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認真崇拜過偶像,從未在演唱會裡吶喊癡狂,這樣的我,不但對許瑋倫的死去沒有感覺,更對許多人為她的痛哭流涕感到無法理解——我能夠體會的極限,是對自己喜愛藝人的淡淡哀傷,那麼濃烈的哀傷,投射在死去的寵物、病逝的親人或燒掉的房子,在我看來都容易理解得多。

然而,無法理解歸無法理解,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感傷,一間文具店的消失,對許多人來說也不值得多少惆悵,所以,雖然我的聯絡人選單上有五分之一的人——聽說,有人的比例是二分之一——在哀悼許瑋倫,我仍然選擇閉嘴,直到我看到這則新聞

其實,這則新聞的出現,根本就能夠輕易預見,在網路世界想要觀察巨量的白癡,往以下四個方向搜尋會最有效率——男女愛情、宗教神學、政治議題,以及影視娛樂,而在影視娛樂的領域,越年輕的社群——藝人越年輕、影歌迷越年輕——白癡的程度也越高。

當然,絕大多數的年輕影歌迷並不是白癡,然而越年輕的影歌迷越容易做出白癡的行為,仍是不爭的事實,所以你沒什麼機會看到有人發難說「克林伊斯威特真是個他媽的老不羞,肌肉那麼鬆,還敢四處玩女人、把臉四處丟」,然後引起數萬網友激憤,不但發出嘴砲格殺令,還在網路上公布他的地址電話。

如今,克林伊斯威特辦不到的事,許瑋倫透過死亡,輕易辦到了。

先是一個笨蛋在自己的部落格大罵許瑋倫是「男人一個換過一個的賤貨」——賤是我猜的——再來是另一群白癡針對這笨蛋的發言展開瘋狂的圍剿,到此都還勉強算是言論自由的範疇,結果這群白癡接著把這笨蛋扯成破麻與賤女人——麻與賤又是我猜的——還有人想追殺她,甚至公布她工作地點的地址電話。

真是他媽的白癡集體暴走,根本就是閒到沒事幹,有閒不是罪,我也喜歡悠閒,問題是閒到耍白癡、做蠢事,就真的非常地難看。

先是那個笨蛋,許瑋倫就算男人一個換過一個又怎樣?人家就是漂亮,就是有本事,妳沒那個本事,關妳屁事?還是許瑋倫換到妳的男人了?仔細想想,如果許瑋倫還在世,而且真的想把妳的男人換過來玩一下,應該也是輕而易舉,果真如此,妳能怎樣?相貌輸人、技不如人,就要甘願服輸啊,能怎樣。

不過,笨蛋罵人雖然愚蠢,但至少在合法的範疇——我不認為公然侮辱有多嚴重——馬上有白癡跟上來玩泥巴,泥巴玩不過癮,還玩起石頭跟玻璃渣,威脅笨蛋要給她死——恐嚇?——還公布笨蛋的工作地點與電話——洩漏個人資料?——玩得那麼大,上法院之後,到底是誰死得比較難看還不知道呢!

詭異的是,這群白癡似乎認為如此的網路大逃殺能夠還許瑋倫一個公道,結果骨子裡如此維護公道的手段根本就是法律明訂的邪道,哪天許瑋倫要是地下有知,應該也會搖頭大嘆跟班們的頭腦不好吧。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