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雷尼哈林,恐怕已算是瀕臨過氣,這個拍過《魔男生死鬥》、如今很難不被唾棄的傢伙,明明就曾經拍過《終極警探二》與《巔峰戰士》等佳作!而曾與他拍拖的吉娜戴維斯,在他手下曾主演過《割喉島》與《奪命總動員》,兩者都頗有娛樂性,而我尤其喜歡後者,這部片被嚴重地低估,對照到近年從劇情到動作都差強人意的電影,這部超過十年的作品,簡直是璞玉般的典範之作。

吉娜戴維斯是個守分的老師,與親生女兒與後來相識的男人過著平凡但幸福的日子,雖然她沒有女兒出生前的記憶,然而這絲毫不構成妨礙,對她來說,過去的人生只是無謂的模糊影子,她只需要專注在當下與接下來的日子,至此,一切都很順利,直到素昧平生的凶惡陌生人,帶著來福槍找上門,她才驚覺自己的過去並不單純,於是她雇用了山繆傑克森,一個不怎麼高明的私家偵探,一起探究自己的過去。

接下來的劇情,單純到很典型--吉娜戴維斯會發現,她是冷戰時期從屬於中情局的殺手,在刺殺行動中重傷後失蹤,政府以為她死了,沒想到她卻在純樸的民間展開了新生活;如今,昔日的長官與敵人已同流合污,策劃著製造恐怖活動以獲取經費資源的陰謀,如此,吉娜戴維斯自然成了絆腳石,情治單位與軍火頭子的新恐怖集團,與恢復記憶的優秀殺手,在尼加拉瀑布的邊境雪地裡展開一場激戰。

劇情那麼典型,為何我要如此推崇本片?因為從太多細節,都可看到本片的用心。

首先,這不是個為求場面而不擇手段的電影,每一段動作戲都有劇情上的必要性,從吉娜戴維斯初次出了車禍、與變態殺手在家中肉搏、車站的亂鬥、農場的突圍、巷弄裡與自家附近的槍戰,再到片尾邊境大橋邊的全方位決戰,都不是單純的動作場面賣弄--這點,麥克貝可是箇中高手--動作本身並不花俏,然而依舊夠看,而且還能與片中的其他劇情元素有所連結,這才是真正的利害。

舉一連串在冰湖上的橋段做為例子。

在吉娜戴維斯出了車禍後,她發現自己不但身體矯健、善於動刀,性格也從溫柔婉約轉為剛硬暴戾,當她的女兒在冰湖上練習溜冰時受了傷,她不但不安慰她,還以嚴厲的言詞當眾教訓她,過度粗心的人,會認為此段只是單純的性格轉變描述,事實上,本段的意義遠遠超過於此!冰湖的場景、女兒穿著的溜冰鞋以及她教訓女兒的厲聲之詞,已經悄悄地為接下來的劇情埋下了伏筆。

到後段,當吉娜戴維斯重獲記憶,準備帶著多年前收藏的鉅款拋棄一切、遠走高飛時,她從望遠鏡中看到女兒,身為母親的本能讓她一時心軟,隨後,在外接應的山繆傑克森遭到了殺手追擊,此時,吉娜戴維斯立刻穿上被棄置在門口的溜冰鞋、帶著槍在女兒跌倒的同一個冰湖上殺光了敵人,呼應到日前傷害女兒的場景,這裡可說是吉娜戴維斯思索自己過往與當今身分矛盾的第一個覺醒。

而當吉娜戴維斯耗盡精力地將女兒從即將爆炸的卡車中救出,在囑咐女兒快逃後頹然倒下,女兒反而回頭,一邊捶打她的胸部、一邊重複著她在冰湖上教訓自己的話,吉娜戴維斯終於恢復意識,以最後的力氣面對眼前的眾多敵人,有了這段戲,吉娜戴維斯過去強悍、獨立而信仰叢林法則的殺手身分,終於與那充滿感情的人母身分取得共識,在這場戰鬥之後,過去的、與當下的自已,從此整合為一。

以上只用三段,就把整部片交代了大半,事實上,以上的劇情,耗費整部片近兩個小時的經營,觀眾能看到吉娜戴維斯與親友過節,也能觀賞她與山繆傑克森在各個橋段中的家常對手戲,沒耐心的觀眾會認為拖戲,然而本片的描繪全都埋藏在以上細節裡,吉娜戴維斯從一個連粗話都不敢講的婦女,蛻變成性感而冷酷的妖物,最後再將兩者重疊在一起,如此的層次感,沒有以上的描寫,是不可能呈現的。

這些特性,讓本片有如動作化的公路電影,穿插在殺戮場面之間的,是角色們蛻變與復甦的公路歷程,甚至,這不只是吉娜戴維斯的旅程,也是山繆傑克森的旅程,原先的他得過且過、苟且偷生,如今他願意為正確的事情危害性命,這或許流於簡化而戲劇性,然而,山繆傑克森就是有這種說服力!從一開始的置身事外,到後來與吉娜戴維斯產生情誼並惺惺相惜,山繆傑克森都正確地完成了得以服人的演繹。

甚至,他與吉娜戴維斯的對手戲中,還能找到一股彷彿超越友情的火花,畢竟,他是唯一親身領教過吉娜戴維斯雙面性格的男人,這讓他的角色超過了吉娜戴維斯的丈夫--本來就是壁紙性的角色--這點,在吉娜戴維斯備好武器,準備單槍匹馬衝進敵營搭救被挾為人質的女兒時,她向山繆傑克森交代了支援的技術細節,接著對他說道:他們會把我打成蜂窩,到時的我,就再也不美了。

然後,他們靜靜的接吻,吉娜戴維斯隨後殺出。這只是片中的簡短插曲,卻是對他們倆一路走來的互動所做的漂亮總結--在此,他們達到了對彼此完全的理解,因為虛構與真實身分交錯而飽受衝擊的吉娜戴維斯,正經歷著個人認同破滅或整合的決定性關卡,過了,是全新的完滿人生,不過,則是徹底的死去,而能夠完全理解這個的,也只有山繆傑克森而已,那個吻,因此深長而細膩,沒有任何情色意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吉娜戴維斯與女兒的對手戲,我非常喜歡她將火柴黏在女兒手臂石膏上的片段,發生在她離家前、囑咐女兒點著蠟燭等她回來,而在片尾,正是靠著那盒火柴,解救了被恐怖份子困在冰庫中的她們,如此前後呼應的元素,在片中俯拾即是,元素本身並不難辨認、僅是沉默而自然地隨劇情發展逐一顯現,相較於華卓斯基兄弟深怕觀眾不懂所安排的嘮叨解釋,我還是喜歡如此老派的方式。

在主要的角色以外,本片的大部分配角,無論名氣大小,都是一時之選:布萊恩考克斯飾演吉娜戴維斯的指導者,大衛摩斯飾演吉娜戴維斯的暗殺目標,克雷格畢爾寇飾演曾與吉娜戴維斯有過一段情的軍火頭子--雖然無名,此人也算是性格搶眼之人,曾主演過不錯的科幻小品《異次元駭客》,也曾出現在《最後一擊》裡,如今卻淪落至《驚聲尖笑》中搞笑--連飾演女兒的伊芳莉瑪,也非常可愛。

嘮叨地寫了一堆,其實這部片仍有其他有去的情節,能讓觀眾自己去發現,最近電視時常播出,有機會轉到的話,請停下來看看。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