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討厭在政治社會議題看到抒情文,因為,一抒情起來,現實就不見了,剩下的是傻氣的空洞幻夢。

不幸深處,看到人性光芒/陳長文

一場芮氏規模七.九的大地震,讓四川這個被諸葛孔明稱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國」,經歷了慘重的天災浩劫。逾萬人因此失去生命,數萬人仍下落不明,多個縣城幾被夷為平地,數百萬人因此顛沛流離、無家可歸。

當我們打開電視、報紙,看到在災難中失怙的孩童茫然流淚;看到憂急的父母在瓦礫堆裡聲聲呼喚著寶貝的名字;看到家園毀圮的災民席地而坐,無處可依……。那一張張悲傷的臉,一遍又一遍地敲擊著我們的心房,喚起我們的回憶,因為那些悲慘的畫面我們並不陌生,約莫九年前的台灣,我們也曾經歷驚心動魄的地動山搖──九二一大地震,台灣許多人也在那一場天災中失去親人、失去至愛、失去家園。因此,我們能夠深刻體會到四川災民們無依與茫然。

眉批:四川災民現在也體會到了物資與人力被政府阻礙的痛苦是什麼,而就視同一個政府狠毒地以政治凌駕人命、阻礙被稱為同文同種的我們在危難中求生存。

出錢出力不分藍綠

猶記得九二一大地震發生之初,我們也面臨了許多徬徨,但從世界各地匯集而來的關心與援助,讓我們感受到我們並不孤獨,也對社會產生了寧定的作用。當時紅十字會所募得的近二O億的善款,一半是來自於海外。原本,由於台灣社會相對富裕,紅十字會經常扮演對外「提供施助」的角色,在九二一紅十字會卻成了「接受施助」的窗口。站在「接受者」的角度,更讓我們體會當一個「施予者」有多麼重要。

而這也是為什麼,當四川大地震發生,台灣所有的雜音都瞬間消退。朝野同聲呼籲社會各界出錢出力幫助,參與救災。

眉批:雜音並沒有消失,事實上,台灣的聲音很多,只是某些領域的媒體態勢造就一面倒的單一化意見罷了,相較於假的團結,我寧願常態性的混亂與多元。

地震發生至今,台灣企業和個人捐款台幣二O多億元,愛心世界第一;地震傳出的當晚,紅十字會就接到總統當選人馬英九的電話,憂急地關心紅十字會救災動員的狀況。到了第二天,馬準總統也親自來到紅十字會,捐出二O萬元,希望拋磚引玉,帶動社會募款;民進黨政府也拋棄了對大陸的「戒慎恐懼」,決定動用預備金投入現金與米糧,並號召社會捐款。紅十字會總會的搜救隊也獲得大陸同意,由紅十字會理事歐晉德先生擔任領隊率領廿二人的救援隊伍兼程前往災區展開救援的工作,雖然只是二O多人的救援隊伍卻代表了二三OO萬台灣同胞對災民的愛心和關懷。

眉批:請少算我一個,我沒那麼有愛心,我只有盡可能的平等之心。我對那種動不動就把全國人民、集體意志掛在嘴邊的言論,真的感到很噁心,不要自以為能代替他人發表意見,我就是自命為沒什麼惡心、也沒什麼愛心的人,其他人的愛心,我會付出尊重,如此而已。又,不管寫得怎麼溫情,也無法掩蓋民進黨政府這次的愚行。

歷史恩仇煙消雲散

再多的政治口水,也不能淹沒每個人心中最原始的慈悲之心、憐憫之情。更何況即便兩岸過去有許多政治齟齬,但絕大多數的人仍然清楚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系出同源的事實。這種血脈上、文化上的親切感,使我們毫不遲疑浮現無可旁貸的責任感,所有政治上、歷史上的恩怨情仇,在四川大地震發生的此刻,全部煙消雲散。

眉批:本段真是噁心至極!歷史恩仇煙消雲散?綜觀歷史,哪一種仇恨可以那麼簡單地被消除?美國與中東的仇恨持續至今,中、韓、日的民族角力也依舊繼續,而中國會因為這次事件放棄打壓台灣、武力犯台?就算是國中生,也不至於那麼天真。世界和平地球村的夢想,不但從來沒有實現,與現況的距離,以向來遙遠,可是總是有人能面不改色地把世界說成這個樣子,只能說,他們不是真的笨蛋,就是真的騙子;考量陳長文連中華民族這種鬼話都說出來了,我看,他是笨蛋的機會不大。

就是這種發自人心深處的善良本性,把人與人以最原始的情感之鏈相連起來,這也正是兩岸走向互信共榮最堅固的巨大磐石。

眉批:人心深處的善良本性,本身就是幻想。人心身處的,是求生存的本性,這才是禁得起現實與論述考驗的本性。

最後,雖然四川慘絕的畫面令人鼻酸,但在那不幸災難最深處的地方,我們也不斷地看到人性裡善良光芒不斷閃耀。為保護學生犧牲生命的老師、堅守崗位的醫護人員、在惡劣山路裡拓荒前進的軍人、為安定人心不斷疾呼的政治人物……這點點滴滴的感動,讓我們共同見證人性裡美善的一章。在四川災民最困難的此時,且讓我們共同攜手,將心中的愛化為力量,帶給遠在天府之國受苦待援的人們。

眉批:如此噁心的文章,已經可以直接升格為政府新聞稿了,陳長文還是去求個公職吧。

作者為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