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說:為何要一直罵政府?為何不採取積極正面的態度?

持以上論調的你們,請搞清楚:老佛爺是放在心裡尊重的,而不是死人妖開口閉口拿來說嘴的;積極正面的態度是放在心裡做背景的,不是拿來替政府粉飾太平的!拜託!只要你有繳稅,政府就是你以及其他全民的雇員,如果你在企業界,企畫寫不好、財報隨便搞、專案拖到爆,你老闆會不會把你的頭打爆?現在,身為你的雇員的政府,大票智障隨便叫囂,放膽浪費民脂民膏,如今為你們的未來舉債、發投資效益非常可疑的消費券,你不去批評、不去檢討,還在那邊鼓掌叫好?竟有那麼白痴的老闆!拜託,以上這票蠢人,快去開公司,我一定立刻去應徵,然後學馬政府擺爛給你看,可不要開除我!記得以積極正面的態度面對我!

原本不想在假期結束前些政治新聞,不過,看到喪盡天良的社論,還是忍不住!

後消費券時代/中時社論

一個人三六00元的消費券在新春過年前後,應該使用掉不少了,「後消費券時代」已悄然來到。消費券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再說,每個人領到的金額也不多,不過,突然間多了這筆錢可以花用,再加上許多商家提供了物超所值的優惠方案,使消費券的使用價值超過了票面的三六00元,這讓很多人都很開心,甚至開始鼓吹是不是要擇期發行第二次。

有人說,《海角七號》與「消費券」是近年壞消息不斷、生活困頓的台灣,「惟二」讓人開心的好事;而這兩件好事之所以能夠成為好事,背後其實都有一個相同的因素,那就是靠眾人的力量方能成功。

《海角七號》從男主角對北台灣大都會生活的無力與厭煩開始,以音樂雜牌軍在南台灣創造感動以終,整部電影最特別的地方之一就是「沒有壞人」。片中小人物各有生活上的掙扎與難題,但最後卻一起躍上舞台表演;關鍵就在這些或老或少、或男或女的人,不論是直接上場的那幾人,或是幫忙促成他們上台的人,彼此間的通力合作。不論是積極促成當地人表演的「代表」,一直很想出鋒頭的「茂伯」,乃至居中串連日本歌手的「友子」和其中最有音樂底子的「阿嘉」,每一個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可以說,正是他們所共同創造出來的天時地利與人和,才讓那場表演成為事實。

「海角樂團」的演出或許並不完美,但是因為真誠、因為是大家一起努力做出來的,所以特別能夠感動人。

眉批:事實是,如果要嚴肅地看《海角七號》的劇情,應該要立刻發現,片中那票人,什麼都沒改變!在海灘開個演唱會、讓在地人上去露個臉,能造成什麼改變?這東西跟春吶哪有不同?春吶有一堆台灣團體,片中的阿嘉還只能開場而已!而前面叫半天替人撿垃圾,阿嘉唱完了你們不用撿垃圾?一堆人想藉著《海角七號》賺一票,一堆毫無創意的廣告、包括被消費到令人疲乏的茂伯與馬拉桑,是唯恐大家不知道台灣的原生創意少得可憐?那種搞法跟九份變質化的老街有何不同?墾丁瞬間變得熱門,但這種蛋塔式的熱門是要幹嘛?整個國家公園是在幹嘛?一部電影的瘋狂強化了一堆人的集體失智,還真是令人感動至極的奇觀呀!

消費券也是如此。雖然很多人事前並不看好,也有不少人提醒消費券有寅吃卯糧的風險,但這件事最後卻變成皆大歡喜。消費券之所以變得如此精采,不只是因為政府發它,更是因為全民一起投入的集體創意──消費券成了最新的生活提案文本,在此文本上,種種令人拍案驚奇的行銷規畫與組合,各式各樣的「衍生性創作」找到了舞台,也給了人們一個創造快樂的動力;消費券讓人感覺開心以至於幸福,不只是因為它讓人們可以「買東西」,甚至也不只是它讓人們可以買比票面價值更高的東西,消費券之所以能夠帶動社會情緒,很重要的一點是,它激發了人們心中那股「正面思考」的能量。

眉批:消費券相關的行銷活動,說穿了就是優惠促銷,什麼時候優惠促銷成了令人拍案驚奇的行銷規劃組合?中時社論是瞧不起台灣人、認為這就是台灣人的創意水準,還是說中時社論能認知到的行銷,就是這種水準的東西?更可怕的是,身為監督者的媒體,面對政府亂灑錢的惡行,竟然廉恥喪盡地叫大家正面思考?這種弱智化的正面思考要是能成功,那共產主義早就征服世界了!因為共產主義下的媒體都非常正面思考、政府措施全部大好!

長久以來,台灣因為各式各樣的政治對立,造成很多人失去了互相關心的能力,失去了對好事情的期待與創造的熱情;因為每天面對的都是醜陋的彼此攻訐,互相謾罵,我們忘記了人和人的關係中還有一個字叫愛、還有一個名詞叫合作。當我們一直覺得生活沒有希望,那真的就會愈來愈沒有希望;當我們愈是覺得台灣充滿了令人討厭的人事物,那眼中所見、耳中所聞,真的就會愈來愈讓人不耐煩、愈來愈讓人找不到出路。這些年來,台灣各處常見負面的言語、負面的思維,如此一來,社會又怎麼能夠散發出正面的力量,而生活在其中的人,又怎麼快樂得起來呢?

眉批:幹!愛與合作都冒出來了!有沒有愛我是不知道啦,但我確定許多國民之所以那麼白痴、那麼無知,就是因為政府與媒體通力合作的結果!政府掌握的教育系統,提供了大量沒有現實基礎也缺乏邏輯敘述的人文教育,而媒體則以同樣智缺的風格提供大量偏差的資訊,被如此餵養出來的人,如果自己不夠積極、或者沒機會被啟發,還真是會長得跟白痴一樣!雖然我相信人要為自己負責,但如果政府跟媒體這兩個強大的單位如此相愛、愛到攜手蒙蔽人民,人自我負責的能力還是會被阻撓的!可笑的是,同一個媒體,在不到一年前把台灣說成人間煉獄,現在又回過頭談愛與和平了?這已經不是政治調情了,根本是公然政治做愛!

老實說,消費券沒有什麼了不起,了不起的是全台灣的商家絞盡腦汁、連結資源,讓「消費券不只是消費券」,了不起的是廣大的消費者一起感動消費的那分愉悅心情,若非如此,消費券也不過只是讓政府債務再添壓力而已;沒有大卡司的《海角七號》,在一些人的想法中,其實也並沒有那麼了不得,了不得的或許是電影中所傳遞出的那分台灣久違的集體願望:我們是不是可以一起合作努力,真正做出些什麼讓大家感動、感到驕傲的事呢?

眉批:政府舉債亂搞、媒體與人民齊聲叫好,這是多麼白痴的景象,如果真有台灣人的集體意識,應該要對這景象感到警覺與可恥才對!是說,我向來欠缺集體意識,人家白痴關我屁事?我顧好自己就好。頂多偶而看到一群白痴為另一群白痴辯護會有點傷腦筋而已。不過,傷腦筋之餘,真正泉湧的,是旁觀的樂趣呀!

從《海角七號》的爆紅到「消費券」的普天同慶,說明台灣人期待好人好事好消息,真「如大旱之望雲霓」;《海角七號》與「消費券」就好像阿基米德槓桿的支點,一個點撐起了多少人對美好生活的想像。新的年度已經到來,很多人對未來懷抱了新希望,若是期盼「牛」轉乾坤能夠成為事實,或許我們應該要記住《海角七號》為什麼感動我們,記住消費券為什麼能夠這麼有效益,因為在這些事情的背後,我們看到的是「大家一起發揮創意,就能夠散發出巨大的力量來」;消費券不會天天發,《海角七號》也不可能天天演,但是台灣需要更多善意溫暖的合作情懷;需要更多人把「互相幫忙、彼此造就」放在心上、放在行動中。

眉批:如果哪天台灣被統一,中時社論絕對能適應得很好,畢竟,對政敵踐踏時連抹黑都在所不惜,對己方吹捧之餘也不介意舔屁,這種風格實在太適合極權世界!現在就可以去大陸發展了!

出處:中時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