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_time_ver3.jpg

即將提及本片劇情與結局,一句總結:精華=Amanda Seyfried水中的屁股。

在遙遠的亞洲東北方,有個鐵幕中的國家,

在這裡,國家領導人=神,神掌握了貨幣、物價、物資與全國人民的性命,

這個國度如此之不幸,95%的財富集中在不到5%的人手裡,

這5%的人享用著5輩子都花不完的財富,其他95%的人卻連不知道明天的飯錢在哪,

數不清的人病死、餓死與等死,出生在95%的家庭裡,注定了你要窮困一輩子,

辛苦工作的人得不到等比例的報償、作奸犯科的人反而吃得比較飽,

而神與其貪腐政府不幫助人民也罷、不對付四處搶劫的人也罷,

如果有誠實而勤奮的人民憑著努力或運氣賺到多了那麼一點點的錢,

神與其貪腐政府會介入、抽更多的稅,甚至將其抹黑成所謂的「資產階級」,

然後奪走他的財產、毀滅他的人生!

在如此的不公義之下,總會有人忍無可忍、挺身對抗暴政,

他本來是個貧困的年輕人,他本來只想安心過一輩子,

但在摯愛的母親死於官僚造成的貧窮後,他受夠了,他已經豁出去了,

他決定闖進政府的銀行與糧倉,把錢跟糧食拿出來分給大家,

然而,他只是渺小的個人,他沒有足夠的軍火,沒有足夠的幫手,

沒有多久,政府就以優勢的武力與軍警對他展開圍捕,他即將面對自己的死亡……

導演:「編劇,你是在暗指北韓嗎?」

編劇:「是的,據我了解,北韓,以及所有的共產極權國家,就是這樣殘害人民的。」

導演:「所以說,這是個發生在共產國家、最後男主角死掉了的廖添丁傳奇?」

編劇:「我本來比較想說羅賓漢傳奇,但以台灣的說法,是的,沒錯。」

導演:「這故事太灰暗、太喪志,男主角怎麼能死掉!」

編劇:「那您建議怎麼修改呢?」

導演:「把男主角改成特種部隊出身!精通格鬥、狙擊與爆破!」

編劇:「……好的,那關於人民悲慘生活的描述呢?」

導演:「減到最低!觀眾不想看那個!另外,把藍本從北韓換成美國!」

編劇:「……您知道美國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吧?」

導演:「那又怎樣!美國貧富差距很大!弱勢勞工被剝削!社會問題一處即發!」

編劇:「……您知道美國人光是拿失業補助就能過得比大半中國或北韓人來得爽快嗎?」

導演:「我不管!資本主義是邪惡的!剝削的!貪腐的!沒看到佔領華爾街嗎?」

編劇:「……佔領華爾街很多人都有Apple的產品,然後他們還是比中國或北韓人幸福。」

導演:「幹!你懂不懂行情?資本主義跟金錢才是最新的惡魔!」

編劇:「……我以為最新的惡魔是全球暖化。」

導演:「那個也是,記得寫進劇本!」

編劇:「……所以,男主角還得是特種部隊的嗎?」

導演:「當然要!然後記得安排女主角跟床戲!007那麼紅,沒讓你學到甚麼嗎!」

編劇:「……所以說,男主角是個窮人,為了實踐理想加入特種部隊?」

導演:「差不多,繼續。」

編劇:「……在特種部隊服務幾年後,他發現母親因為貪腐的大財團而病死家鄉?」

導演:「應該安排被大財團直接暗殺!而且是造成全球暖化的大財團!」

編劇:「……報告,是。」

導演:「然後男主角就可以開始復仇並且搶劫行善!」

編劇:「……然後大財團在大城市裡以直升機、機關槍與火箭砲追殺男主角?」

導演:「不錯!你的腦袋開竅了!爆炸跟打鬥要夠多!別忘了床戲!」

編劇:「……那,女主角是大財團的千金,先被男主角綁架,最後轉念跟他做愛兼行善?」

導演:「很好!我看差不多了,就這樣訂稿吧!」

編劇:「……所以基本上,這是個發生在美國的藍波版羅賓漢,我是說廖添丁傳奇?」

導演:「差不多!這是個以性與暴力……我是說愛與理念戰勝資本主義的故事!」

製片:「打擾一下兩位,我剛得知本片的預算不得超過4千萬美金。」

導演:「4千萬美金不少呀!在台灣的話差不多可以拍2部《賽德克巴萊》了!」

編劇:「很遺憾我們不在台灣,而在薪資很高的美國,4千萬美金很難拍大成本動作片!」

導演:「那怎麼辦?」

製片:「怎麼辦?當然是減少外景、不要爆破跟特效呀!那些太花錢了!」

導演:「沒有爆破跟特效!那我的火箭砲怎麼辦?」

製片:「火你娘啦!沒有錢!也不要機關槍!浪費子彈錢!普通手槍就可以了!」

導演:「幹,至少讓我租台直升機吧!我需要緊張刺激的場面呀!」

製片:「直你爹咧!就跟你說沒有錢了!只准飛車追逐!而且不准撞壞超過5台車!」

導演:「幹!我不是連《痞子英雄》都不如!人家直升機跟客機都有!」

編劇:「那,要不要把劇本改成黑社會火拼,這樣只需要普通手槍跟刀子就可以拍了。」

導演:「幹你老師,是在拍《艋舺》嗎?我才不要!」

製片:「我有個提議--把本片拍成科幻片!」

導演:「白癡啊!那需要雷射砲、3D電腦,還有超前衛的飛車飛船!明明更貴!」

製片:「不不不,我們不需要,槍、手機、車子、電腦、車子,全部可以用現成的!」

導演:「幹!這樣是哪裡科幻來著?」

製片:「請看這個劇本。」

導演:「……所以說,這是個批判貪婪資本主義、以美國為藍本的故事。」

製片:「是的。」

導演:「……然後男主角不是特種部隊出身的,只是比較會賭博。」

製片:「是的。」

導演:「……然後大財團沒有直升機,也沒有瞬間就能把人燒成灰的雷射武器。」

製片:「是的。」

導演:「……然後男主角拿著一把爛槍就能搶銀行。」

製片:「是的。」

導演:「……所以基本上就是我的故事,只是把錢換成時間、然後沒有爆破跟格鬥。」

製片:「我已經說服Amanda Seyfried參加演出了,然後她願意露屁股。」

導演:「幹!我愛Amanda Seyfried!我們開拍吧!」

編劇:「……我輸了,我辭職。」

於是,《鐘點戰》的故事,就這樣誕生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