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心中都有個想殺的主管。事實是,多數人想殺的主管還很多個,而多數人對這種主管做了甚麼?沒甚麼,逆來順受而已,不需待過多少公司,就能肯定以上的真實性,因為如果多數人接到主管的無理要求會據理力爭、勇於反抗,那種垃圾主管就算不至於絕跡,也會被排擠到幾乎找不到。

那為什麼多數人不據理力爭、不勇於抵抗?

所謂抵抗,不是武裝革命,不過是與主管持續地溝通、辯論與周旋,沒有人死傷,只是言語交鋒,再說,基於原則的抵抗總是比對荒謬指令的盲目服從來得專業。所謂抵抗,也不是真的你死我活,就算主管要施以高壓,也不需以死明志,只要你的意見傳達有留下證據,主管也下了明確的指令,就算結局不完滿、你也心安理得,下了錯誤指令的主管更應該要負責。

只要有明確的準則,要做到以上似乎不難,那為何多數人仍不這麼做?最常聽到的藉口,是害怕與主管衝撞、導致最後黑掉。但這真的算藉口嗎?所謂的黑掉,具體來說到底是什麼?最常聽到的,是害怕被主管盯上,接下來考績被打低、工作被吹毛求疵、被賦予過多的工作、被隱藏的甚至錯誤的資訊誤導然後當眾被羞辱之類的。說真的,以上根本不算是問題,我們一個一個來。

首先是考績。考績這種東西通常有相當的客觀指標,如果你沒達到指標,考績被打低是理所當然的,但如果你達標了,卻被冠以莫須有的理由打低了考績,你可以與主管對質,講理不通?越級上報,你沒看錯,你必須讓主管的主管知道他暗地裡在胡搞,當你有膽識做出這種事時,大部分主管根本不敢隨便亂搞你,而如果他的亂搞其實有更高的主管支持,你何苦眷戀這個工作?

接著是吹毛求疵。面對這情形,你最先要問的是,你是否已把絕對必要的項目正確完成了?雖然標準不一,但任何專案都能界定出絕對必要與相對不必要的界線,你要做的,是確保絕對必要的項目已完成,其他的,可以攤出來要主管選擇,看他要承擔延遲的風險或責任給你更多的時間琢磨、還是接受既有的成果,並讓你再排時程改善。注意,將主管的吹毛求疵轉換成行動方案並進行利害分析本來就是你的工作,而一旦你做到這點,你有絕對的立場要求主管對現況負起責任。

再來,主管可能賦予你過多的工作,企圖以工作量將你壓垮,然而,工作量本來就是個可以溝通的東西,你是員工,不是奴隸,當工作量明顯超過你應有的產能,你本來就該據理力爭,畢竟每天的時間都是你的生命,不當的工作指派,是企圖對你生命的侵犯。即使無法在工作量上達成共識,你仍能替自己界定優先順序,只完成絕對必要的事,其他的就放膽去拖,等主管終於受不了,再來面對主管,或者主管的主管,以具體的方式證明這工作量是不合理的。

做到這種程度,如果工作量仍無法調整,這不是你該待的地方,你不需要活得像條狗。

最後,如果主管認真想搞你,他可以延遲、隱藏或扭曲你理當獲得的資訊,讓你在重要的場合出醜,這是非常低級的手段,而如果你的主管是這種人,真的不用客氣,一次可以認哉,二次就得開戰,不要怕當眾戳破他,必要的話亮出簡訊與電郵記錄,斬釘截鐵地讓他人知道主管正事不做、整天內鬥,當組內相殘的事情爆開,真正難看的是下流的那個人,而非講道理的專業人士。

注意,會走到這一步,證明這主管相當下流,面對如此下流之人,不要害怕與之對立,必要時不惜撕破臉也要抵抗他,而且,如果這種人真能在公司為所欲為、不受制裁、無法躲避,這間公司真的很有問題,長期待下來對你必有損害,早點認清事實、轉換跑道才是實在的。不走?你最好確定你領的是能羨煞旁人的高薪。

否則,你真的不用害怕黑掉。依原則做事、活得自在而心安理得就可以了。

創作者介紹

Neverland for Anarchist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