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jpg

昨天有則應該會被略過(廢話,連陳水扁都快被略過了)的新聞:

趁學生開週會,金甌校方進教室搜書包

……學校昨天趁大家集合在操場集合時,無預警的搜書包,感覺像把學生當人犯……

……男教官要求女教官去搜女學生的身體,雖然因為學生反彈而作罷……

節錄自:聯合新聞網

話說,本國大學以下的公私立學校多是以「監獄」為藍本的啊!

其實比較正規的說法是「以軍隊為藍本」,這特色反映在升旗台與司令台,

也反映在有無敵權威的師長、無所不管的教官,以及民族的救星、帥氣的蔣中正銅像!

更不要說週會與運動會中所有的行進、整隊、口令,其中都顯示了軍事教育的特徵,

只是我仍覺得「監獄」更能反映許多人在學校中的心情,

過去當局動輒以圍牆、糾察隊與點名簿等措施防止學生「逃出」學校就是監獄的特色,

監獄色彩搭配教育產業管制的背景,讓學校幾乎沒任何動機讓教育變得吸引人,

除了少數理想性高的優秀老師,很少老師努力讓課程變得有趣、讓學生更愛上課,

再善意點兒地說,這些老師就算想努力,迂腐的教育部也讓他們難以稱心如意,

多如牛毛的荒謬方針與教學目標讓老師疲於奔命,自身都難保遑論在乎教學品質?

於是,我們很少想起優秀的師長,倒是對獄卒般惹人厭的訓導人員印象深刻,

高中時的我沒遭遇過無預警抽查書包,然而學校隨時都能盤查個人用品,

說帖不外乎「你如果沒偷東西或藏違禁品,應該沒理由拒絕檢查!」,

國中(含)以下更不用說,翻書包有什麼大不了,教官或老師直接動手就是,

找到漫畫可以直接丟掉,發現電玩可以直接沒收,即使學生未必在上課使用這些東西,

畢竟,連頭髮過長都能直接在走廊上剪、視身體自主權為糞土,檢查書包算什麼呢?

在如此不管教學品質(只能靠個別老師的誠意跟良心)、只搞行為管制的體系裡,

誰能說學校不是個扼殺心靈的監獄?

當然,各校的管制程度有所不同,就像監獄也有高度戒備與低度戒備的差別,

而這不影響監獄的本質,管得少的學校通常也只是較鬆散的監獄罷了,

很多師長抱怨學生沒有學習動機、沒人逼就不讀書?

學生的個人責任當然不可免,但學校曾何幾時擔任過燃起學生學習慾望的媒介了?

沒把大家扼殺成討厭讀書的貨色就偷笑了。

我算幸運,國小就碰到鼓勵人閱讀又開明的老師,很小就有「學習是為了自己」的印象,

國中與高中的師長也多半寬容,高中恩師更是直接在學生面前批評學校荒謬規範的狠角色,

不過,目前的學校畢竟不是補習班,大部分人沒辦法輕易的換老師、主班、轉校,

所以,碰到好老師算撿到,碰到破爛的老師,自己也得想辦法混好,

如果在這之中沒得到或失去了「學習是為了自己」的信念,下場可是會非常慘的,

所以,如果你不幸還在念高中(或以下),一定要堅持住這點啊!

所謂的學習,當然不完全是指學校的科目,事實上學校的科目有一半是廢物,

然而通過那些廢物本身就是掙脫枷鎖的過程,

除非你家裡有錢、能立刻逃離這教育體系、自由學習更有價值的材料,那敢情好,

然而你家要是沒這種本事(誰有啊),你就得想辦法渡過這難關,

畢竟,教育部這爛瘡單位幾十年內不會消失,顢頇的校長與沈悶的老師也不會瞬間變身,

你能掌握的,從頭到尾就只有自己而已啊,

能不能掙脫這創造服從、扼殺創意的監獄,取決於你是否自覺、是否能自主學習,

失去了(或從未有過)自覺、無法自主學習的人,不管在不在學校都是犯人,

因為有個更大的監獄叫做「社會」,叫做「國家」,這裡有更精緻的枷鎖,

這些枷鎖只會更隱晦、難以掙脫而已,

當然面對這種枷鎖,積極一點的人是不會灰心的,

就算沒有本事越獄(不是在演影集),也要培養看透監獄運作並在其生存的本事,

只要你夠有自覺、並視學習為快樂的泉源,你一定能擁有這種本事的,

畢竟,就算你身處學校這個監獄,你也不需要將自己視為犯人,

而如果你覺得這篇結尾勵志到有點噁心,我懂,我自己都覺得噁心了,

所以順便聊下陸生來台好了!基本上我不反對任何國家的學生來台,自然包括中國,

反對陸生來台的論點不外乎擔心有匪諜,或佔用全民教育資源,

然而這兩個問題都不是問題,或至少不是陸生的問題!

以前者來說,匪諜早就直通總統府,擔心陸生根本是搞錯焦點,

以後者來說,教育市場高度管制、資源分配不公並非陸生之錯,而是結構之錯,

結構之錯是指「由政府管制教育產業必然降低效率」、「由政府分配資源必然造成不公」,

所以孩子從小到大都念昂貴私立學校的家長,仍必須繳稅「補助」其他人念公立學校,

這種不公不義的根源,跟陸生毫無關係,更不要說許多國立大學的外籍生也享有大票優惠!

如果真的在乎以上的不公不義,那重點不該是反陸生,

而是推動廢除教育部、教育市場自由化,這才是讓大家自由選擇、享其所付的真正公義。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