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eriment

可能提及本片劇情與結局,一句總結:電影本身尚可,但主題本身歷久彌新。

包含Adrien Brody與Forest Whitetaker等26個缺錢的人自願參加某實驗,

實驗的主題是在封閉的環境裡獄卒vs.犯人的反應,參加期間日薪高達1,000美金,

實驗負責人聲稱,任何人企圖離開、或引發了暴力行為,實驗將終止、酬勞將被取消,

另外扮演獄卒的人要確保犯人遵守規則,

包括犯人不得主動與獄卒接觸、每天三餐要全部吃完等基本規則,

若獄卒無法讓犯人確實遵守規則,再次,實驗會被終止、酬勞將被取消,

而做為實驗區的模擬監獄裡四處都有精密的攝影機、得以監控所有人的行為。

經由分組後,Brody等大多數人被編入犯人組,Whitetaker等少數人成了獄卒組,

剛開始大家還很輕鬆、以禮相待,

然而沒多久之後,大家就對「遵守規則」這件事意見相左,

包括Whitetaker在內的獄卒方深信些微的違紀就會造成實驗終止、害大家拿不到錢,

於是他們很快地融入了獄卒的角色、以高壓的態度甚至實際的暴力對付扮演犯人的人,

有犯人被性侵、被毆打、意外中有人還送了命,

眼見實驗仍未被終止,Brody終於忍不可忍,挺身率領犯人展開反抗,

擁有人數優勢的犯人們很快地壓制了獄卒們,而在再出人命以前,實驗總算終止了,

活著的人都拿到了酬勞、大家彷彿做了夢似的回到原本的生活。

以上差不多就是電影的全部,以電影來說只算尚可、沒有特別優秀,

類似劇情中比較好看的是《惡魔教室》,

然而這主題真的很迷人--即使沒有暴力的脅迫、人也可能選擇走上墮落的道路,

不管是本片的原型史丹佛監獄實驗或類似的耶魯權威服從實驗,

其中都有「受試者選擇服從沒有根據的權威或毫無強制力的角色設定」這特色,

實驗本身讓人毛骨悚然,然而那不只是實驗,

無論是歷史亦或當代生活,這種「放棄選擇」或「放棄負責」的行為都隨處可見,

最明顯的例子是軍警,

過去有屠殺猶太人的蓋世太保、屠殺中國人的日本皇軍、屠殺台灣人的中華民國官兵,

現在則有屠殺伊拉克與阿富汗平民的美軍、在抗議活動中踐踏與毆打納稅人的台灣警察,

撇開其中「不做就會被處死」的例子,

這些官兵軍警事後很可能說出「只是服從命令」或「沒有選擇」這種話,

然而,服從命令本身就是選擇,

這些官兵軍警絕對可以抗命,他們多曾發誓要遵守憲法、保衛人民、維護正義,

如果他們真的在乎這誓言,他們面對錯誤的命令應該加以違抗,

就算不採取抗命這等激烈手段,

他們顯然不是在事發當下才知道自己的主管以至於政府是暴戾而昏庸的,

依此為前提,他們可以找理由和平地退出這圈子、回到民間從事不傷害他人的工作,

然而他們沒有,他們會了金錢或權力留在那個圈子,

他們「選擇」留在那個圈子,並「選擇」執行來自高層的命令、屠殺或傷害無辜的人民,

這選擇本身是無從狡辯的,

就像史丹佛監獄實驗或耶魯權威服從實驗裡的受測者也無法狡辯。

戰爭與屠殺是如此,和平世界的生活也是如此,

我們時常聽到許多人抱怨男女關係、婚姻生活、工作職場,

抱怨接著抱怨,最後就導出因為「沒有選擇」所以很可憐、需要同情或幫忙之類的話,

再次,這裡所謂的「沒有選擇」根本是沒有根據的,選擇從頭到尾都是存在的,

這裡不是戰場,這裡是和平的日常生活環境,

沒有人拿槍逼你跟有憂鬱症又容易歇斯底里的女人交往,

沒有人拿槍逼妳28歲前要結婚、33歲前要生孩子、然後人生重心必須是相夫教子,

沒有人拿槍逼你繼續留在積欠員工薪水超過1年的公司,

沒有人拿槍逼妳效忠於控制慾強、過度瑣碎又毫無遠見與邏輯觀念的主管,

沒有人拿槍逼你在年薪不到120萬的情況下買車又買房,

沒有人拿槍逼妳除夕時必須待在夫家、每年只有個位數的日子看自己爸媽,

是的,絕大多數人聲稱沒有選擇的絕大多數事情,都不是「有人拿著槍」逼出來的,

就像史丹佛監獄實驗或耶魯權威服從實驗也沒有用真正的暴力來逼迫人,

從頭到尾在支配人的,只有「幻想中的沒有選擇」或「以權威為藉口放棄選擇」,

然而這無法改變「所有人都是以個體為單位進行選擇與行動」這個客觀事實,

不管你怎樣拿感情、家庭、國家或民族做藉口,進行選擇與行動的就是你自己=個人,

做出選擇、就要承擔責任,就是這樣。

當然,以上絕不是說人是完美的、隨時能掌握完美的資訊或保持完美的自覺,

任何理智的人都能認知到個體的缺陷,

每個人都可能疏於搜集資訊、進行錯誤的推論、做錯了選擇以至於犯錯,

然而唯有把重點放在「個體」之上,選擇的對與錯才有意義,責任才有意義,

群體或組織不會做選擇,群體或組織其中的個體才會做選擇,

同理,群體或組織無法負責任,群體或組織其中的個體才能負責任,

唯有最多數人以最大的限度了解這點、以個體為基礎進行選擇並負起責任,

整體的美好與和平才有可能存在,

相對的,在虛幻而不合邏輯的集體主義論述下,

個體欠缺選擇的能力與權力、同樣也失去了負責任的可能性,

任何錯誤或危害都能推給結構與系統,或更進一步地分散到所謂「做決定的群體」,

結果就是沒有人能真正地做選擇、沒有人能真正地負責、沒有甚麼真正的改變會發生,

這是甚麼?這就是現況,

各種集體主義瀰漫的現況,愛人、配偶、親人與政客以道德為名訴求責任的現況,

結果是有人誤以為自己沒有選擇,結果任由愛人、配偶、親人為所欲為,

政客以掠奪來的資源行合法的暴力,導致大多數人真正了選擇、難以為自己的命運負責,

而要改變這現況,絕對不是更多的集體主義、更多的管制、更多的迷信,

相反地,唯有縮限與消滅政府的權力、戳破傳統家庭以至於所有集體主義的迷信,

個體才能被凸顯、進而做出選擇與完全地負責。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