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2.jpg

我之所以討厭衛道份子,在於他們不是沒知識、就是沒想像力。

因為沒知識,所以他們會認為大麻與迷幻藥是絕對有害的東西。

因為沒想像力,所以他們無法想像為何人能夠嗑藥了卻不為非作歹。

而他們已經夠衰弱了的想像力幾乎都應用在幻想許多事情解禁之後世界會變多亂。

把想像力用在這種地方,難怪現實看不清、問題又出不停。

所以,我從未把衛道份子視為溝通對象。他們是敵人或玩物,不是必要的對話者。

然而,只要你的觀念還有鬆動的空間、改變的可能,你就不是衛道份子。

回到嗑藥的議題上。很多人都擔心嗑藥解禁了,許多相對應的問題會發生。

比方說,有人會嗑藥到發瘋上街殺人、或為了買藥去搶便利商店。

比方說,有人會拿藥去迷姦女生,或者毒害同事害他出糗。

比方說,有人可能嗑完藥去開車、看不清握不穩然後撞死人。

這些問題看似嚴重,然而只要你不是衛道人士,稍加思考就會發現這都不是問題。

首先,發瘋殺人這件事,不要說嗑藥,喝酒也可能造成。

而之所以有這種後果,不是因為使用過量、就是因為品質低劣。

使用過量是自制的問題,頑劣份子吃鹽巴都可能吃到想殺人,我們無法阻止他。

然而透過合法化,藥物的知識將獲得傳播、品質將變得穩定,因而傷害就減低了。

而價格的降低也讓人不需要為了嗑藥而搶劫,黑道也會因此退出此市場。

說到拿藥迷姦女生或害人,這到底關毒品何事?

安眠藥也能害人,甚至灌人酒也可以呀!要不要把安眠藥連同酒一起禁止?

這裡的重點是女性的防衛意識,以及完整的訴訟體制,真的與毒品無關。

至於害怕交通意外,這只要針對肇事者重罰即可。

而我雖然贊同對酒駕肇事重罰,但我很懷疑酒測罰則的合理性。

事實上曾聽過酒測根本無助於降低肇事率的數據,改天再來研究這塊。

總而言之,毒品除罪化、嗑藥合法化,其實是絕對可行的方案。

唯一的障礙,除了衛道份子的水泥腦袋,我還真想不出其他。

所以我們不大可能看到這種標語:合法嗑藥真正好、安居樂業有夠妙。

我也不覺得在我死前台灣會變成嗑藥合法化的國家,連大麻都沒什麼希望。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