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現在或幾年前,媒體為了凸顯執政黨無能,都會強化底層人士的悲慘處境——不過,扁政府的無能有部分是被媒體強化出來的,馬政府的有多少是被誇大的?拜託,我每天都在期待有人能幫忙解釋!——不少人真的會因此同情他們,問題是,這些人是不是真的值得同情?大家所付出的善意,會不會鋪成通往地獄的道路?

以失業補助來說,非常多研究顯示,失業補助會延後失業者找到工作的時間,畢竟,失業補助提升了失業者找到工作的機會成本、降低了其快速找到工作——包括快速放下身段去做原本不願意做的工作——的誘因,更讓資源無法分配到真正無法找到工作者的身上,這裡並不是說失業補助絕對邪惡,只是要發,真的要非常謹慎。

以下則新聞來說,如果新聞中的重要資訊未被扭曲,那我們為何要在這種人身上浪費資源?有人可能要說,孩子是無辜的,真要這樣分,那是不是能看起來不大無辜的爸媽處理掉、然後只照顧孩子就好了?這樣講好像太極權了,不過這裡要注意的是:想享受自由,就要負起義務,因為自由不可能免費,維護自由需要付出成本。

如果你覺得隨便生孩子是很重要的自由,那負起努力養育孩子的責任,而不是在街上接受人的施捨、幫你安排工作又不要。真的想這樣搞,就不要亂生、生出來又不養!要講同情,這社會的資源如此有限,以同情心為目的所配置的資源更有限——比方說,我就不願意少看一部電影來救別人——既然有限,就應該要審慎地運用。

這意味著有人應該被犧牲。當然,富同情心的人大概無法同意以上說法,因為生命是無價的、是平等的,對吧?奈何生命就是有價的,救一人與救另一人的成本不同,每人未來能產生的價值也不同,而這社會的人再怎麼善意都不打算永無止境地把資源移來救人,所以犧牲就變成合理而計畫性的事情了,這點,天馬醫生可錯了。

夫妻攜嬰「慣性流落街頭」,接受民眾援助,不讓社工介入

顏幸如、李政遠/雲林報導

瑟瑟寒夜,衣著單薄的少婦帶著學步嬰兒屈縮街角頂著冷風,任誰都會心疼!雲林縣斗六市前晚僅十二度低溫,街頭卻有一對帶著小嬰兒的苦情夫妻,妻子肚子微凸,看來又有身孕,在街頭吹風,因不見社會處伸出援手,縣府網站因此被民眾罵翻。

令人不解

但雲林縣府社會處無奈說:「這家人是習慣性流落街頭,足跡遍及新竹、高雄、台東等地,這一年來社工就處理過六次。」

另置嬰,母哭鬧反對

前天晚上寒流來襲,雲林水利會大樓門口卻出現一名抱著嬰兒,但衣衫單薄的少婦站在騎樓下,扶著柱子躲避冷風,少婦鎖著眉頭一臉愁苦,公所里幹事獲報立即前往,少婦的丈夫此時也出現。

二十二歲的黃婦表示,她因不顧家人反對和丈夫公證結婚住新竹市,但不景氣影響,開怪手的丈夫因公司倒閉失業,一家三口付不出房租被趕出來,手機都已被停掉,即使娘家就在雲林縣也不敢求援,只得四處流浪,若身上有點錢就住便宜旅社。

民眾對這家人的遭遇十分不忍,尤其小嬰兒還跟著父母在街頭吹冷風,里長太太趕緊買了兩個熱呼呼的雞腿便當,並幫忙湊錢付了旅社費用、電話易付卡費,還給了兩千元讓夫妻倆買日用品。

社會處社工建議,少婦應先將嬰兒交社福單位安置時,懷有四個月身孕的少婦卻歇斯底里喊:「我們又沒虐待小孩,為什麼要拆散我們?」雙方相持不下,最後社工只好讓步,同意讓夫婦先回旅社休息一天後再決定。

但社工昨一早趕到旅社,卻見這家人已收拾衣物說要回新竹,但究竟是否真如兩夫妻所說要回新竹,沒有人知道,《蘋果》記者昨打了一整天的手機但都沒人接。

幫覓職,夫嫌苦不幹

雲林縣府社工科長王卓聖透露,社工之前曾為這對夫妻租房子、找工作,但丈夫卻嫌工作辛苦只幹了幾天、租約到期便搬走,但沒多久就又獲報夫妻倆又帶著小孩在另一個地點出現。為避免再發生類似情形,已專案向內政部兒童局通報,以免小嬰兒繼續跟著父母流浪。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