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誓,真的有別人會掉包子!所以這篇文章,我硬是要再貼一遍,以資對發現其他掉包子伙伴的紀念!話說,這篇包子文貼出來後,諸位好友們馬上質疑起我夾包子的能力,好像夾包子這件事真的沒什麼了不起!對此,我真的深深不以為然!技術上來說,夾包子的地位或許比不上夾娃娃,但是我深信這其中必然隱藏著某種竅門!

試想像,蒸箱裡盡是蒸炊過頭、吹彈可破的包子,用力過度微小,無法動包子分毫;再稍加用力,僅能拉動包皮——包子皮的簡稱——濕氣降低了皮的韌性,包子轉眼皮開肉綻,甚至會一路分成兩半;可是,萬一你因此卯足力氣給它夾下去,你的力道將壓垮包皮、燦爛地噴出鹹腥的汁液,彷彿人腦爆炸的意境!

所以,如果你跟我一樣,常要夾蒸炊過頭的包子,請記住,唯有在「稍加用力」與「卯足力氣」之間的微妙施力範圍,才能正確無誤又完整無缺地夾起一個包子!而昨天我去買包子的時候,心情特好,因為一進萊爾富,就看到蒸箱地板上一顆摔爛的包子,包皮向左右裂開,足見在夾起的過程中施力範圍接近「卯足力氣」,拖拉的速度又過快,才會在移動的過程中造成包皮斷裂!

那想必在空中就悲鳴而出的無辜肉餡,在重力加速度的無情推波下被撞到變形,肉汁與肉屑以輻射狀散落肉餡的周圍,像是一顆被硬生生地砸在地板上的腦,散落一地的,是腦子裡珍藏的、寶貴而溫暖的、美好而充滿滋味的回憶——那真是令人平衡的一刻,因為真的有人會掉包子!

爛熟人腦與超商肉包

《恐怖蠟像館》裡有個倒楣的傢伙,被製成蠟像後,先被朋友摸一把,再被壞人砍一刀,結果幾乎整張面皮都被扯下,看電影的時候,我忍不住開始幻想:如果再用力一點,是不是能露出整顆骷髏頭呢?如果再卡通化一點,是不是會有一顆紅透了的人腦直接掉出來呢?

話說,我每天都到愛國東路與金山南路口的萊爾富買早餐,不是因為便宜,不是因為美味,純粹是因為五分鐘的路程內,這間是唯一的便利商店,而我需要茶葉蛋的蛋白,問題是,再怎麼嘴殘,也會吃膩蛋白配蘋果這種早餐,所以有時我會換口味,買一兩個萊爾富的肉包來吃。

我常覺得,夾起萊爾富的肉包,就像拎起一顆爛熟的人頭。

就像所有便利商店一樣,萊爾富的肉包被放在一個接近封閉的蒸箱裡,接受蒸汽密集而紮實的侵襲,久而久之,麵皮與內餡早就貌合神離,那是名符其實的吹彈可破,然而你不會想要有此皮膚的女友,除非你在演電影,片名大概是《生吞活剝》,而就包子來說,將它完整地放進袋子裡,根本是精神與技巧的考驗。

——如果你有這種女友,你們的床戲也會是一場考驗,不過我今天懶得寫。

非正式的統計,我只有三分之一的機會能讓包子毫髮無傷地進袋子,剩下的情形,包子不是裂口微笑,就是整顆肉餡往外跳。

有一次,我包子夾到一半,那顆肉餡竟然直接跳出來,毫不留情地掉到地上化為肉泥,我彷彿聽到女主角的哀嚎,她男友剛被剝皮取腦,殺人魔炫耀地晃著他的腦,然後咻的一聲,一陣腥紅潑濺而來,噴灑在女主角赤裸的身體與臉上,她大聲尖叫,殺人魔則像個殘酷又天真的孩子,低頭端詳著她乳頭周邊的碎腦。

當時,我的眼前沒有妙齡裸體女子,倒是有個失去腦子——嗯,肉餡——的慘烈包子,還有一攤肉餡泥。

很幸運地,這件事只發生過一次,通常我都能將包子皮和包子餡放進袋子,然後回辦公室假裝那是蒸麵餅與肉丸子,而我仍依舊反覆地去萊爾富買早餐,偶而來兩粒肉包子,不是因為好吃,也不只是因為距離,而是因為那裡有個好心的工讀生,今天他顯然覺得我把包子蹂躪得太可笑,竟然直接算我免費。

如此來看,偶而吃個蒸麵餅與肉丸子,也還算蠻有意思。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