手群、沈載著滿懷老影迷童年幻想的怪獸大軍,隨後是【星際終結者】式的外星人降臨,【不可能的任務二】或【極速酷客】的重機飆速格鬥,甚至連【絕地大反攻】裡衝進死星內擊垮反應爐倒塌爆破的畫面都令人神往,拇指女孩和摩斯拉沒有忘記到場客串,艾克斯獸則是三頭大水怪的黑色版本,最令人捧腹開懷的—抑或我真的太久沒親近哥吉拉了?—是哥吉拉竟然在過肩摔之後,還學會飛踢!

當哥吉拉和連拉鏈都藏不好的小吉拉一同出海,我想到尾隨在【侏儸紀公園】之後的【恐龍物語】,那無論怎麼善意都很難令人微笑稱讚、卻也因此令人難以忘懷的粗糙恐龍,彷彿從芝麻街節目中離家出走的小吉拉仰天吐出它的第一道死光,然後和哥吉拉一起歡樂一家親。這場戰役果真是無比歡樂的,毫不忌諱地惡搞讓人提不起勁批評它、反而能在每一隻宛如布娃娃的怪獸倒地爆炸時破聲大笑,尤其是在雪梨歌劇院旁被秒殺的酷斯拉,更是令人不得不絕倒的喜感對決,至於當艾克斯星人首領和那位我忘了名字的超人類完成了尼歐大戰史密斯式的決鬥之後,因為連續吃下巧克力聖代和冰旋風的我的身體竟然感到如此地暖和,這麼歡樂的電影,一年真的需要有一部哪!

哥吉拉,你果然是地球唯一的王者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