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胡亂看了些金馬影展與入圍電影,有些已經寫過感想、有些還沒,簡單摘要一下感想,有空再細談。

最佳影片提名的電影,目前看了三片:【詭絲】、【如果‧愛】、【瘋狂的石頭】,【放‧逐】看了一點兒,【父子】則毫無概念。

詭絲

在前文已經提過,基本上是一部有劇情潛力、但沒有發揮好的片子,在五部入圍作品裡,除了我完全沒概念的【父子】以外,其他每部片幾乎都大致強過本片。

如果‧愛

與【詭絲】相反,【如果‧愛】的劇情單純、角色單純、象徵單純,一切都很單純,所以勝出的關鍵在於調度、剪接、音樂、舞蹈等技術元素,而整體來說,【如果‧愛】在各方面都取得了頗為平衡的表現。

然而,我不喜歡【如果‧愛】的程度並不亞於【詭絲】,如果說【詭絲】沒有達到其潛能的極限,【如果‧愛】則是展現了華語歌舞片——或陳可辛的華語歌舞片——的極限。

更精確來說,本片雖然號稱歌舞片,但大半敘事仍走一般劇情片的路線,而為了與歌舞取得協調,本片採取了非常音樂錄影帶的敘事方式,奈何故事本身很薄,薄到只能靠一眼可望穿的戲中戲來提升對照性,數量不足的歌舞與不至傑出的回憶穿插又無法在視覺上提供額外的趣味——除非你只要有大雪和泳池水就可以滿足——於是,本片的所謂「愛情」很容易淪為單調的表面符號。

比起來,陳可辛過去的作品,應該都有趣得多。

瘋狂的石頭

【瘋狂的石頭】某種程度同於【如果‧愛】,後者試圖將美式歌舞片華語化,前者則採取了近年流行的多線/觀點敘事,可喜的是,【瘋狂的石頭】並未淪入純粹玩弄形式的作品,其故事本身就有足夠的潛力與諷刺性,最可貴的是,本片在極端有限的成本下還能帶入豐富的角色與場景,在大製作精良電影環伺之時,顯得格外清新有趣。

單與【詭絲】和【如果‧愛】相比,我相信【瘋狂的石頭】在創意與野心上都較為勝出,所以目前對我來說,最佳影片是【瘋狂的石頭】、【放‧逐】與【父子】之間的競爭,不過,那是我個人的想法,金馬的品味我向來不瞭解,事實上,這還是我第一次比較留意金馬獎。

另外看了【姨媽的後現代生活】與【好奇害死貓】。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這部電影入圍了最佳女主角(斯琴高娃)、最佳女配角(趙薇)與最佳改編劇本,非常有趣的故事,描述一個老式知識份子混雜驕傲、困頓與寂寞的生活,斯琴高娃的演出非常精彩,層次分明地表現出中老年女人的作態、善良、天真、愧疚與悲傷,趙薇的表現固然不錯,但戲份極少、難以建立深度;另外有周潤發的客串,讓人想起他早期的喜劇演出。

最後,本片的配樂是久石讓,這也是我對本片高度好感的原因之一。

好奇害死貓

形式上讓我想到【淨流璃】,呼應著片名,片中的主要角色都像是一隻貓,誤闖了不該踏入的禁忌領域,然後接受了或是死亡、或是幻滅的懲罰;角色與劇情並不特出,不過形式玩得頗不錯,算是中規中矩的作品。劉嘉玲因本片獲得最佳女主角提名,本來我覺得她的角色連【無間道二】的趣味都比不上,後來想想,既然周迅都能因為【如果˙愛】獲提名——以角色來說,那是個極端破碎的角色——那劉嘉玲能獲得提名,似乎也不奇怪。

最後是兩部影展片:【牧羊少年的奇幻風琴】與【冬夜晚風】。

牧羊少年的奇幻風琴

原名【Meokgo and the Stickfighter】,來自南非的作品,全長僅有十九分鐘,敘述一個擁有魔法手風琴的男人——在我看來,那根本不是少年,而是大叔——拯救靈魂被囚的少女、打敗邪惡馬賊的故事。

雖然有魔幻性質,但全片沒有任何特效,僅靠攝影、剪接、音樂來製造效果。

有些地方還挺好笑的,如主角一開始碰到持刀歹徒,輕輕奏了一會兒手風琴,歹徒手上的刀就鬆手了;後來以手風琴決戰邪惡馬賊的片段,也僅是主角盤坐彈琴、馬賊滿地打滾而已。

然而,這些都是因財制宜的部分,本片的影像很出色,攝影完全就是高級音樂錄影帶的水準,加上富有節奏感的音樂,就視聽覺來說都是頗不賴的享受。

本片的服裝也很有趣,明明是在荒涼貧窮的山區,許多角色的穿著卻華麗到很有趣,繁複的民族風配上背景有一種荒謬的趣味。

片名有提到Stickfighter,這是片中角色使用的武術,手持雙短棍同時揮舞,很像菲律賓棍術,也有主角在山林間練武的畫面——與其說是澎湃莊嚴,不如說是令人莞爾,這不是在批評,而是很愉快的感想。

有機會可以看看本片。

冬夜晚風

原名【Le vent de la nuit】,有法國影后凱薩琳丹妮芙參與演出,然而她在片中只能算是第一女配角,大半戲份落在她片中的外遇年輕男友與另一名中年建築師身上。

如果要簡單地評價本片,我想送四個字給它:不知所云。

當然,要從片中抓取元素來講評,並無不可,因為元素真的挺多:嗑藥文化、革命懷想、男人的中年危機、女人的愛情危機、自殺與精神病…要多少有多少,問題是軸線卻很模糊,不必要的鏡頭更是多到令人頭痛——加油的鏡頭就不只一次,讓我很想殺人——看到三分之一就讓我想走出戲院,結束的瞬間不是滿足而是解脫,我不排斥沈重、鬱悶、死亡、黑暗或任何想像得到的人生主題,但至少要讓我知道:你想要表達什麼?

這種東貼西補的作品,比組裝肉還恐怖,組裝肉至少還可以吃。

有趣的是,同要的拼湊如果出現在好萊塢,基本上早就被罵到爆,然而本片來自文化上極度優越的法國,一個月亮比美國更圓、屁話更是有口皆碑的國家——這讓我想到【駭客任務:重裝上陣】裡梅若賓基恩的名言:用法文罵髒話,就像用絲巾擦屁股一樣爽——所以,我可以想像這部片能有怎樣有趣的好評價。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