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_in_black_iii_ver3

當發生了王家都更這種爛事時,包括名嘴與政客--通常是當時的反對黨--的很多人,

很喜歡用下面這段話鼓吹大家挺身而出:

當納粹來抓共產主義者的時候,我保持沉默,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當他們囚禁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我保持沉默,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來抓工會會員的時候,我保持沉默,我不是工會會員;

當他們來抓猶太人的時候,我保持沉默,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來抓我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

這段話非常美,其中「為正義挺身而出要趁早」的意識,我也蠻喜歡的,

只是,以上鼓吹他人為正義挺身而出的人,真的能算是為正義挺身而出的人嗎?

不要忘記,名嘴與反對黨政客光是靠「鼓吹」這件事就可獲利,

領通告費然後看大字報說三道四本身就是暴利,

與其說他們為正義而挺身而出,不如說他們是為利益而作態挺身而出,

反對黨政客更是值得大家仔細審視,特別是待在國會那幾隻,

反對黨政客之所以能領薪水,理論是因為大家「委託」他們幫忙監督執政黨,

許多惡法他們擋都擋不了、好法也立不了幾個,

如果你在工作上的績效像他們一樣,你不是被開除、就是卡在某個爛職位無法晉升,

他們?薪水照領、內線交易照做,然後鎂光燈一打,照樣在那邊冠免堂皇,

而當他們作態在那邊衝撞與吶喊時,

請記住--他們時常是靠著曠職在衝撞與吶喊、而他們通常不會因為曠職而有經濟損失,

問題是,當你受到了他們的感召、隨著所謂的群眾一起去衝撞與吶喊時,

你很可能要承受經濟損失,這裡不是說付出經濟損失有甚麼不對,每個人的偏好不同,

只是在成受損失以前,利害得失最好考慮清楚,

不要說那麼遠,就說你辦公室裡每天都可能看到的狀況好了,

每天你都可能看到幾個有權無責的噁心官僚在辦公室裡作威作福,

出一張嘴喊出不切實際的口號、信口開河將責任灌在毫無關係的同仁身上,

你要不要試試看挺身而出、與這種官僚正面交鋒?

我現在不是說拉白布條、不是說開卡車衝撞、不是說自焚,

我只是說在辦公室裡以理性的立場、和平的態度與合乎邏輯的言詞質疑你的頂頭上司,

看起來很簡單,不是嗎?問題是絕大部分人都會選擇隱忍!

隱忍的理由很單純--誰知道發了第一砲之後,其他人會不會加入你的陣營?

如果放砲了半天,其他人心中認同你、表面上卻冷眼旁觀,你怎麼辦?

你成了被官僚第一個盯上的倒楣鬼,

其他人私底下拍拍你、說你很有勇氣,實際上卻是吃你豆腐!

以上情形很常見,

畢竟,群眾對現實的理解未必正確,就算理解正確、也未必會挺身而出捍衛立場,

在公司的例子如是,在納粹的例子亦如是,

當納粹來抓共產主義者的時候,不保持沉默的你,很可能就是被抓走,

如果納粹對大家來說太遙遠,

想一下戒嚴時期吧,當時國民黨做了太多貪腐與屠殺的爛事,異議份子一個個被關起來,

想挺身而出?可以,但你因此失去的可能遠比你得到的多,

失去你個人的生命與自由也罷,跟你有關的朋友與家人還可能一起陪葬,

而你的「犧牲」很可能對大局毫無影響、唯一的影響是與你一起陪葬的倒楣親友,

善意一點來說,

黨外的先烈確實很勇敢,他們的勇氣或許不是後代的我們得以比擬的,

但這不代表他們的選擇就是正確的,

更不代表如果我們生在他們的環境裡、我們就必須做一樣的選擇,

再殘酷一點地講,黨外運動真的是台灣的民主化的最大成因嗎?

還是說經濟的開放與國際的現實讓國民黨不得不退讓?

如果說國民黨政府造就台灣經濟奇蹟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可笑神話,

那沒有黨外運動的先烈、就沒有今天民主的台灣,有沒有可能是另外一個神話?

再回到那段很美的話,

在「我為他人挺身而出」與「他人為我挺身而出」之間,真的有甚麼邏輯關聯嗎?

基本上是沒有的,特別是人與人之間的認知是有差異的,

更不要說歷史中的群眾時常站在與現實對立的那一側,

在黑暗時期為女巫挺身而出,你可能會死無全屍,

在兩百年前的美國為黑人挺身而出,你的家人可能會無端受害,

在民初為女人挺身而出,你可能會被龐大的沙文主義陣營從背後捅一刀,

在情慾極為保守陳腐的經濟起飛時期為同志挺身而出,你可能會被大半個社會所敵視,

如今,你想為誰挺身而出,都沒關係,做了決定、就勇敢去做,

只是在做以前,你最好想清楚,

想清楚挺身而出的利害得失,想清楚自己到底要甚麼,

最重要的是想清楚--不管別人怎樣慷慨激昂、口沫橫飛,你真的沒有義務要挺身而出。

men_in_black_iii_ver4

men_in_black_iii_ver5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