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之門》裡,繼承千年不敗的古武道流派、明明是小孩談吐卻超成熟的陸奧九十九,曾經說過類似這樣的話:真正的強者不會因為機運或狀況不好而敗給弱者。這句話本身很偏頗,但我非常喜歡,因為其真正的意義在於將所有勝敗的因素扛在自己身上,敗了,就承認自己是較弱的,沒有任何理由;奈何,諸多的候選大人們,輸了不檢討自己,還怪罪對手的奧步,實在無能到了極點!事實上,若真有奧步,眾人也應該予以譴責,問題是,選戰奧步的叢生,早就是這個場子的常態,身為候選人,本來就應該準備好應敵的策略,輸了,摸摸鼻子下次再來,怪罪對手,難道能讓選舉翻盤?不行嘛。所以,我看不起所有敗選之後不自我檢討、只會檢討對手與選民的垃圾。

買票才是正牌奧步

藍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不但拋出馬可能被刺的消息,連人肉炸彈都想像出來;還製造了民進黨可能會搞的奧步,目的在先期說破民進黨的奧步,以嚇阻民進黨出招;而一旦民進黨使出這些賤招,也會抵銷其效應,減輕對馬選情的衝擊。同時,民進黨也提出國民黨的5大奧步,做為反制。

不負責任的陰謀論

這種打預防針的心態無可厚非,但刺馬、刺謝說與人肉炸彈說,讓人心驚恐,社會不安,殊為不可。其實,奧步說是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正是「防人之心不可無」的傳統智慧。然而,奧步需要證據才可指控,我們無法相信兩顆子彈是扁的奧步,就因為沒有證據;李昌鈺的研究報告也無法證實奧步說。

奧步說令人厭惡,除了是典型不負責任的陰謀論之外,還有預先給自己留下推卸責任的後步,像是輸了選舉,就賴給對方的奧步,自己沒有一點反省和責任。其次,奧步說意味著「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的道德虛無主義。再者,奧步說合理化了自己搞陰謀詭計的手段,因為對方一定這樣搞,所以我理所當然防衛。其可能的結果是,對方還沒有搞奧步,我方為了自衛先發制人,對方受害後也搞奧步,形成奧步升高,傷害整個政治倫理,流風所及,也帶壞社會其他部門的風氣。

更多是偶然的意外

嚴重破壞比賽規則是奧步說的最大惡果。民主機制能夠存在運行,依靠的就是大家都遵守比賽規則的君子協定。奧步說互相陷害,惡性循環的結果是下手越來越重,越來越早,民主政治就墮落成暴民政治。更卑鄙的是,也有奧步是自己破壞自己,達到抹黑對手,裝可憐爭取同情的效果。

更多情形是:意外偶然發生,並無預謀,例如精神病患、過去仇家,或是候選人以前為官時的政策使某些人受害,憤而發動攻擊等等。受害人若一口咬定是對方的奧步,社會就會陷入混亂。歐美在發生意外時,媒體與候選雙方絕不揣測,更不祭出陰謀論,等調查清楚後再說。台灣選舉最大、最久、最不可原諒的奧步,就是賄選、買票。這才是禍國殃民的正牌奧步。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