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jpg

典型的反毒者會說的話,大概就是像這樣,然而這些質疑早就被解決了。

講毒癮多麼恐怖毫無意義,酒精中毒也是很恐怖的,你有看到滿街的酒鬼嗎?

沒有,而之所以沒有,是有原因的。

首先,由於酒是合法的,所以產品資訊清楚、可以公開競爭。

絕大多數人能透過飲酒而瞭解酒的內涵與效果,廠商亦有動機維持酒的品質與安全。

再來,只要把經濟行為列入考慮,就會發現酒鬼很難受到歡迎,因為其代表的是低效率。

當一個人飲酒到影響工作表現的程度,他會被產業淘汰,進而淪為弱勢。

這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都是非常嚴重的事情。所以絕大多數人沒有變成酒鬼。

即使酒是如此之便宜、取得是如此之容易。

醫生與科學家是不是白癡我不知道,當到總統都可能是白癡了。

然而我很清楚:大麻在醫學上根本不恐怖。

我更清楚的是,透過科學性的產品開發,更安全的娛樂性藥品可以產生。

而只要毒品除罪化、商品化,廠商就有對此進行研發的動機。

我不需要替服藥者的行為做百分之百的擔保,就像我不需考慮酒精中毒者的行為。

所以,擔不擔保,真的一點意義都沒有。

然後鴉片又被拿出來講了,真的是很傷腦筋。

本國教育從歷史到公民道德都以胡扯與填鴨為主,導致連高中老師都可能邏輯能力低落。

這個早就說過的東西,再此不贅述。

而本篇文章的產生,完全是我個人非理性的行為。

什麼是理性的行為?避免重複而無生產力的回應、純粹計畫性地提出系列論述。

還好我只是個任性的部落客,不是什麼講究策略的運動家。

延伸閱讀:〈大清帝國不是被鴉片搞垮的〉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