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這篇投書很逗趣,如果只是發表在部落格上也就罷了,可是現在上了報紙,就讓人想聊一下了。

一般來說,美國以致於歐美的政黨,都有較鮮明的左/右派意識型態,然而這樣的區分在台灣是否適用,還真的有待商榷,特別是早先號稱與勞工同進退,卻在執政後與財團越走越近、並犯了慣例上屬於國民黨的毛病,如此來看,民進黨真的是比較接近一般人民的黨?這樣說太武斷,即使是深信國民黨遠比民進黨腐敗而無能的我,都不會做出這麼強的結論。比家禽上相不代表美麗,屎尿乾淨不代表清新。

而政治以利為先,主張傳統價值的議員可能是同性戀,號稱自由主義的官員可能會性別歧視,而政客做出違背信念之行為的動因,向來只有利益,美國如此,台灣更如是,李慶安這種隨時都可以換黨的廢物就不用說了,動機足夠,其他人也有機會在台面上轉換信仰,所以,國民黨的人是不是真的想要統一、民進黨的人是不是堅決支持台獨?對不起,我不知道,我相信沒有人知道。畢竟,用講的,大家都會。

以上我指涉的對象,主要是針對政客,畢竟政客的資訊較容易蒐集,只要夠努力,我們能發現絕大部分政客的醜事,就算找不到貪污的證據,也能找到種種無能或失職的蛛絲馬跡。然而,以下這篇投書指涉的,卻不是政客,是廣大的、資料不容易蒐集的、政治立場也未必能夠推斷的人民,而其中的根據,卻不過是長久以來對企業主與軍公教人員的刻板印象。

是的,在過去的年代,軍公教人士的政治傾向似乎多傾藍,然而即使在那個年代,仍有許多不支持國民黨的人處在軍公教體系內,而我自己的親戚,就有許多為了自保加入國民黨、實際政治傾向與投票行為卻是貨真價實的泛綠。而這已經是過去的年代,如今,國民黨雖然仍有強大的影響力、但整體實力確實大不如昔,加上資訊的流通更便利、國民黨的醜事更難隱匿,如此,新的軍公教人士是否真的就傾藍?

我不知道,我懷疑下文作者知道。而就算我退一大步,先假定下文作者的說法為真,我仍要質疑,這樣的說法,有何意義?

人民不比政黨,不是直接做出錯誤決策或者參與貪污的主體,而是一群在土地上生活、會呼吸、可能有知識、可能沒有、會選錯人、也未必會進步的個體,而這些人之中的絕大部分,不但會納稅、也對這片土地有過貢獻,即使是下文作者點名的軍公教人士與大公司老闆,都是為國家服務、教育後代、創造稅收與工作機會的國家命運的實質推手。這樣的人,就算是國民黨員,又怎樣?要將其視為敵人嗎?

就算我討厭國民黨,我討厭的對象也是黨,而非支持這個黨的其他人民——情緒上我可能會波及人,但我努力減少這樣的成分——而實務上,將國民黨的支持者視為敵人,根本沒有意義,因為這群人也是國家的主人,跟支持民進黨的人一樣。或許我放大了下文中對國民黨員的敵意,然而,在我的生活中,確實有很多泛綠人士將自己對國民黨的恨放大,以致於連帶地將支持國民黨的廣大人民直接視為敵人。

當然,這樣的人,泛藍也有。而這樣的行為,同等沒有意義。要操作仇恨,是政客的事。要遠離仇恨、擺脫操弄,則是我們自己的事。真的要恨,應該把恨以及因恨而生的動能,轉向所有的政黨與政客,因為那才是我們需要投注心力的對象,那才是我們真正的敵人。不同政黨傾向的人互相為敵,對國家沒有任何好處,唯一獲利的,只有政黨與政客而已。人民與人民敵對得越嚴重,政客越能便宜地生存下來。

可惜的是,許多人民甘願成為政黨獲利的推手,平白製造了三流政客的生存空間而不自知,這樣的人再怎麼熱心、如何地努力,都一樣令人感到遺憾。

你哪個黨?/邰建國

美國是很典型的兩黨政治。美國人常說一句話:「美國人一生下來就是民主黨員,等到他開始繳資本利得稅的時候,就變成共和黨員了」。這句話是諷刺共和黨是有錢人的黨,而民主黨是一般平民百姓的黨。

台灣兩黨政治逐漸成型,民主進步黨與中國國民黨如何定位呢?

按最近的發展,也許台灣人可以說:「台灣人一生下來就是民進黨員,等到他當了軍公教或是大公司老闆時,就變成國民黨員了」。

作者為科技公司顧問

出處:自由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