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蠻喜歡這篇評論,簡單道盡了國際社會的現實與悲哀;另一方面,許多號稱體育歸體育、藝術歸藝術、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的人,似乎也可以趁機想想,自己的信念,是不是過於單純,畢竟,這世界上,真的少有完全獨立於政治外的事物,任何人都有權決定是否要關心,然而不關心,不等於硬著頭皮地撇清關係、矇著眼睛,前者是冷漠,後者是無知,而無知向來是比冷漠更恐怖的弊病呢。

北京夢美,拉薩夢碎/杜念中

西藏僧侶與平民在三月中旬達賴喇嘛流亡四九年紀念日發動抗議,印度的藏人也幾乎同時展開返鄉行動。中國政府說這是國際國內聯手的反華陰謀;雖然有點過頭,但事件的發生倒顯非偶然。而且又正值北京召開人大會、中國信誓旦旦要辦好奧運的節骨眼,讓中國高層感到措手不及,安全部門更是臉上無光。

解放軍採取高壓手段,遭到台灣和國際排山倒海批評。過去中國從農村到城市抗爭無數,流血鎮壓從未停止。但國際上始終未予重視,台灣也無動於衷。為什麼西藏這麼不同呢?

不具獨立條件

中國官方的《西藏日報》說,要發動「人民戰爭」消滅對達賴喇嘛的支持,終結藏人尋求獨立的幻想。講到西藏獨立,中國當然不能不板起臉孔,義正詞嚴。但平心說,儘管部分藏人獨立建國的夢想始終不斷,西藏已經不具備獨立條件。此次事件也與獨立沒有關係。中國講藏獨是為了給鐵腕手段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方便阻絕外界抨擊。

解放軍入藏前,西藏從未被真正中國統治過。藏中關係屬於美國漢學家費正清所稱的朝貢關係。西方對西藏的看法與漢人迥異。十九世紀末,西方人把西藏、新疆、蒙古和東北叫做「內陸亞洲」。當時中國窮於應付日益嚴峻的海上挑戰,無暇顧及邊疆。被洋人稱為內陸亞洲的地區形同獨立,與中國也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

西藏在這個時期有過獨立的念頭,但中國長期譴責下的帝國主義英國並未真正支持西藏獨立。儘管曾給予西藏援助,但英國最初是希望能從印度經西藏,建立與中國內地的貿易關係,同時也利用西藏與勢力不斷南下的俄國對峙,把西藏變成印、中、俄三國間的緩衝區。西藏本身也只想利用英國的勢力與中國對抗,從而拒絕中國對西藏事務的干預。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維繫殖民帝國是英國政策,連印度、錫蘭、緬甸、馬來亞都是英國的殖民地,單獨扶植獨立西藏斷無可能。

大戰期間的確有英國駐拉薩外交官探詢西藏獨立的意願,西藏的高層也表示願意參加戰後的國際和會。但是駐藏官員的提議旋遭英國外交部駁斥,認為當時英、中是同盟國,而西藏並未參戰,若有任何這方面的提議,必將得罪國民政府。

四○年代,國府主張開闢中印公路,美國中情局前身的戰略情報處也派人到西藏勘察,其中有位托爾斯泰先生,也就是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的孫子,非常同情西藏處境,允諾將藏人獨立的願望轉達給羅斯福總統。結果托爾斯泰等人的意見,同樣遭到國務院的反對。英美等國當時都非常清楚,儘管蔣介石政府主張戰後亞洲國家獨立,但他堅持西藏、蒙古和新疆並不適用。

冷戰的小卒子

嚴格講,西方國家並沒有真正努力協助西藏獨立,但少數外交官卻給藏人許多幻想。到大戰結束,英國倉皇撤離殖民地,美國無力介入,國共大戰又快速終結了國府在中國的命運,一九五O年解放軍入藏已經不可抗拒。

西藏一度是冷戰的一環,但無論美國、國府或印度,支持西藏反抗軍都只是把西藏與中國的對抗看成冷戰大棋局中的一個小卒子。不談國府,就連美國也無意讓西藏獨立。尼克森訪中後,西藏這個小卒也就出局了。

如今中國牢牢掌控西藏,大批漢人移入,又有大軍駐紮,藏人靠自己爭取獨立已然無望,國際奧援更不可得。藏人得到國際的同情,但無力改變自己的命運。這次事件只是藏人無力的抗議,只是弱者與強者的一搏,目的不在贏得什麼,而是要提醒世人,西藏並未屈服於中國的統治,他們需要更多的宗教自由與人權。

北京奧運會動人口號是: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也許中國有和平崛起的夢,但就像俄羅斯的夢想絕不會是車臣的夢想,塞爾維亞的夢想不是科索沃的夢想一樣,中國的夢不是藏人的夢,不是維吾爾族的夢,也絕不會是台灣人的夢。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