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HS.jpg

有個朋友的朋友被好友睡了男友,朋友問我感想。


說真的我實在沒有直接的感想,至少我沒什麼自身的經驗可以模擬想像,
過去的我沒有睡過好友的女友,我的好友也沒睡過我女友——也可能是我不知道?
雖然直觀上這件事非常痛苦而惱人,但沒親身經歷、硬要說感同身受也是騙人的。
再說,就算要進行未雨綢繆的模擬,誰會拼命模擬「好友睡了自己女友」的情景?
要幹這麼自虐的事還真是沒道理,反過來模擬「自己睡了好友的女友」才正常吧?

 

基於道德或禮節,很少人會當著好友的面提及對其女友或妻子的興趣。
女生對女生能不能聊到程度我不清楚,我猜想跟男生一樣會避談吧?
誰說得出「我還蠻想上你的女友」或「跟妳的男人上床也挺好的」這種話?
——真有的話,我好想跟這種人做朋友試試看呀!誠實到嚇人而殘酷的地步!
也因此常言道:對情人的品味差異大、又沒有其他利益衝突的,才能當真正的好友。


上面這句話可說是男女通用,也暗示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充滿了交易的元素。

每個人都可視為單獨的廠商,以自身的資源與能力創造著各式各樣的產品與服務,
靠著這些產品與服務,廠商在市場上換取自己所需的產品與服務,也就是交易。
很多人聽到產品、服務或交易就生氣了,似乎這樣的說詞染了銅臭而失去人味,
然而細想下去就會發現,把人比喻成廠商並不是什麼特別過份的事情,
現實生活中的廠商的所有行為,如訂約、毀約、交易、競爭等,都可在人的身上看到。
而作為一個人能進行的大部分互動行為,現在幾乎都可在市場上找到提供的廠商,
從台面上的廚師或水電工,到台面下的牛郎與應召女,沒有什麼是市場上找不到的。

 

有人可能會把「感情」做為真實友誼或愛情與一般市場行為的差別,
這樣的說法忽略的是:即使直接承認感情的存在,「純粹的感情傳遞」也不存在。
沒什麼人能坐在家裡憑心電感應把感情傳遞給遠方正在上班的朋友,
勢必要做點什麼,送盒巧克力、打個電話問候,甚至更小的、使個眼神,來進行傳遞,
也就是說,所謂的友誼、愛情或泛稱感情,都必須以「行為」做為媒介,
這裡提到的大部分行為,都能被包裝成某種商品,拿到市場上真正地賣錢,
而就算不想要對方付錢,絕大部分的人也自覺或不自覺地期待對方的回報,
就像市場裡的廠商期待完成服務後能收到款項,兩者本質上完全沒有不同。

 

光是回想傳統上對女人的教誨就知道了:不要太早跟男人上床,免得他的愛失去了熱度。
這樣的教誨說穿了只是「在廠商完成服務前不要付錢、就算要付也應該分期付」的變形。
越大的交易、越有這樣的特質,除非廠商信用極好,否則沒有人會先付個幾百萬出去,
各種長期合作更是如此,笨蛋才會在年初付上千萬給代理商,然後期待代理商工作盡力,
有人或許要問:那為何實務上仍有許多大筆款項先付出去的例子呢?
這牽涉到服務本身的可取代性或雙方的議價能力,講白一點,強的人才有資格決定,
當你的服務獨特到非你不可,要求對方先付錢或至少先付一大筆錢,就可能成事。

 

這種「獨特到非你不可」的交易,套上美化的詞彙,就差不多是「愛情」這件事了。
因為非某人不可,所以某人才能為所欲為,就算幹盡爛事仍能獲得原諒,
不難發現的是,被「剝削」的女人與男人的關係,與小廠商跟微軟或谷歌的關係無異。
硬要說差異,那就是「非用微軟或谷歌」的理由通常確實,「非要某個男人或女人」則否,
許多人會將這種差異視為感情存在的證據,殊不知大部分這樣的案例都找得到環境因素,
在某種「資訊缺乏」、「無替代品」的環境裡,很容易會有「非某人不可」的錯覺,
懶得搜尋替代品的廠商時常在交易中吃虧,這道理用在人身上也沒什麼不同。

 

說了一大圈,好像跟朋友的朋友被好友睡了男友沒什麼關係,我承認,真的沒什麼關係……
因為我只從事件中看出「她們兩人是競爭廠商、提供著類似的服務、想贏得類似的客戶」,
這樣的人或廠商能和平相處的前提,當然是彼此能遵守分際、尊重他人的合約關係,
而我們也知道,在情慾的領域,沒有任何合約能完全保證什麼,背信又不容易監控,
所以會發生這種事,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而即使不落這些冷冷的詞彙,我們早就能觀察到:好友們本來就存在某種競爭關係,
而且性質越接近的好友,越有這種特色,從情人到工作,都可以變成比較的項目。
很多人對於這行為感到厭惡、或對自己在比較感到可恥,其實這大可不必啊!
身為廠商,比較本身沒什麼錯,錯的是比較後發現自己較弱又不加強,這才較墮落。

 

雖然「真實的友誼」非常珍貴,但哪一段友誼能超越市場現象變成永恆,誰也不知道,
而只要能從朋友身上看出其與自己的雷同,可能的競爭關係就存在了,
那份雷同越廣泛,這段競爭關係就越明確,萬一喜好又很接近,那幾乎可互稱對手了。
想像中的亦敵亦友還蠻迷人,但實際碰到這種情形,有幾個人能安然以對?
至於那種「以搶朋友的情人為樂趣」的存在,在市場上也不是沒有,
只是一般而言並非多數,畢竟在複雜的市場網路裡,朋友與敵人從來就不是永遠的,
不管做什麼,留一些後路是必要的,除非有把握將對方全數毀滅,否則下手仍要有分寸。

 

這就是關於朋友的朋友被好友睡了男友的感想,顯然繞得相當遠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