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宣示固然是值得稱許的,然而民進黨的鷹派型議員所需要的生存空間是不變的,蔡英文能不能壓得住這些人?大家就等著看。不過,無論如何,事實已經證明,民進黨在擔任監督者方面比較行,也需要更多的時間將自己調整成能在野也能執政的政黨;反觀國民黨,號稱有幾十年的經驗、卻依舊顢頇亂行,八年都學不會在野的藝術、徹底沒有學習能力,這樣的怪獸黨要讓人喜歡,還真的有夠難。

倒是本文末提到的對話守則,雖然令人心有戚戚焉,卻很難在生活中實現,光是第一點就可以丟掉了,新聞媒體都不準備追求真理,怎麼可能輪到政客來追求,除非系統有能力嚴懲違背對話守則的政客,否則守則再怎麼訂都沒有用。而現實是,李濤貴為新聞人,卻號稱爆料只要有其中一個是真的就可以,而所有立法委員都能靠不負責任的指控與放話為生,包括最近龜縮起來的李慶安。理性對話?下輩子吧。

從對幹進化到對話/蘋論

二OO八年七月三日

國民黨執政一個多月來,民進黨的質詢、問政還算相當理性,沒有過去八年兩黨你死我活的惡鬥。這方面民進黨的反省和蔡英文主席的理念及態度,起了非常良好的作用。

不唱衰政府度難關

我們最擔心兩黨的冤冤相報,互相恨之欲其死。過去八年,扁政府固然執政失敗,但國民黨在立院的死纏爛打,惡搞亂搞,也有很大的責任。馬政府上台後,我們擔心民進黨報復。所幸蔡英文決心改革台灣的政黨政治,帶領政黨進入現代民主的規範;於是下令民進黨不要唱衰馬政府,讓他們好好施政,共度難關。這是以德報怨,多麼令人感動的美德與智慧;相較之下看到還有些「戰鬥立委」仍然在東批西罵,哇啦哇啦,格外讓人厭惡。他們還活在上個政府的爛政治文化時代裡,不知民心所歸和時代的變化,因此予人落後、粗鄙和嘴臉猙獰的感受。

台灣的政黨政治文化必須從「對幹」進化到「對話」。這是民主之所趨,也是民之所欲。從歷史看,一個強大而善意的國家,是三種力量的結合:良好規範下的競爭、內部主張以及道德的提升。國、民兩黨都需要在這三方面上改進。

政黨間的良性競爭就是以對話代替對幹。什麼是對話?在中國傳統裡沒有對話的基因。皇帝老子需要和誰對話嗎?家父長需要和誰對話?官員需要和民眾對話嗎?對話的基礎在於先承認對方的平等地位開始。台灣擺脫中國傳統進入民主才十多年,逐漸從對幹文化往對話文化演化;可是對對話的浸淫還不夠深,對話的規範也沒建立,走起來十分辛苦,也常凸槌。

勿墮落為野蠻爛黨

一九八九年,捷克知識份子哈維爾等人,在布拉格成立了「公民論壇」,制定八條「對話守則」,在街頭巷尾張貼,內容是:一,對話的目的是尋求真理,不是為了鬥爭;二,不做人身攻擊;三,保持主題;四,辯論時要用證據;五,不要堅持錯誤不改;六,要分清對話與只准自己講話的區別;七,對話要有記錄;八,盡量理解對方。遵守這樣的對話規則,對話才有效。

國、民兩黨要多學習這樣的對話文化,不要墮落為野蠻、獨斷和落後的爛黨。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